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论有个占有欲可怕的爸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四)

章四.现在问题来了

+与 @十七只长颈鹿 的联文

+季节点因为随手与前文或有不符,然而我发现这文的bug太多,所以随手完我决定继续bug下去

+此文宗旨大概就是我走剧情,鹿子蠢萌,毕竟家里比较蠢的那个当然是要拿来宠嘛

+鹿子说我下午更了她晚上就更,大家记得监督

+最后,为什么别人家联文都是自己挖坑别人填,到我这就是自己挖坑自己填




这个晚上之惨痛,周泽楷不想再回顾。

最后沦落为周泽楷同叶修两个人中间睡了两个孩子这回事,周泽楷只能在心里抹了把泪水说一句:“切莫再提。”


这几天,轮回俱乐部很忙,非常忙。

除了晚上,叶修基本见不到周泽楷的踪影。直到到了周末,周泽楷终于抽出了时间回家陪自己的爱人和孩子。

叶修站在沙发面前看着沙发上的两个孩子,笑笑抱着小云,小云抱着熊娃娃。叶修收回目光又望着刚从厨房出来的周泽楷,周泽楷与他目光对上,摊了摊手:“没菜了。”

叶修说:“我当然知道没菜了,所以在等小周你出去买菜回来啊。”

周泽楷看了看两个玩得正欢的孩子,想到自己再出去了,又是叶修带着他两。啧,这家就要成孩子城了啊。

于是,周泽楷围上围巾,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拉住了叶修:“一起!”

叶修说:“这两个孩子呢,出门不好带啊!”

周泽楷摇摇头:“我们两个,他们在家。”

叶修这下觉得自己这明明是带了三个孩子,但转念又想,这收养了孩子的一个星期来两人都很克制,除了亲亲嘴什么的,晚上都是带着孩子睡。而且俱乐部那边看起来是有什么大事,周泽楷回家来的时候都是入了夜,看起来一脸迷瞪,几乎洗完澡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叶修看着有点心疼。

叶修蹲下身去看着笑笑说:“叶爸爸和周爸爸两个人出去买点东西,你能一个人在家带好小云弟弟吗?”

笑笑一笑起来好看极了,在男孩子里少有的带了浅浅的两个酒窝。一笑啊看起来整个人活泼多了,更加有孩子气。

“能。”叶修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乖乖在家,有人敲门的话不能给人开门。”

周泽楷站在一边很不想告诉他,这孩子的身高还碰不到门锁……

叶修一边换衣服一边交代着笑笑,笑笑一个劲的点头。叶修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着周泽楷坐在沙发上抱着小云,面上看不出高不高兴,嘴角却是微微弯起。

叶修围着围巾转头叫了一声:“小周,走啦。”


等到两人向笑笑道着别,关了门出去,笑笑这才跳下沙发,把小云轻放下一下窜到了二楼的落地窗边。笑笑垫着脚尖趴在栏杆上目送着两个靠得极近的身影逐渐地走远,直到消失在视野里,才从楼上跌跌撞撞地跑了下来。

睡在沙发上的小云咿咿呀呀地说着听不懂地话,笑笑戳了戳小云的小脸,拿过奶瓶给他。跳上沙发晃荡着细长的小腿说:“你啊,如果不是你及时给我发消息,那你真就被他两给送人了。”

小云抱着奶瓶没再咿咿呀呀地说外星语,一会儿笑笑又开口了:“这也不怪他们啊,谁让你不会说话。”

隔了几秒,笑笑突然转过头笑眯眯地对着小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笑笑拍拍小云的肉屁股,说:“回去不给你肉吃了。”

小云哼了哼两眼泪汪汪的,看起来别多委屈。

笑笑拿着叶修给他的口琴抬高了手,喃喃地说:“你还想回去吗……”

小云松开奶瓶挥舞着肉肉的小拳头,笑笑眨了眨眼:“我也有那么点点不想回去了,怎么办呢?”

说完,笑笑咯咯地笑了起来。其中,混杂着小云哇哇要人抱抱的声音。


周泽楷和叶修两人极其低调地走在路上,周泽楷拉了围巾遮住小半张脸。

叶修想起还不知道周泽楷这一星期在忙什么,于是搓着手开口问道:“对了,小周。你们这一星期在忙什么呢……”

周泽楷看他的模样,抓过他的手裹在手里一起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想了想说:“出了点事,账号卡……”

还没说完,两人转个弯就看到前面道路上围了不少人。叶修和周泽楷不爱管闲事,只是人围了一圈又一圈正好就在路中间。

两人上前去就听到人们在议论。

“这好好的姑娘怎么就倒在这了?”

“不知道啊……欸!这不是前头那家的女儿吗?”

叶修看了看四周的一群老年人,拉着周泽楷挤了进去。一看,得,是个面熟的。

那天,带走小云的姑娘。

叶修扶额,对周泽楷说:“救人吧。”

两人没敢动人,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叶修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周泽楷则跑去自家的隔壁的隔壁去敲门了。


女孩的母亲站在急诊室外面泣不成声,父亲则是来回踱步。

周泽楷和叶修站着没说话,打算着说一声借故离开。女孩的母亲哭了一会儿抬起一双和女儿相似的眼睛,也是红肿的,对两人连连道谢:“实在太谢谢你们两位了……还这么麻烦你们两位。”

女孩的父母是见过叶修和周泽楷的,那天两人去领回小云的时候,女孩的父母也在。当时小云哭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撕心裂肺的,险些愁白了两位的头发。但奇怪的是,被周泽楷一抱,就不哭了。

女孩的父亲坐在爱人身旁拍了拍她的肩,把这年过半百的女人搂进怀里。老妇人哭泣着:“我这苦命的孩子啊……”

周泽楷与叶修对视了一眼,都觉不忍。

女孩父亲对他们说:“真是对不住两位了,那个孩子还好吗?”

叶修点头:“很好。”

“我这女儿啊,想她的孩子真是想得魔怔了,”女孩父亲轻轻拍着爱人的背脊,低声说,“可是……那个孩子早就没在了啊……”

叶修没说话,周泽楷看着医院长长的昏沉的走廊,也没说话。


两人出了医院,匆匆去超市买了点东西便往家里赶。

进门的时候,笑笑抱着小云站在门口等他们。叶修抱起小云,周泽楷在口袋里找了蛋挞递给笑笑,笑笑露着两个酒窝接了过去。

解决了不知该算作午饭还是晚饭的一顿饭,周泽楷和叶修回了房间。叶修捞了捞头发,觉得有点累。

他盘腿坐在床上,周泽楷站在窗边,两人相对沉默着。

叶修抽出一支烟,他自从和周泽楷在一起往往会控制着抽烟的数量,再加上领养了孩子后更是碰得更是少了。这时候,他点燃了烟,吞吐一口,慢悠悠地开口:“小周,你想过一件事吗。”

“笑笑一个三岁多‘还不懂事’的孩子,是怎么把小云放到我们这小独栋楼的窗台上的。”

“而且,我们的房间在二楼。”

周泽楷忽然转过头来看着叶修。





评论(22)
热度(186)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