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落子

关键词.当局者迷

*大家元宵节快乐,来吃元宵啊

*甜的元宵




“爱卿,我们来打一个赌吧。”叶修笑着望向对面的男子,手中落下一枚黑子。

周泽楷拈着一枚白子,微微挑眉,如刀削的眉眼隽美得好看。

手中白子落下。

“赌。”


周泽楷牵着马由东门进了皇城,抬头只见碧空蓝天,万里无云。

踏进宫里想起这一路上,街上的女孩子们相偕结伴而行,粉扑扑的脸颊,还带着胭脂粉的香味儿,香帕捏在手里一派娇羞。周泽楷算了算日子,这才想起,今儿是乞巧啊。

周泽楷远望向远处高塔楼阁,瞧见了高阁白纱被风掀起卷动。日光照在上头,犹如粼粼鱼鳞。

是个好日子。


“陛下,我赢了。”白子落下,大局已然尘埃落定。

周泽楷乌黑的眼珠子看着叶修,叶修还是盈盈笑着,把手里一枚棋子丢进棋笥里。

“周爱卿果然棋艺见长,是我输了。”叶修抬手褪了外衫。衫衣落在地上,铺了开来。继而随即系腰的腰带,衣裳松松地挂在身上。

叶修把棋具一推,棋子落在地上,噼里啪啦地从矮桌上掉落下来,不免让人想起“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句。

叶修撑在矮桌上,一挑眉:“怎么,周爱卿还不动手吗?”

说完,衣裳已经落到了地上,丢进了衣衫堆里。周泽楷的手指滑过了叶修脖颈那段柔软的肌肤,皮肤下的鲜血热得烫手。

周泽楷的嘴唇贴上那块脆弱的地方,轻轻撕咬着,低声说:“冒犯了,陛下。”

然后被猛力一拽,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叶修跌进周泽楷怀里,被人压在矮案上感受着亲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却唯独没落在嘴唇上。


说来周泽楷并非叶修治下国家的臣子,而是东边远国皇帝座上那位的亲弟弟,也就是亲族王爷。

多年前的周泽楷同王兄出行至此处时,便已经认识了叶修。还在是少年的叶修因早逝的父皇,被早早推上皇座的时候,周泽楷还在母妃怀里呀呀学语。

在周泽楷遇见叶修的时候,叶修正是束发之年,周泽楷却还没长个子,小小的一个还在王兄怀里被人抱着。

那年埋在王兄怀里的周泽楷悄悄歪头露出一只眼睛,就看见叶修拿着串寻常街上的糖葫芦问他:“小家伙,要吃糖葫芦吗?”哪里有个皇帝样。

周泽楷又把头埋进了王兄怀里,弱冠之年的王兄拍拍他的肩:“还不见过陛下。”

叶修摆了摆手:“你别和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们家的孩子?”

这就是初见了,不像皇帝的皇帝,不像皇子的皇子。

后来,王兄入主东宫,再随后登上皇位,再过已是数年。

再见时候,是周泽楷的弱冠礼后,被派遣至叶修的国家。在筵席上,叶修举杯远远地向周泽楷敬了杯酒,也不知道是春风迷了眼还是厉鬼缠了身,周泽楷此番一去三月。


全身汗涔涔的,风一吹送了凉爽却也没把身体交融的热意给带走。汗水同汗水混着腻乎乎地黏在两具身躯上,几乎把人粘腻在一起。

叶修想抬手捋把被汗打湿的头发,却有更多的汗水落在身上,把整个身子烫得更是滚烫。周泽楷俯在他的身上,把叶修抵在桌案上,先前还在酣畅对弈的地方已经一片汗水淋漓,已是成了痛快交欢的地方。

周泽楷汗湿的头发散发出幽香,扫过了叶修的眼睛。叶修闭上眼,按下上方的这个人咬住了周泽楷脖颈上的薄肉。

呼吸也如同交合的肢体一般交融在了一起。


周泽楷跳进殿里,叶修正被埋在一堆奏折子里。

叶修抬起头来,问他:“你怎么回来了。”

周泽楷安静地坐在一旁,递上捏在手里的糖葫芦:“给你。”叶修不接,低头一会儿突然轻笑一声:“不要,我又不是那个躲在人怀里不见人的小孩子。”

周泽楷把糖葫芦塞进了他手里。


叶修已经快忘了他坐在这皇帝座上多少年,只记得打记事起,所有人的教导都是为了他坐在这个位子上。叶修却觉得,叶秋更适合这个位置。

少年时候所有的不情愿,在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沉寂,还没能掀起风浪就因为幼小而夭折。

父皇以前常常念叨着,高处不胜寒,叶修却在幼年时就已有体会。叶秋往外面回来时候,常常说还好他晚出生了些时辰。

叶修也只得咧嘴笑着,把人赶回地方让人去管管他鸡飞狗跳的王府。

少年时候遇见周泽楷其实在叶修记忆里不算个大事,这天下所有的事他叶修都要管,实在没那么多精力。

在筵席上的一眼,叶修就知道周泽楷和他不一样,可再一往深里看。

却又是一样的。

表面情意满满,切开了都是冷眼旁观。


周泽楷抱着叶修滚进衣裳堆里,在冰凉的殿中席上辗转过,凉飕飕地叫人止不住嘶气。

叶修坐在周泽楷身上,胸前被人手指肆意玩弄着,下面那人的动作又快又急毫不留情地闯进去。

窗户外面,月亮躲进了一片云里,都不敢探出头来。殿里烛火摇曳着,闪动不停,欲掩不掩着无尽春色。

叶修要迷糊睡过去的时候,周泽楷正在咬着他的耳垂,叶修困乏得狠一个迷糊想去吻周泽楷嘴唇,但被周泽楷躲开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就醒了。两人沉默半晌,叶修起身披了衣裳往里殿走。

等站到床前,叶修转身看着衣裳胡乱穿上凌乱得不行的周泽楷,衣衫一褪,说:“继续吧。”

两人亲吻着对方的脸颊跌落进被褥里。


对于周泽楷,叶修一直很冷静。没有退一步,两人互相纠缠这种事是常事,也没有进一步,把人当做爱人挂念在心上。

周泽楷大概也是一样的,即便是迷乱的时候,眼角带红,叶修也看见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波澜不惊。

周泽楷一直在找两人关系的平衡点,牵扯肉体无关乎情愫。

周泽楷临走前的那个晚上,两个人鸣金收兵,被褥下胡乱不堪。周泽楷对着背过身去的叶修说:“我明日回去。”

良久没有答话,叶修大概睡着了,周泽楷已经说了明日叶修醒来见他不在也就清楚了。叶修再过了一会才开口说:“我还在想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爱卿,用我去送你吗?”

周泽楷说:“不用。”


快马加鞭,周泽楷用了半月回到他的国土。

王兄看见他回来,但像是有些吃惊。把他风尘仆仆的样子打量一番说:“我还原以为你不想回来了。”

周泽楷不说话,抬脚去了幼时住的地方。

“唉,”皇帝把奏折一甩,“可真是春风迷了眼而不自知啊。”

叶秋又从外面游历回来了,一回来直接到了叶修面前。

把找到的好玉新制了烟杆呈给了叶修,叶修伸手要在手里把玩,但叶秋亮了一眼就收下了。叶秋说:“原本是听沐橙说你有了相好的这才紧赶慢赶的回来给你送东西,可如今看来,这份礼原是送不出去的。”

叶修什么也没说。


“既然今日乞巧,再与你赌一盘吧。”摆好了棋盘,正是一盘六博。

“赌什么?”周泽楷揽了揽宽大的广袖。

“就赌爱卿的真心吧。”叶修手指点在桌上,看着对面高冠玉簪的青年。

“不用赌。”周泽楷弃了棋,望进一双笑盈盈的眼里。

周泽楷微微起身,探过去越过棋盘到了叶修面前。

“我已经输了。”

亲吻上嘴唇,叶修微笑着接受了那闯进唇齿里溜滑的舌。伸出舌尖,拂过弯起带了弧度的嘴角。


他们都以为自己是旁观者清。

却哪知,自己早已是当局者迷。

评论(3)
热度(92)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