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趋光性 4

*大家新年快乐啊!

*我家美人不和我一起去放孔明灯了,好伤心啊所以我来更新了

*此文明天完结




“请我喝酒吗?”叶修端着杯子走了过来,向着站在吧台里面的周泽楷晃荡了下杯子。

周泽楷接过杯子,转过身去随意地放在台子上。

叶修哭笑不得地说:“不请我喝酒就算了,你怎么反倒把我杯子给拿走了。”

“楼上有房间,”周泽楷转回身面对着叶修,低头去擦杯子, “你大概需要。”

叶修想到那日不堪回首的一幕,摆摆手连忙道:“我不需要,谢谢你啊,小周。”叶修把“小周”两字咬得极重,有着浓重的暗示意味。周泽楷觉得好笑,撩起眼皮看他的目光里带着戏谑。

周泽楷正专注于手上的事物,忽然两根修长的收支伸了过来,自己的下颔便被人挑着。抬起头来,叶修贴靠过来的脸上是不那么正经的笑容。

叶修说:“仔细看这张脸,还真是好看。”说完他继而小声地喃喃道:“而且怎么就看不腻呢……”

周泽楷揉了揉额角,扬起头脱离开,然后也伸出手捏住叶修的下巴迫使两张脸越发靠近。周泽楷低声说:“你也不差。”

叶修一挑眉角:“下回再遇见,你等着啊,小周。”

周泽楷松了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你也是。”


周六深夜。

周泽楷靠着一堆货物,手里甩着火机,在火机盖子一开一合的声音里看着搬运东西的人来来往往地走过去再走回来。

深夜的海风吹来带着海水特有的腥咸味,苍幕里无月无星,一派的广阔寂寥。周泽楷看着江波涛从船上下来,走到近前对他说:“清点得差不多了,是周姐说的那个数目。”

周泽楷摸了包烟递给江波涛:“分了。”江波涛接过去,笑着他:“也难为你这个不抽烟的人了。”

江波涛看见他手里的火机,便同他开玩笑:“烟有了,火机可没有,把你那个借来用用。”

周泽楷想了想,摇摇头没给。江波涛倒是一愣: “他给的?”

周泽楷摇头:“给他的。”江波涛一听这话都要跪下了,压着声音问他:“你别告诉我,今天你那警察相好要来?我可告诉你,这些东西我看了看可都是……”

“都是什么?”江波涛一听这插进来的声音差点咬了舌头,转过头就看见叶修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叶修没看他,冲着周泽楷笑了笑:“嗨,一枪穿云,好久不见啊。”

周泽楷抬起头来,看着那个人和他手里对准了自己的枪。


子弹擦着周泽楷飞了出去,周泽楷一声闷哼从遮蔽物后头窜了出来,滑到另外一个遮蔽物的路上端着枪给对面一排扫射留下无数个痕迹。

藏在暗处的人射出的子弹精准的跟随他的脚步却总是差了分秒,周泽楷靠在一堆东西后面喘气。手里的子弹剩的不多,但,他离叶修很近了。江波涛从旁边那堆木箱子后面绕了他身旁,气息也有点不稳,问周泽楷:“事先你不知道?”

周泽楷:“不知道。”

江波涛同周泽楷一起弯腰躲过一波子弹,不禁感慨道:“你们两这玩情趣玩的筹码有点大啊。”

江波涛觉得这会玩大了啊这是。

周泽楷突然在子弹射出的密集声响里听到一串脚步声,是踩着高跟鞋跑动的声音。周泽楷连忙向江波涛作噤声示意,听着声音接近,立刻站起身带着出现在视野里的人躲过一波子弹。

三个人一起蹲在地上,周家姐姐问周泽楷:“这好好的怎么就被人发现了?”

“而且,这还就干上了?”

江波涛觉得这话好像有哪里说得不对,想了想又没想到哪里不对,只得咳嗽了声说:“周姐,对面那是……小周喜欢的人带的队。”

周家姐姐一拍手:“原来是这样啊。”

“这样就简单多了,”说着周家姐姐转过头去面对周泽楷,“我和小江掩护你,你快过去把人带远点。你们两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就是在外面干点什么姐我也不管你。”

江波涛这下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周泽楷没应声也没点头,反而问她:“什么货?”

周家姐姐愣了愣,也没遮掩:“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批枪火。”说完又马上说道:“你同不同意?”

周泽楷点头,周家姐姐端起枪就站了起来,看起来威风凛凛得像只张牙舞爪的老虎:“那就麻溜地赶紧给我去!”


叶修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横手压制着自己动作的人,今天周泽楷把额发捞了上去袒露出光洁的额头,梳了个背头的他看起来添了几分叶修说不清的东西,那些东西抵消了他眼镜框白衬衫时的青涩。

男人的嘶吼里是力量与肉体的较劲,含着股子狠厉。叶修眯着眼睛看着周泽楷,嘴角却是含着笑的,如把风刀。

对方攻势的突然加剧,周泽楷倏然地从旁扑过来,叶修猝不及防地被打飞了枪,毫不犹豫地一把将周泽楷手中的枪打落踢远。

男人嘛,还是喜欢身体与身体的拼搏。

落在周泽楷肩头一拳的同时,叶修迎来了踢在腰腹的膝盖。周泽楷身上也落了不少彩,叶修啐了口血沫意外地觉得有些畅快。

倒是周泽楷在后跃躲过叶修横扫时候想着,这下倒真是调情了。

周泽楷把人压在地上,一来一往动作之迅速,捉着两只还在欲图还击的手,制止了身下人的挣扎。周泽楷死死地盯着他。

叶修觉得那双带了少量血丝的黑眼睛更圆了,周泽楷的瞳仁占据了眼眶的大部分,黑且亮。那双平时干净清明的眼睛里,写满了欲望,而叶修很清楚那是什么意思。

汗水自周泽楷脸颊滑落,滴在叶修唇角,叶修舔了舔嘴唇。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迅速把人杠上了肩。


所有外链补完,以后尽力没有外链



*很遗憾没有表达出《史密斯夫妇》的宗旨:干架干着干着一定要干起来

*希望大家吃得愉快

评论(6)
热度(58)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