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趋光性 5(完)

又名《黑光灯诱捕器》

*完结章

*新年你们好啊

 @CRan君 完结啦!祝吃得开心啦!




即便是搞上了床,生活也是要继续过下去的,只是怎么度过下去的方式有些不一样。

自从周少爷和叶警察心照不宣、自然而然的在一起后,变成了白天端枪对轰这是情趣,夜晚嗯嗯啊啊这才是打架。


虽然没正式去家里见过父母,但叶修在周泽楷常驻的酒吧里偶尔遇见过周家大哥。长兄如父,也能算是见过家长了,更何况在两人对立对立到床上时候,叶修就已经见过周泽楷的姐姐了。

那天周家大哥要了杯酒,一个人。叶修坐得有些远,周泽楷端着酒杯放到周家大哥那桌上,随之坐下。看不清来人容貌的叶修摇晃着红酒杯,但没准备喝下去,等了一会儿,结果周泽楷还在坐着,叶修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小周。”叶修叫了一声,周泽楷转过头来,那个男人却没有。普通的玻璃高脚杯被他在手里把玩,修长的手指看起来很是灵活,叶修看清那张脸觉得有些地方有些熟悉。

周泽楷对叶修微笑,再转回头去对着男人说:“这是叶修。”

男人抬起头来,双目细长清亮,叶修确定了。男人说:“就是他?”

周泽楷点头,说:“是他。”

叶修手放在周泽楷肩头,半倚着他:“周家大哥是吗?你好,我是叶修。”

随之,两人相视一笑。

“之前他听说了,还说怕他们遗憾,”周家大哥神色平常,看着手里的那只酒杯,“我看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周泽楷轻声说:“大哥,我很好。”

周家大哥抿着嘴,笑得温柔,一双眼睛半眯起,有些懒洋洋的意味。叶修发现,周家人都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一笑真是夺魂摄魄的美态。

春水桃花,当恋美人。


翻过了年,便是近春了。

有个晚上,两人坐在地上捏着游戏手柄玩游戏的时候,叶修突然对周泽楷说:“明天会出太阳吧。”

周泽楷“嗯”了声。叶修继续说:“那明天一起去放风筝吧。”

周泽楷蓦然笑了:“好。”


第二天拿了风筝去找空旷地方去了。

结果找到了地方还碰见了熟人。周泽楷从车上下来看着高高放起的一个风筝觉得颇眼熟,等走近了看见挥手的那个人是自家姐姐。旁边站了个拿着转轮拉扯风筝线的男人,叶修也瞧见了问周泽楷:“那是你姐吧?”

周泽楷看着那个风筝就想起了,那个风筝他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那是他家姐姐从小宝贝到大的东西。

周家姐姐看起来对事很无所谓的一个女孩子,其实很念旧。

周泽楷走过去,叫了声“姐”,周家姐姐看见了叶修也对他微笑打招呼,叶修说了句“你好”,结果就看见她充满期待地看着他。周家姐姐等了半晌,一挥手:“你怎么不叫我‘姐姐’?”

叶修险些呛到了口水:“我为什么叫你‘姐姐’?”

周家姐姐一挥手指着周泽楷:“你不是应该跟着他见我吗?”

旁边的男人扑哧笑了出来,一直笑个不停。

周家姐姐瞅了眼他,周泽楷看着她的眼神就懂了,他们周家人看爱人的眼神都是一样的。

正如,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神。

后来,周泽楷问她:“找到了吗?”

周家姐姐看着自己这个漂亮弟弟,头发丝卷上手指:“找到了。”

周泽楷对家人的笑一直是温和的,她问这个和她有着浓厚血缘关系的弟弟:“你过的好吗?”

周泽楷说:“我过的很好。”


漫长的冬日过后,春天来了,阴沉多日的天终于有了太阳。

太阳出来了,虽然晴得并不算太好。风很大,卷撩着人的头发。来这个地方放风筝的人并不少,老人小孩聚在一起,开心地笑着,说着家常话,在平日里忙碌过后如同久别重逢一般。

周泽楷拉着风筝线帮着叶修把风筝放上去,两人看着风筝越飞越高,越走越远,直到上了最高的地方。风筝在天空蓝色的背景里晃动,乘着风随意飘荡,但还被一根细绳牵挂着。

也不知怎地,周泽楷却突然想起个句子来——高处不胜寒。

两人并肩站着看着天空里的风筝,叶修突然说:“小时候我放风筝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像那空中的风筝。”

周泽楷想了想说:“我成这线。”

“哦,”叶修好笑地看着他,“做为回家的路?”

周泽楷笑着没说话。这时,太阳被云遮住大半,日光被收起,叶修却看到高空中日光不减,远在高空的风筝被阳光照耀着,灿烂的,闪耀的,温柔的,阳光。

“不,”叶修转过头面对着周泽楷,“你是回家的光。”

乘着没人注意,两人偷偷津液纠缠地交换了个吻。


周泽楷拉着风筝往后走的时候就看见姐姐迎面走了过来,但是却是很明显的没针对自己。于是,周泽楷沉默地拉着风筝线小跑地去溜风筝去了。

周家姐姐笑着走过来,站在叶修旁边:“怎么样,他风筝放的还不错吧。”

叶修点头,虽然他很想说,他不仅是这个风筝溜得不错。不过想想不太好意思对女孩子开这个腔。

周家姐姐继续说着,叶修算是知道了,这家子人谈个什么交心的话语调都是慢悠悠的,好像悠长地说着个平淡的故事。

基因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就像他和叶秋,即使很多年没在一起,却实质上有些东西是一样的。

“我这个弟弟不是那么爱说话,”周家姐姐伸手捋了捋头发,“我以前总担心他不会说情话哄女孩子开心,虽然他长得不赖。”

“当初他出生的时候,我可期待了,就想有个可爱漂亮的妹妹。就像洋娃娃那种,”说着她比划了比划,“结果出生了是个比我还漂亮的弟弟,不过好看得超过洋娃娃。”

“说起来,我和我母亲在泽楷小时候还把他留长头发打扮成个女孩子呢。”周家姐姐说到这像想起什么,止不住的笑起来。

叶修说:“真的。有照片吗?”

周家姐姐说:“有啊,有啊。你去我们家的时候我拿给你看,怎么样?”

叶修:“好啊。”

说到这,周家姐姐停下了笑。风更大了,吹起她的长裙,她拢着头发说:“我父母年纪大了,这么多年一直想着享享晚年福,但你知道的。我家大哥是有伴侣的,现在小楷也是。”

“我家没什么偏见,就是想要子女幸福而已,”她的目光悠长,好像投进了岁月里,她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叶修,“这个周末有空吗?”

“我父母想见见你。”

叶修帮她拉了拉披在肩头的衣服:“好。”

说完余光瞥见周泽楷匆匆跑了过去,周家姐姐双肩抖着,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叶修一看,周泽楷真是少见的狼狈,拉着风筝跑着,身后追着他狂奔的是——

哈士奇。

就是那种黑白毛色相间的二哈,后面还有人跟着,气吞山河地一声吼:“包子。”

那哈士奇还是没停,旁边的周家姐姐笑了就没停,叶修跑过去好不容易地拽住狗绳。看着周泽楷停下来,脸上汗水滑落,有着说不出的狼狈感,叶修终于也忍不住笑起来。

哈士奇的主人过来了,叶修更乐了。来人是叶修认识,包荣兴,警察局里三个月前的新警察。为人实在跳脱,人送外号:包子。

“老大!”包荣兴一看见叶修就放弃了自家的哈士奇,转而奔向了叶修,虽然那哈士奇就牵在叶修手里。

叶修把狗绳交给了包荣兴:“包子,这你家的狗啊。也叫包子?”

“老大,”包荣兴拉着那包子,险些被它拽着一个狗啃泥,却还看着走向叶修的周泽楷问他,“这谁啊?”

叶修看着周泽楷,想了想说:“我恋人啊。”

包荣兴:“嫂子好!”

周泽楷脚下一个踉跄。


周末,叶修跟着周泽楷回了家。

周家的人都聚齐了,包括周家大哥的伴侣。周父周母都很和善,有着长辈的可亲,也有着年长者的通透。什么也没说,只是恰如其分地接纳了这个亲人。

饭前,不做饭的人坐一起说话看电视。周泽楷进去帮忙洗菜了,叶修坐在沙发上跟着一起看电视。

周父擦着眼镜说:“你姓叶啊,说起来倒让我想起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来了。”

“说起当年道上的叶家也可谓是空前绝后了。”

叶修听到这,笑着说:“家父曾经也是道上的。”

周父惊讶道:“真是他?”

叶修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父亲的名讳,周父同周家大哥对视一眼,倒是就坐在叶修旁边的周家姐姐道:“就算叶家金盆洗手了,但出了你这个警察,你爸竟然没气死。”

周父立马训斥:“别乱胡说。”

突然气氛就有些尴尬了,毕竟周家还没脱手,而叶修说起来又是周泽楷对象,这身份说出来也是尴尬。

这时候,周泽楷走了出来,擦着手自然而然地坐在叶修旁边。

“洗完了?”叶修问着,周泽楷点了点头。

周父端详着叶修思考许久这才终于想起来般:“你是他家大儿子吧,难怪这么多年没见过你。”

周家姐姐一听,也想起什么来,正吃着橘子,放下橘子就匆匆跑进了房间。没一会儿抱着个东西跑出来了,一边说着:“我记得,我小时候见过你!”

说完,跑到叶修面前,把东西递给了叶修。叶修疑惑地问她:“我们见过?”

“见过,见过,”周家姐姐瞅了瞅周泽楷,又看着叶修,“你还记得一个打过你的女孩子吗?穿着水蓝色的蛋糕裙,绑着两个马尾的女孩子!”

听到这,周泽楷的脸色有些微妙。叶修一听,突然就想起来了,惊讶地问她“是你?”

周家姐姐一摆手:“可不是我……”说着悄悄又看了眼周泽楷。

周泽楷探过手去,在叶修目光下翻着那本老相册,直到在一页停下,一张照片上,稚嫩好看的一张脸上写满了“我不高兴”的样子。

水蓝蛋糕裙,双马尾辫。

周泽楷说:“是我。”

叶修转过头去看着周泽楷:“不得不说,小周。你小时候打人,就真的很痛了。”


叶修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三岁。

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带着婴儿肥,却好看得不得了,难怪被母亲和姐姐拉着打扮成小姑娘。

从小蓄养的长发乌黑亮丽,扎成两个马尾晃来晃去。叶修想想那个时候的周泽楷,再后来想想周泽楷能长成大好青年真是心里过硬。

在周泽楷三岁生日上,是两人真正的第一次相遇。

叶修看着那个有着一双圆圆眼睛,穿着裙子抱着熊娃娃的小娃娃,觉得真是好看。

他走过去,想叫那个孩子,却不知道名字。

所以,叶修不小心就掀了人家裙子。

结果,小娃娃转过一张水灵灵的脸,毫不犹豫踹了他一脚。

后来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

鸡飞狗跳。


周家姐姐尴尬地说:“这不怪他啦,当时我和母亲告诉他不能让人掀你衣服来着。”

周泽楷侧过脸去叶修看见他耳根红了。

“不过你两挺有缘的,”周家大哥正在看书,一本书举高正好遮了脸,在书后面说着,“从小打到大了。”

这时候,周母端菜出来了,看他们围在一起就说:“干什么呢这,不吃饭了吗?”

周泽楷站起来握拳咳嗽:“端菜。”说完立刻拔腿就走。周家姐姐兴冲冲地说:“妈,你知道吗!叶修就是当年被泽楷打的那个男孩子!”

“啊,”周母惊讶地看着周父说,“你当年不是说,小楷打的是叶家的小儿子叶秋吗?”

周父也咳了咳没说话。


“帅哥,喝一杯吗?”

叶修趴在吧台上高举着杯子晃荡。周泽楷弯腰在他耳边说:“好。”

“你请客啊?”

周泽楷的呼吸就扑在叶修耳廓,有些痒痒的,他想伸手去揉一揉结果就被人拉住了。

“好。”

叶修磨蹭着周泽楷的指尖:“喝醉了怎么办?”

周泽楷舔吮着耳垂:“楼上房间。”

“任选。”

“那……”

叶修搁下了杯子:“我选你吧。”


朗朗乾坤,你们竟然白日宣淫!

既然日光正好,不如与光同尘。


——全文完——




完结后话唠话唠:这个文的产出比较意外,当时原本是以不擅长此题材的理由把自己手上的几个文给君妹儿挑选其一填坑的。但是刚好当时看完了《史密斯夫妇》,然后被君妹儿的警匪点梗戳到开了脑洞。结果,警匪(因为实在不会写而)被我歪成了现在这样(感觉对不起她)。这个故事一开始问了君妹好几个题目,说起来有个题目是《黑光灯诱捕器》,所以才有的《趋光性》,对了,这个又名还没添上呢(说着去添上)。反正这个故事说起来写的还挺高兴的,虽然可能看的人不多。

那么,回见。

评论(10)
热度(89)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