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万人非你

关键词.万人非你


*我其实是一个“只要你命题了,绝对不用命题当题目”的叛逆小青年,然而这个命题真的太棒了(外加偷个懒)就用了关键词





一个人这辈子能遇见多少人?

擦肩而过,萍水相逢,点头之交,把酒吟诗,同甘共苦,刎颈之交。

人这一辈子能遇见很多人,不计其数,能与很多人认识,能与很多人相交,能与很少人交心。

但,你知道的。

他们都不是你。


叶修一生遇见很多人,爱上过一个叫做荣耀的游戏。

为了喜欢这个看起来很高端的词,叶修花了一个青春那么长的时间去追逐他的荣耀。

他独自一人走完自己的青春

但怎么也没想到临了会栽在一个人手里。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叶修正撑着手侧躺靠着他,手指卷着他的发尖。这画面看起来温情脉脉极了,周泽楷看着阳光折射出的星光,觉得有些恍惚。

叶修的手指松开周泽楷略长的发丝,手指点在周泽楷眼睑。细长的眼睛半阖着,似睡非睡,透露出一些笑意来:“醒了?”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周泽楷觉得今天的叶修有点傻,不过傻得他很满意。

抓住那只好看得超过那些手模的手,周泽楷闭着一只眼睛,用气音哼了哼,看起来有些孩子气。叶修好笑地用手心蹭了蹭他的脸,说:“醒了就起来去吃早饭吧。”

看着叶修坐起来穿衣服,肩头半露,挠在人心上。周泽楷觉得心头有点痒,挪过去抱住叶修的腰,周泽楷闷在叶修背后问:“今天,很早?”

叶修扣着衣扣,慢条斯理地说:“哦,昨晚我做了个梦。”

周泽楷从他腰侧探出头来,他的一双眼睛很黑,在清晨阳光里折射着那些柔和的光。叶修胡乱的揉乱了他的头发,用一种说故事的语气娓娓道来一样说:“我做了个梦。

“那个梦里面有很多人,但是很可惜,那个梦里我一直一直没遇见你。”

“一直?”

“对,由生到死。”


烽火狼烟里,他是领兵战场征战四方的将军。

他游走四方,穿行枯槁黄沙里。

他遇见过悬壶济世的神医,他遇见过指点江山的谋士,他遇见过剑走偏锋的剑客。

他一世遇见了很多人。

他觉得他理应遇见一个人,那个人有着俊美的容貌,岁月留给了他最美好的性子,最真挚的感情。

直到他过了一辈子。

却从未遇见过那个手持一柄长枪的少年。

那个少年应该有一双黝黑黑亮的眸子,笑起来,桃花都被他比了下去。


宫闱下的那盏花灯隔了千年。

汉装作西服,长枪作弹药,世事几番轮转。国家,国土,民族,在这一刻在每一个人民口中成了欲出口的话语。

他穿着笔挺的西服,带着笑在人与人之间周旋。带着笑的跳舞女,裙摆如同沾着鲜血的玫瑰,灯红酒绿,觥筹交错。

他曾看过烽火四起,他曾看过青川绿水,他曾看过云卷云舒。

在那条路上他与很多人打过交道。

但是,没有那个人。

他的服装应该是永远熨帖的,不论遇见什么,他将会是站得笔直的。

可在这最坏的时代,他会有着最干净的灵魂,像是最坚硬的土壤里长出最美的花。

他使起枪来,子弹所过之处,留下的是最为善良的裁决。

他大概是天生的枪手,无比的准头,果敢的选择。

可当他走过漫长的时光之后,他未曾来到他的旅途里。


林立的铁兽在叫嚣着人心深处的欲望。

他点燃起烟,屏幕上是他曾交与大半生的荣耀,他在这个世界留下太多的足迹。

他有很多能谈得上话的朋友。

有狡猾多端的魔术师,有善于谋略的机械师,有勇往直前的拳皇,有机会主义的剑圣。

岁岁年年的花开花谢,人来人去,茶热茶凉。

他在那条路上等着一个青年,青年有着极其俊俏的面容,这为他赚得了最为繁盛的喜欢。但他总是那样,不骄不躁,不骄傲自满,也并不会妄自菲薄。他会微微羞赧,带着对狂热的冷静,对喧闹的不适。

他所获的荣耀,是他一步步推下的顽石所得,理所应当,而且心安理得。

他将被称为无解的枪王。

他在等待,等待这么一个的出现。

于是,头也不回,直到末途。

他站在路的尽头,回首去看,他却甚至都未曾与这个人擦肩。

刻入骨髓的一种遗憾。


荆棘中的玫瑰,最终往往摧毁于自己。


叶修漱完口,悄悄走进厨房。周泽楷恰好转过头来,微微张开的唇最后变成了一个笑容。

叶修接过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周泽楷说:“就这样。”

叶修也对他扬起微笑,凑过去偷了个香,满足地说:“对啊,就这样。”

“所以,”叶修又亲了亲那个叫人欲罢不能的唇,“我特别幸运遇见了你。”

周泽楷看着叶修走出厨房的身影,低声说:“谢谢,我也是。”


万人往也。

万人非你。

评论(4)
热度(114)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