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趋光性 2

(不正经的)黑道周×(不正经的)警察叶

*你们以为这文能很快吃肉吗,嘿嘿嘿

 @CRan君 宝贝儿,你的点文!更!新!了!




周泽楷是半夜回的自己家。

第二天一大清早坐在自家大哥的别墅里,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本就算得上白的一张脸更白了,眼睛低下还挂着两个不浅的眼圈。

周泽楷活动着手腕子,两只手手指相交差然后胳膊肘拄着膝盖,作出面无表情的模样。周家大哥由楼上下来的时候,倒觉得他这模样委实呆得可以。

周家大哥没理那个扰人清梦大早上来敲门的弟弟,下楼先是转头进了厨房。再由厨房出来的时候,周家大哥满脸满足,端着两杯咖啡,一杯走到周泽楷旁边时候递给了他,说着“怎么,没睡好”随后在周泽楷旁边的长沙发上坐下。

周家大哥慢条斯理地晃了晃咖啡杯子,周泽楷也不急,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便就搁下,开口:“有事?”

昨夜车入库之后,周泽楷开了手机才发现里面有一条自家大哥的来信。信上说让周泽楷抽空去他别墅里一趟,周泽楷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才揉着额角下车,在天亮前匆匆睡了觉可也没睡踏实了,一大早上就从家里出来往这来了。

周家大哥说:“自然是有事。”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往厨房那里看了一眼,再转回头来对人说道:“帮忙。”

周家大哥挑了挑眉:“你找我帮忙?”周泽楷点头。

把周泽楷仔细看了一番,周家大哥抿了口咖啡:“倒是难得,说吧。”

周泽楷将一张照片递了过去。周家大哥放下咖啡杯接过来看了一眼,便皱起眉头来:“警察。”

周泽楷没作声,神色再自然不过。

周家大哥看着那张照片上一身警服的男人,警服倒是笔挺熨帖,人看起来可没个正形,虽然模样也是算得好看,却总觉得看着这人就透着股子懒洋洋的感觉。而这个男人手里还拿着把枪,手持着,对着一个镜头之外的人。

周泽楷说:“是,他叫叶修。”

周家大哥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弟弟,放下这张照片搁在一边,对他说:“好。我们这回就应该来谈谈我的事了。”


周泽楷开始同自家大哥谈话的时候,叶修已经解了手铐从酒吧楼上下来要往外走。

下了楼,酒吧里大早上没什么人,叶修也没在乎。昨天胡闹了一晚上,自己还被人上了手铐直挺挺地在床上躺了一个晚上实在是有点腰酸背痛的。

叶修叹息着“我的老腰啊”一边走了出去,酒吧里吧台里面坐着的人面面相觑。一个看上去更年轻正擦杯子的小伙子问旁边正拿酒的青年:“这……要跟大少爷说一声吗?”

青年瞧了他一眼:“小少爷到底还年轻,玩一玩也没什么。”

小伙子愣愣地说:“那就……不说了呗。”

青年笑了笑没回话。


叶修出了酒吧结果在街上看见了苏沐橙自己的车。

叶修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贴了黑膜的车窗降了下来,里面的美人儿没穿警服就是平常的打扮,还戴了副墨镜。

随着车窗往下降,苏沐橙摘了眼镜,小姑娘笑眯眯地说:“还好吗?”

叶修捋了把头发还没说话,里面后座发出了声响,苏沐橙继续说道:“昨晚方锐说,你调戏完人家小男生结果他转个身再回头你就不见了。我还以为……”

后座的车窗也降了下来,一股子白烟随着空气流动飘了出来。涂着艳红丹蔻的手指伸了出来,两指间夹了枝烟,随着车窗完全降下去,露出一张美丽的脸。

“抽吗,”楚云秀手指从发间穿过,捞了把自己的长发,叶修没含糊毫无不犹豫地接过了烟。楚云秀看着他吞云吐雾地模样啧啧道,“怎样,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叶修咬着烟说:“这可不是事后。”说着看了眼苏沐橙,这个从小养到大的姑娘给他做了个鬼脸。

楚云秀往外掸了烟灰趴在车窗上看着叶修,说:“你竟然是竖着出来而不是横着出来,那小哥不给力啊。”

叶修哭笑不得地说:“你们都听方锐说些什么呢。”

“那可不是位简单人物。”


叶修坐在车后排,楚云秀就坐在他旁边。叶修上车前两人就被苏沐橙勒令着掐了烟,这会儿一个人开着窗子吹清晨八点的风一个往窗外看景。

“连你都劳动了,”叶修抓了抓头发,看着楚云秀,“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楚云秀说:“也算不得什么太大的事。今晚上有个贩毒团伙在这边进行接头交易,我带人来撒网捕鱼,顺道看看沐沐的。”

“那看起来没我什么事啊,你也大清早在这等着我干什么。”

楚云秀撩了头发,说道:“当然是看你笑话啊。”

苏沐橙在前面驾驶座上“扑哧”笑了。


“说起来,接货对象可不简单,听说和那条道上的有点关系。”

“听说了是谁家低下的人吗?”

“听说是周家的。”

叶修摸了下裤包说:“有点意思。”


江波涛醒过来迷迷糊糊地走出房间就看见了周泽楷。

周泽楷正在挑枪。

江波涛一个机灵,原本还有点没睡醒的脑子彻底醒了,灵台可谓一片清明。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手指飞快,迅速地组装着枪,抓了把还没打理顺的头发开口道:“小周,这怎么了?”

拿着组装好的枪,周泽楷转过头来看着江波涛说:“今晚去见个人。”

江波涛也没问什么事,想了想问:“我跟你去?”

周泽楷收起枪点了点头:“接应我。”

“行,我去准备。”

看着江波涛往外走的背影,周泽楷觉得困意突然涌上来了,还没出声向江波涛讨要他房间的使用权,江波涛就头也不顾地说道:“快去我房间里睡会吧,看你那两个眼圈黑得快像熊猫那两撮毛一样了。”

周泽楷心里感激于这个好朋友的观察细微,可又觉得肚子里发空有些饿。周泽楷开始有些遗憾从自家大哥家里离开之前拒绝了“嫂子”共进早餐的提议,虽然于视觉的饱食上不能满足,至少可以满足下腹中欲望。

周泽楷揉着肚子进了江波涛的房间。


夜晚寒凉。

今日的月亮藏在一堆深色的棉絮云后头,吝啬地偶尔才透露出些微光亮来。乌云黑黝黝地压下来,想催促着什么。

男人坐在房间里,手里把玩着火机。

即便他已经为了妻子和女儿戒烟颇有一段时间了。他抬起手,看着屋中的光被手里的金属物件遮挡了,只从缝隙里透过一些落在他的眼睛上。

他握紧了那个打火机,他想,今晚对他很重要。

外面进来了一个人,直到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他才突然松了口气。他手下的人走过来,告诉他,有个人在外面想见他。

男人想了想,说:“让他进来。”


男人看着门被打开,然后看着年轻俊美的青年走了进来。

周家小少爷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他面前,带着寒夜冷风的凉意。

周泽楷低垂着眉坐到男人对面,颇为恭敬地叫了一生:“崔叔。”

这是一个晚辈给前辈应有的礼仪。

崔叔很年轻的时候就在周家低下讨生活,在这条道上讨生活。所以,他很早很早就知道,周家的规矩是什么,这条道上的规矩是什么。

手心出汗的男人知道,自己完了。

即便,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年轻人是他看着出生的,含着金汤勺出生的。

男人放松了握住打火机的手,笑着对周泽楷说:“小少爷怎么来这了。唉,快让叔看看,叔好久没看见你了不是。”

周泽楷没说话。


周泽楷看着男人桌上的相框,问跪俯在地上的男人:“可以看看吗?”

男人点头,周泽楷拿起相框,相框里的那张照片上,男人拥着他的爱人和他的女儿,笑得再是辛福而满足。

“很漂亮。”看着那个比自己小一些的女孩子,周泽楷说。

崔叔听到周泽楷夸赞自己的女儿,笑了起来:“是啊,很漂亮是不是。还好她妈长得好看。”

周泽楷轻声说话的时候好像在吟诵一章诗篇:“你很爱他们。”

崔叔直视这个青年,坚定地说:“是。”

周泽楷放下那个相框,定定地看着男人。

“抱歉。你知道,周家的规矩。”

年过不惑的男人趴在地上,小声地笑了起来:“是啊,周小少爷。我知道啊,我知道。”

“我知道周家的规矩。”

“我们为周家卖命的人是不能碰毒品这块生意的。”

“你记得?”

“我记得。”

周泽楷抛出了枪,丢到他面前说:“他给你的。”


周家不碰和毒品那坏人玩意有关的这种生意。

这是周家当年上这条道时候就立下的规矩,不论是周家的人,还是周家手低下的人。只要跟了周家做事,这就是要死守的规矩。

而如今崔叔既然有勇气碰了,那就是坏了规矩。

所以,周家大少爷给了他一把枪。

一把可以对准敌人,也可以对准自己的枪。


楚云秀带着人闯进来的时候正是枪声响起的时候。

男人死了。

叶修跟在楚云秀后面,看着青年背对着自己的背影。月亮从棉絮里短暂地挣脱了柔情,露出一点儿月光,照在男人站着的那块窗前的地方。

青年没回头,站的笔直。

“站住别动!”楚云秀话音落下,青年突然转过身来。

叶修看着周泽楷,说:“怎么又是你?”

周泽楷问叶修:“你,还管缉毒?”

“没,”叶修拍在楚云秀肩上被楚云秀嫌弃地甩开,“跟我大侄女来的。”

周泽楷对楚云秀说:“周家人犯的错,他已经选择了。”

然后周泽楷快跑两步一下攀上了窗台,一个翻身从窗子跳了出去。

等到叶修跑过去往窗子下面探望时,人已是不见。


打理完现场,楚云秀搭着叶修肩头问:“那帅小哥你认识?”

叶修正捏着烟要往嘴里送,点点头又摇摇头。

“就我出工经常遇见那冤家,”叶修吹了吹桌子上的灰也不大在乎地坐了上去,“沐橙应该和你说过吧。”

楚云秀连忙说:“说过说过。”

叶修突然很不自然地说:“还有……就是昨晚上那个。”

说到这,叶修愣了一下。

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天晚上周泽楷一揽他腰是为了什么。

周泽楷是想知道他带枪了没。


楚云秀一脸的意味深长。

评论(4)
热度(70)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