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趋光性 3

*本章部分参考互动百科

(不正经的)黑道周×(不正经的)警察叶

 @CRan君 宝贝儿,你的点文!更!新!了!




叶修独身一人再次进入那个酒吧时,周泽楷正在被人拉着去跳舞。

拉周泽楷去跳舞的那个男人很明显喝酒了,脸色上晕红一片,步履有些轻浮,身影晃荡过去晃荡过来。叶修默默想着,这人小脑干怪惨的,边跨步向前去了。

周泽楷照旧一身白衬衫,远远看上去身上带着少年的意气清秀,也有着青年的沉稳俊美,被人拉扯着却也不慌不忙安然处之,倒是急坏了一旁的其他服务生。

周泽楷不着痕迹地躲过了男人的靠近,斜跨两步想离男人远些,可男人又很快贴了过来。那个周泽楷根本不认识的男人要伸手过来抓他的手腕:“陪我跳一段怎么了,你不问问他们我是谁?”

那你怎么不问问这里的人我是谁,周泽楷想着就要往旁边退,结果那男人的手即将握上他的手臂之前,便被人一把抓住了。周泽楷神色自若地看着来人,内心说不清是惊讶还是什么,倒是收回了向旁边挪出去的一只长腿。

叶修抓着男人的手腕,笑眯眯地说:“真抱歉。”

说话间,另一只手倒自己伸向了周泽楷的手腕,一把握住。叶修显然是加重了抓着男人手腕那只手臂的力量,男人咧着嘴小声嘶嘶地吸气。叶修说:“这男人是我的。”

说完一把松开了抓着男人手腕的手,随即一把将周泽楷拽着拉了过来,重重地把周泽楷摔进自己怀里。周泽楷被他来了个措手不及,叫叶修得逞了,撞进叶修怀里时碰上了他的锁骨,顿时肩头发疼。两人都听到对方小声的倒抽气声,叶修却还又加重了力道将周泽楷搂进了。

叶修埋在周泽楷脖颈间,靠着那段白颈子,眼睛乜着那男人:“所以,他只能和我跳舞。”

场面突然出现一刻安静,在场人无一不拍案说,这是场好戏。

叶修侧过头来,呼吸吹在周泽楷颈上皮肤。他提了音量问周泽楷:“愿意和我跳舞吗?”

周泽楷抽出手揽上叶修的腰,低头看着这个作妖的人,眼睛里印着酒吧里的灯光却如月色:“当然。”

丢下那已然呆愣的男人,两人头也不回地像舞池走了过去。


叶修靠在吧台上,周泽楷就站在他旁边正和酒吧里的服务生说话。站在酒吧喧闹的环境里,叶修抬头看着五颜六色的灯光,说:“果然我还是最喜欢交际舞。”

叶修低头转过去问周泽楷:“你呢?”

周泽楷同人交代完,转了过来:“我也是。”

酒吧里突然暗了下来,引得一片哗然。

细微的灯光近乎黑暗的环境里,周泽楷感觉到那个呼吸就在自己前方,靠得很近,几乎要贴在自己脸上。叶修说道:“那……我们来跳伦巴吧。”

周泽楷愣了愣:“伦巴?”

叶修轻笑起来:“因为这个靠得最近不是吗。”

周泽楷说:“你知道的吧?”

叶修说:“我当然知道啊,作为‘拉丁舞之灵魂’的伦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周泽楷就此不再说话,微侧过去的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红晕。

叶修笑得倒是泰然。

周泽楷伸出手去,温暖地手心贴着叶修的额头,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发丝穿过修长十指。叶修也伸出手去,虚拢在他心口说说:“你这么好看,那你跳女步。”

周泽楷收回那只手把叶修的手捏在手心里,不在意地回答着:“好。”

叶修觉得,这个人他真是看不透。


柔和的灯光打在舞池里时,两个人影已经出现在那,正是伦巴的起步姿势。音乐响起,所有人看着动作起来的人不由得屏息,在看清那是两个男人时,却又响起不小的喧哗声。

但这显然不能打扰其中的两人,随着每踏出的一步舞步,踩着每一个音乐的节律,随着音乐的渐进如同一副恢宏而又缠绵的画卷展开。

带着拉丁火热奔放的伦巴,却也充满着有如恋人絮语的暧昧温情,透着无上的风韵。它性感,热情,却也浪漫,步伐撩人且优美。

周泽楷无疑是个好舞伴,他的舞姿无可挑剔,足够柔韧,一转一动间十足韵味。但站在这个舞台上的,是周泽楷与叶修,他们的共舞如同两柄锋利的宝剑,每一个错身是他们的交锋,他们的剑尖永远对着对方,却也对着自己,他们谁也不许自己犯下一点错。而他们的分离退步,也是点到为止的休战,拿捏得当,他们都清楚地知道底线,即便有一个人正在跳着女步。

若即若离的挑逗,似近非近的撩拨,一触即发的热烈。带着极强的进攻性,却同时也有着毫不示弱的抵抗防御。

叶修搂在周泽楷的腰上,这个男人比他还高上几分,他望着这个人的眼睛。周泽楷的手搭在叶修的肩头,他们的脚尖相抵,叶修低声说道:“伦巴起源于16世纪。”

周泽楷挑了挑眉,在下一个两具肢体相纠缠之时,叶修问他:“而你知道的吧,在那个时候,伦巴表现了什么。”

身躯的扭动,一次次的摩擦,皮肤与皮肤在叫嚣着。尖叫声,欢呼声,一切的东西在这两个身体交错的动作里被泯灭。

周泽楷的手滑过叶修的后颈,他面带微笑地说:“我当然知道。”

在这一刻,尖叫声达到了顶峰。

叶修的嘴唇擦过两片薄唇,他说:“被称为‘爱情之舞’的伦巴可不是随便能跳的啊,小周。”


“喝酒?”周泽楷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叶修摆摆手:“你知道的,我可不想再被你锁一回。”

周泽楷晃荡着那杯酒,笑着没说话。

叶修站起身来舒展了下腰身,扭动着手臂说着:“不早了,我先走了。”

“十一点。”周泽楷看了看时间。叶修俯过身去拍了拍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我可不像你这样的大学生,明天还要去上班了。”

“我二十五了。”周泽楷说。

“我知道啊,”叶修顺势捏了一把,果然如预想那般一样,手感极好,“不过你看起来真的很像个还没出来混社会的大学生。”

周泽楷挑了挑眉:“谢谢夸奖。”


周泽楷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家里有人。

房间里很静,但没有肃杀味。周泽楷两手空空地进了去,开了灯,灯光充斥了这个没什么人味的房间。周泽楷看着坐在那个沙发上的男人,叫了一声:“大哥。”

周家大哥点了点头:“你倒是回来得挺早的。”

周泽楷没答话,走过去在另外一个沙发坐了下来,没敢坐在周家大哥身边。周家大哥双腿交叠,看着这个沉默寡言的弟弟,缓缓地交桌面上的一份文件袋滑到了他面前。

“这是你要的,”看着周泽楷接过,却没打开,周家大哥没问,倒是说道,“怎么,看上了?”

“听说你两在酒吧里一起跳舞,”说到这,语气不轻不重地继续顺道,“你跳的还是女步?”

周泽楷觉得那语气有点幸灾乐祸,但也没被激到沉默着没说话。把文件袋放远了一些,他这才开口:“已经不需要了。”

这话题就算到此结束了,周家大哥一句“我好不容易到你这,你都不给我泡杯茶”就把周泽楷打发进厨房泡茶去了。等到周泽楷端着茶杯出来,周家大哥才好像终于有那么一回事一样,轻描淡写地说道:“对了,你姐她要回来了。”

周泽楷一愣,放下杯子:“哪天?”

“就是明天。”周家大哥端起杯子,吹着茶汤吹开了浮沫。

周泽楷知道,这下自己有得忙了。


周家唯一的女儿是在第二天傍晚到的家。

那时候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在周家老宅里。周泽楷开了门就被人一个熊抱抱住了,周家大姐长得高挑,一米七几的个子,在周泽楷面前也丝毫不见失了气势。

周母看见女儿十分欣喜,走在姐姐后面的周泽楷理着衣服看着母女两个说个不停,对于这种画面早已习以为常。

吃过晚饭,周泽楷被姐姐拉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趁着周母去厨房洗水果,周父和周家呆呆去书房下棋的一会儿功夫,周家姐姐问周泽楷:“听老大说,你有看上的人了是不是真的?”

“而且是个警察,”周泽楷难得看她表情严肃,“是不是真的?”

周泽楷正拿着奶糖,毫不犹豫给她嘴里塞了一颗,末了还是点了点头。

周家姐姐沉默半晌,周泽楷只听见她小声嘀咕,这个搭配怪带感的啊。

周泽楷不再理会,目光放在了无聊的电视节目上。好一会儿,周家姐姐才突然又开口:“对了,我最近有一批货来了,过几天你去帮我瞧瞧。”

周泽楷一脸“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的疑惑,周家姐姐一拍他肩头:“你是我弟啊,帮我做事不是应该的吗?”

周泽楷这下觉得,宁愿和大哥那个老狐狸打交道也不想和这头老虎做生意。

亏得本都没了。

可还只得无奈地问道:“在哪?”

“就是这个星期的星期六,在码头。”

周泽楷想了想最近的行程,确定没什么重要的事,说:“好。”


*本人未学过交际舞,之前也不曾了解,一切知识参考百度,如有专业人才……就请忽略bug吧

评论(6)
热度(55)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