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十一月廿四

感谢让我们发吧刊混更的策划大大~

最近好忙啊,只有个阴阳师paro的存稿,所以QAQ只能混更了。









叶修说,小周的生辰就定在十一月廿四吧。

周泽楷被叶修抱回去的时候,还不过是一只小团子。小小的一团,比化形之后八九岁模样时还可爱些。
那个时候,天地初生,万物初具,神兽祥瑞应造化而生。
周泽楷自天地孕育而生,无父无母无兄无姊,无人为他记下他诞生之日。
而且他降世时不过一个混沌未开什么也不懂的稚子。
叶修是一只老狐狸,有着九条尾巴的,雪白雪白的,老狐狸。
他的毛发如同雪峰尖上凝萃出的一点白,又如天地初落的第一点雪。
周泽楷还是麒麟模样,未曾学会化形时候,是见过叶修原身模样的。
油光水滑的狐狸迈着步子慢悠悠地走过来,淡淡一瞥,欲想吞食了不知眼前这甚么物什的精怪立刻跑没了影。
周泽楷那时候还不叫周泽楷,麒麟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安静地看着他面前的大妖怪。
大妖怪伸出雪白的爪子拍了拍他的头,眼前再出现的就是一个裹着毛边衣裳的男人,男人喃喃道:王大眼算出与我命里有瓜葛的就是这么个小家伙啊……
男人把麒麟抱起来,初开了灵识的神兽也不逃,还是拿那双眼睛看着男人。被叶修捧在手里的麒麟忽然伸出了肉肉的爪,按在叶修胸前,叶修一声轻笑道:有趣。
“就叫你小周好了。”叶修抱着新拐来的小麒麟这样对它说。
后来,周泽楷问叶修为什么会想着把他叫做“小周”时,叶修被问得一愣,回想了一下那段太过悠远的回忆。
“啊?当时想着沐橙炖在火上的小粥,就想到了这个名字,怎么了,”叶修疑惑地看着周泽楷,“那时候沐橙总做些奇怪的吃食,这个太正常了以至于让我印象深刻。”
周泽楷:“……”

叶修在东荒捡到了周泽楷,后来他便在那东荒辟了块地,起了个名,叫做青丘。
这个天地第一只化形的老狐狸住的地方最后成了一群小狐狸聚居的地方。
只是那个时候叶修已经不在青丘了。
麒麟被人揣在怀里,运风急行八千里,把麒麟崽子吹得缩进人衣裳里不肯出来。把要给人看看他家崽子小模样的叶修搞得,很苦恼。
小周躲在叶修衣襟里,听着叶修同人说话,苏沐橙问叶修:“他怎么不出来?”
叶修说:“我怎么知道,难道有点认生?”
苏沐秋:“……认生能被你捡回来?”
叶修:“我比较有魅力,哈哈哈。”
苏沐秋:“……”
苏沐橙:“哈哈哈哈。”
叶修怀里很暖和,被风吹傻了的小周窝了一会儿从之前探出头的地方又钻了出来,就一个脑袋挂在叶修胸前。
头上叶修的声音悠悠穿进小周耳中:“舍得出来啦?”说着小周被呼噜了把头。
苏沐橙低呼了一声,把麒麟崽子从叶修怀里抱了出来,小周叫了一声。
即便稳沉如后来的周泽楷,也不想回忆自己还是幼崽那段时期。后来威震八方的神兽麒麟还是幼崽时候同其他的小兽也没什么区别的,以后一声吼震慑八荒四海的麒麟那时候的一声叫唤也不过是细细的,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在无论什么动物幼崽都能在她们眼中变得可爱的神女面前,周泽楷那就是十足十的小可爱。
苏沐秋看着妹妹一脸欣喜地把那幼崽抱在怀里,声音比叫他起床时温柔得不知几何去了,肩搭着肩地问叶修:“你家这崽子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叶修看了一眼他:“你自己去看一眼?”
苏沐秋道:“他可不是和我命里有瓜葛,我在乎他什么性别。”
叶修道:“……那你问了干什么?”
苏沐秋一看叶修笑的模样就知道他是故意的。
刚要说话就见叶修起身走了过去,对沐橙说了句:给我看看。把那麒麟崽子抱了起来,那小麒麟出奇的乖顺,从叶修捡到他开始就只叫唤过一声儿。
小周从少女温软的十指里离开,落进了男人白皙的手里。
然后被看了个精光。
看了看被举高而暴露无遗的麒麟崽子,叶修扭头对苏沐秋说:“哎哟,是只公的。”
小周:“……”
苏沐橙:“……”
苏沐秋:“……”
后来?后来这幼年被看光的仇自然被周泽楷以另一种方式还给了叶修。
毕竟后来叶修被操得哭了叫着“不要了”也是常有的事。

叶修在冬雪过后的初晴日捡到的周泽楷,那天,雪还未被冬日暖阳化个干净,小周被叶修搁在腿上晒太阳。
小周背对着他,只愿意留给叶修一个背影。任由叶修如何低声唤他小周,或者是揉摸脖颈子,小周也不肯回头。
叶修无奈地对袅娜婷婷自屋里走出来的苏沐橙说:“小家伙这还生气了,不愿意理我了。”
苏沐橙一声轻笑,道:“怪谁?”
说着又问叶修:“他吃什么东西,我去准备准备?”
做吃食那是苏沐橙的爱好,实质上到了叶修这老狐狸的境界,早已不用进食,自有天地精华供他采摘。
可当人习惯了一样东西时,那就很难再去适应它的改变。
叶修看着小周那留给他的背影一会儿,对苏沐橙说:“我也不知道。”
苏沐橙:“……”

王杰希进来时,看见的就是一人一麒相对,大眼瞪小眼的画面。
王杰希的大小眼跳了跳。
因为他看见叶修手里拿着的东西——一根胡萝卜。
王杰希道:“你就给他吃这个?”
叶修拿着胡萝卜说:“怎么了?”
王杰希走过去把那头小麒麟抱起来:“天地幻化出的第一只麒麟,你能对他好点吗?”
“原来这模样的是叫做麒麟啊。”叶修把胡萝卜丢到了一边,又拿了一把青菜,问王杰希,“这个呢?”
王杰希的大眼更大了。
叶修说道:“那给他饮清晨甘露,吃新春嫩竹行了吧?”
王杰希说:“……那是凤凰。”
叶修又丢了青菜:“他们这些个神兽可真难伺候,还是我们这山间跑的灵兽好。”
王杰希看了看这又留了个背影给叶修的小麒麟:“……其实什么都不喂也是可以的,麒麟食的还是天地精华……不过,你怎么招惹他了?”
叶修站起身来,滚边的衣摆沾了灰都不甚在意,将小周从王杰希怀里接了过去:“哦,没什么。只是看了看小家伙是公是母,小周就生气了跟我闹别扭呢。”
王杰希:“……他们这一族,雄为麒,雌为麟,这是只麒。你叫他个什么?”
“小周啊,怎么了,”叶修抱着小麒麟去逗他,结果对方只是挪了挪身子,表示不想理他,“怎么和凤凰一样那么讲究?”
“他的名字早在他出生前就定在神册上了,”王杰希看着叶修怀里还在兀自闹别扭的小崽子,低声说,“他承父神的周姓,名泽楷,泽被苍生的泽,后生楷模的楷。”
“周泽楷?倒是个好名字。”
屋里苏沐秋远远地叫唤了声:“叶修,吃饭了!”
叶修抱着周泽楷说:“走,小周我们回家吃饭了。”
结果走出两步,回头看见王杰希还站在那,疑惑地问道:“大眼,你怎么还站在这?”
王杰希:“……”

最后,这故意踩着饭点来的西荒老妖怪当然是饱食一顿才慢悠悠地撑着云走的。

八荒鸿蒙开,百兽生,三十六天升,百神归位。
三十六天上的勾陈星君不知几千岁的生辰就在下个月廿四,三十六天忙了那叫一个不可开交。
勾陈星君虽只挂了个星君名号,可生为父神养子的他地位却实质不比各位帝君来得轻。且不论,这位星君可是这天地间第一只麒麟,多少神兽俯首称臣。
更何况,勾陈星君长相貌美,战功赫赫,更兼身份高贵,不知是多少女仙心中的良人。这忙碌,女仙们自然也忙碌得心甘情愿。
只是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三十六天忙碌得一群小仙脚不沾地,这好事的主人却是毫不在意的。勾陈星君的府邸上没几个小仙,正是星君午休的时候,府邸上更是安静得紧。
周泽楷醒来便看见在自己身旁已经睡熟的叶修。周泽楷看着叶修睡熟的模样,根本舍不得挪开眼。
天上的女仙们都说自己生得俊美,可周泽楷却觉得,叶修生得更是好看些。
只是周泽楷不知人间有句话说得好,正合了他,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
周泽楷自生有神识时便伴在叶修身旁,一千载有余。百岁时周泽楷学以化形,自那时起以八九岁小童模样伴在叶修身旁,直至今日,早已是青年模样的周泽楷所学皆是叶修所授。
不论是化形之术,抑或是平得四方的一身术法,皆与叶修同脉。
周泽楷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叶修的脸颊,叶修哼了哼,眼睛也不愿睁地直接往旁边挪了挪,刚好滚进了周泽楷怀里。
刚醒来的人声音总是带点沙哑,周泽楷声音沙哑得撩人,低声问叶修:“什么时候来的?”
叶修伸手将人反抱进怀里,累得睁不开眼:“你刚睡下的时候进的屋,进来的时候还刚好遇见江波涛出去。”
说完一把抓住周泽楷要解他腰带的手,摸瞎着亲了亲人,一点不差的亲在人嘴唇上,顺带抹了把:“小周,心肝儿,别闹,再陪师父我再睡会儿。”
周泽楷笑了笑,默不作声又把人塞进怀里,凑在他耳边说了句:“好。”
众仙皆知,勾陈星君拜青丘之主为师,学尽百家术法,只是约莫都不知道,周泽楷从叶修那里学会的不只这些。若说勾陈星君还从叶修那里学会了什么,咳咳,那就是妖精打架嘛。

屋里纱帐一放,再将木窗一关,若是还嫌不够那就再设个隔了光线的结界,保准你睡到天荒地老也没问题。
叶修抱着周泽楷睡得正是不省人事,不知人间几何,结果被人狠狠揉了把屁股,立刻就醒了。叶修还没回过神,就听见人咬耳朵道:府上人找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有人拔高了音量说:“星君,勾陈星君,我们东华帝君在这吗?”
叶修彻底算是醒了,捂住正要开口的周泽楷,笑眯眯地说:“嘘,别出声。”说完,又凑上去亲周泽楷的嘴唇,亲完退开时候像偷了什么美食似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这时候倒真像个狐狸,这样想着,周泽楷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就地正法了。

吃得魇足,叶修坐在他家心肝儿身上给他说此去魔族调查魔族异动的所得。
两个人相互交换意见一筹措,一致认为:不得了,魔族这回是要闹大的啊。
周泽楷与叶修心下都不免有些打算。
说来,周泽楷是不喜欢兴办自己生辰,往年的生辰大多是跟叶修聚在一起,胡天胡地地搞一通给个惊喜那也就是一天了。毕竟他们存活天地间太久,每年都搞这么一通不累死也得被烦死。
只是前些日子,神族与鬼族一场大战,折损几员大将,三十六天难免气氛压抑。
于是,这时候天帝天意便下来了,父神之子勾陈星君千岁生辰将至,那就大办了吧。
当时消息传来,叶修坐在周泽楷身旁哭笑不得,对周泽楷说:这天帝不记得日子也就罢了,你这都已经一千一百岁了才想起来给你过千岁生辰,啧。
周泽楷这才想起,自己伴在叶修身边已经一千一百年了。
他早已经忘了时间的流逝,可叶修都记得。
叶修回头在周泽楷耳边说:“若魔族真趁火打劫,如今我族可用将才寥寥可数,天帝那混小子必然是要把你派去的。”
“你可得为师父我争气啊。”叶修将空中化出的北荒魔族地图一收,周泽楷咬吮上叶修的耳垂,道:“好,一起。”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真是个小狼崽子,就喜欢咬我是吧?当时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
周泽楷弃了一片水光的耳垂,低下头将叶修朱红的乳尖含在嘴里吮吸厮磨,含糊不清地说:“不是狼崽子……是麒麟。”
叶修抓着他顺滑黑亮铺满一枕的发,倒吸了口气:“嘶,别咬,还疼着呢。”那只手被周泽楷抓进手里,手指紧紧扣在了一起。

“勾陈星君!勾陈星君!您可别去啊!”那小仙乘着云追上了前方手持长枪的高大身影,可当那人回过头来,赤红了的一双眼把小仙惊了一惊,却还是上前两步壮着胆子说,“我们东华帝君说了……让您镇守三十六天,请您不要忘了自己的职责呀!”
小仙看着勾陈星君握着长枪远远看了一眼北方的那片天,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知道那片黑沉沉的天际底下,他们帝君就在那。
他听见勾陈星君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层层浮云说了一句:“镇守?”
小仙慢慢地吞下唾沫,缓缓点了点头。
然后,他便看着那位俊美无俦的星君抬起头来,嘴角微微一提,眉眼一弯,那小仙总算是知道那些个女仙口中所说的在这位星君面前众星失色是何等的风采。
勾陈星君低低一笑:“傻子。”
说完,小仙目瞪口呆地望着勾陈星君一枪一人一白衣绝尘而去。
留得一句:“告诉天帝,这勾陈星君,还了他。”

“听说魔族明日将立了新尊?”
“可不是吗,当日的神魔一战里,那魔尊被东华帝君一枪斩了魔首早不知魂落何方。魔族若不快些重立新主,那魔族还不得乱了套。”
“唉,东华帝君。唉——东华帝君。”
“我族又是一位尊者陨落,这可真是……”
“嘘,莫再提东华帝君罢!你们不知道吗,天帝前些日子生气便是因为……”
“因为什么?”
“他们说,实质上魔族大肆杀上三十六天,便是因为东华帝君与魔尊勾结将人放了上来。”
“胡说八道!”
“别如此下结论罢,你可是忘了不久前东华帝君独身一人前往魔族之事。”
“这绝无可能!”
“我却觉得……”
“闭嘴,你们这样背后议论,可还有半点仙家模样?!”
“是啊,莫要再提了罢。东华帝君到底是为我三十六天身陨,如此……不好。”
“说来,近日怎地没瞧见勾陈星君?魔族侵犯那日,可还正好是勾陈星君生辰,却不想……”
“勾陈星君?呵,你是还不知道吗?”
“仙友,你可是不知?在东华帝君身陨那日,勾陈星君原是坐镇天帝御前,却自愿卸下星君之位,前往杀敌。在东华帝君魂散八荒之时,勾陈星君抱着东华帝君仙身……下落不明。”
“啧,只是没想到,勾陈与东华师徒二人,却是那般……”
“闭嘴,你就少说两句罢!”

过了黄泉路,再渡忘川河,就要去看一看那不知究竟是貌美少女模样还是苍苍老妇模样的孟婆。孟婆啊,那个不知道蹲守忘川河前不知道多少载春秋的孟婆啊,会向你递上一碗孟婆汤。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何须知晓前生几多愁。
“这碗孟婆汤我可不能给你,”那掌着一柄大汤勺的齐耳短发少女挥了挥,把来向她讨一碗孟婆汤的人赶开了,“你寿数未尽,本就不该是这地府人,我可不敢给你。若是给你了,老板娘是要扣我工钱的你知道吗?”
那白衣飘然的男子默默退了退,说道:“我不要孟婆汤,我来……找一个人。”
少女奇怪地望着这个站这许久才憋出一句话的锯嘴葫芦:“你找谁?我这可都是死人,看你这仙气缭绕的模样,这可大概找不到你想要的人。”
男人张了张嘴,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少女看着汤快没了,转身又从身后的小棚子端出了一锅汤,架在犹有恶鬼怒号的青火上。
少女这时才听到那男人说:“他叫叶修。”
叶修?少女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名字的耳熟有何而来。
怔愣好半晌,把下一个等着喝一碗孟婆汤早日投胎转世的鬼魂都给等急了快露出凶相时候,少女才挥了挥勺子将那鬼魂打回地狱。
转身对男人说:“走,我带你去见我们老板娘。”

叶修再睁眼就看见了那个男人,男人一身黑衣几乎要和周围黑蒙蒙一片融在了一起,可那张脸却又白得不像话,而且也出众得叫人很难去忽视。
男人就站在那,盯着叶修,一双黝黑的眼睛看着叶修不愿移开。
叶修很少被这样带着有一些热切欣喜的目光看着,从男人手里的招魂幡推断出男人身份的叶修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欣喜的。
男人走在前头,为叶修指引着转生路。男人不说话,叶修试图猜测他究竟是不能说话还是不愿意说话。
大概是不能说话?叶修想着,看见一个能让自己欣喜的人时候不说话,这可能吗?
至少叶修不会。
走过黄泉路,叶修看到了传说中的忘川河。
叶修头一次听到男人开口,男人对船夫说:“我渡他。”
船夫说:“就是他?”
男人说:“是。”原以为男人不能说话的叶修发现,原来这男人的声音还挺好听的。
船夫下了船,换男人上了船。男人撑着船桨,回头来向叶修伸出手,叶修就这样握着人的手被人拉上了船。
男人还是不说话。
叶修也不说话。
船行至中段,倒流的河面上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歌声。
叶修看着原本汹涌欲动的河面突然安静了下来,犹如春风拂过,从叶修耳边擦过,飘向身后的远方。
那歌声里大概藏了个故事。
叶修心口隐隐发痛。
叶修问男人:“我们曾经是不是认识。”
男人顿了顿,船停了半刻。他又低又沉地“嗯”了一声。

叶修见到了那个看起来不过二八年华的齐耳短发孟婆。
她操着一把大勺子望着他,男人抱着他的那面旗幡站在叶修身边。
勺子上的一滴汤滴进焚烧恶鬼的火里,又是一声哀嚎,孟婆好像被突然惊醒一般,指着叶修不可置信地大声道:“他、他、他就是那个——”
少女还没说完,就被一支笔给砸了正着,一个宝蓝衣裳的男人把玩着自己手中的笔走了过来。宝蓝衣裳先是对着捂着脑袋的孟婆说:“丫头,不得无礼。”说完,他又望着叶修,带着一点疏离的尊敬道:“我王等候多时,请随我来。”
说着又对男人说:“你也来,不过得先站在外面等着。”

叶修见到了那个才有自己腰那么高的阎王,她窝在宝蓝衣裳男人的怀里,探出身来对叶修笑眯眯地说:“东华帝君好久不见啦!”
东华帝君——
叶修对这个称呼一无所知,可他看见守在殿外的男人僵了僵,阎王那小丫头从宝蓝衣裳怀里跳出来爬上谛听的头,对叶修:“哎呀哎呀,帝君什么都记不得了吗?那真可怜了勾陈星君还给我签了卖身契,呸,签了条约为我卖身,呸呸,工作这么多年呢。”
阎王对叶修说:“想听一个故事吗,帝君。”
“这个故事可能有点长,可能也有一些没能说清楚,毕竟这是一个不太说话的孩子给我讲的故事呢。”
叶修看着合上的殿门,说道:好。

“……最后,他就在我这当了一个小小的鬼使。”
叶修:“就这样?”
阎王:“就这样。”
叶修笑着把打起哈欠的小丫头放进判官怀里,说道:“谢谢你啊,小丫头。”
小阎王把脸埋进判官怀里哼了哼,道:“哼,我才没那么好心呢,你们就一起……一起给我做苦力吧!”

殿门开了,周泽楷看着叶修从里面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和以往走路的样子好像没什么两样,照样有着漫不经心的端正。
周泽楷却觉得他心口泛着疼,叶修不记得他了,隔了那么久,久到叶修已经忘了他。
明明叶修是那样一个连周泽楷自己多少岁生辰都忘了,他却还记得清楚的人。
周泽楷听见叶修这样说:“今天是十一月廿四啊。”
“我现在已经欠了你一千四百七十六个生辰了,还不了,怎么办?”
周泽楷的力道很重,叶修却只是笑笑,微微抬头亲了亲被人轻咬着的嘴唇。
“第两千五百七十六个十一月廿四,我回来了,小周。”








所以最后周泽楷和叶修成了鬼使黑白(不)233333

评论(2)
热度(55)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