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论有个占有欲可怕的爸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二)

章二.小孩你谁啊

+与  @十七只长颈鹿 的联文

+力图带歪画风




孩子闹腾了一晚上,大早上倒是睡得很是香甜。

叶修整个人摊在床上,一动不动,昏昏欲睡,恨不得直接晕死过去,醉梦生死最好。

叶修半梦半醒推了推坐在床沿的周泽楷,声音飘乎得不得了:“小周,快睡睡,等会还要去俱乐部。”

周泽楷皱着眉没做声。

周泽楷现在很苦恼,从昨晚上他就这样坐在床沿边上等着那肉团子。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闹人得不得了,不仅要吃奶奶,还要让人陪笑陪哭陪睡觉。

默默在心里做鬼脸的周泽楷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真是幼稚得不得了。

周泽楷伸手似拍似捏的碰了碰叶修的脸:“好好睡觉,去洗澡。”

叶修听到周泽楷起身进卫生间关上了门,打着哈欠转身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是被奶娃娃的哭声给闹醒的。

叶修心里想着真是个小祖宗,一边爬起来哄孩子。叶修手忙脚乱地抱起孩子,扒拉着包裹着他的柔软布料:“来啊,让爸爸看看这是怎么了啊……”

然后叶修就面无表情地发现——

孩子尿了。

等鸡飞狗跳的一番折腾,又给喂了一次奶,小家伙不闹腾了,心满意足地竟然又睡过去了。

倒是叶修,整个人浑身无力任由孩子把自己当垫子的趴在胸口,一脸的生无可恋。

静了好一会儿,叶修偏了偏头看时钟,已经是十一点了将近十二点。

那么现在有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来了。

午饭吃什么?


对于一个没断奶的孩子来说,自然有奶就是娘,有奶就能过。

叶修可不行,大早上起来什么也没吃,饿得慌。周泽楷今天出门大概有些急,早餐没准备就出门了,估计是看叶修睡得正香也就没交代一声。

按照往常,两人往往是一起吃完早餐,之后该去俱乐部的那就去俱乐部,该打游戏的那就去打游戏。

自从住在一起,周泽楷很成功的以共进早餐这样的独特浪漫让叶修再也没能睡上懒觉。

轻手轻脚地把孩子抱起放到一旁,小家伙十分之给面子没醒过,睡得再是舒坦不过。叶修很认真地思考了会自己和叶秋出生那会儿也是不是这样吃饱了就睡的生活,揉了揉肚子决定去厨房找点吃的。

翻箱倒柜半晌,拿着仅有的两个鸡蛋捣鼓一会儿,叶修决定拿着剩余的一包面捣鼓碗面条。

不是方便面,不是方便面,真的不是方便面。

结果面下锅了,还没捞起来,外面睡客厅沙发上的小娃娃又哭了起来。“呜哇哇——”的哭声听起来哭得那叫一个动人,那叫一个惨烈啊。

叶修一听丢了筷子就要往外走,走得急了险些带倒了酱油瓶,还是发挥职业选手的手速最终才没泼了叶修一衣裳的酱油。

结果门铃响了起来。

孩子的哭声倒又突然停了。

叶修权衡之下,先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叶修看着她比周泽楷还小上一两岁 。女孩子红肿着一双眼,眼睛里都是血丝儿,眼睛里没什么神气,就用那样一双眼睛看着叶修,叶修有些怔愣。

女孩子搓了搓手,是十分局促不安的模样,偷偷在向叶修身后窥望。女孩子拿着一双哭红了的眼睛看着叶修,有些小心翼翼地说:“我听到你家有孩子的哭声……请问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

女孩子说到这跨上前几步,突然一把拽住了叶修的上衣下角,小声地说:“求你……”

“就让我……看一眼……一眼就好。”

叶修看着那个女孩子,大概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往旁边让了让说:“进来吧。”

女孩子犹豫了一会儿,眼睛更红了,然后踏了进去。


周泽楷中午一般在俱乐部食堂解决午饭,因为家里那位不太爱做饭。

但是今天由于俱乐部那边出了件不小的事以至于周泽楷在那也没什么用,周泽楷就以寻求荣耀前辈帮助为由顺道回家吃午饭。

结果刚踏进家,就觉得家里气氛不太对。

客厅沙发上坐着个女孩子,周泽楷进家的时候就用一双红肿的杏眼看着他,而女孩子的一双手有些颤抖,正抚摸着……额,他和叶修……名义上的儿子的肉脸,那孩子竟然也没哭闹。

周泽楷压下想出门看看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的冲动,然后,同手同脚开始往里面走。

叶修端着自己煮过了的一碗面愁眉苦脸地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周泽楷走进来有些惊讶地说:“小周你怎么回来了?”

“嗯……俱乐部,有事。”说话的时候,周泽楷先是深情地看了一眼叶修,再转头看着沙发上的女孩子。

叶修没给他解释,果断抛弃了极其失败的一碗面,让客厅走:“先坐吧。”周泽楷走了过去。


周泽楷、叶修、连同那姑娘一人占据了一个沙发,孩子就在女孩子旁边,形成了一个奇怪的三足鼎立之势。

周泽楷缩着大长腿坐在小沙发里,叶修坐在他对面。叶修一只手杵着下巴一只手去拿柚子。

剥柚子皮的时候叶修对周泽楷说:“这是隔壁隔壁那栋家的姑娘,她来这是为了……”说到这叶修顿了下来。

女孩子抽噎的声音响起来:“我……我的孩子不见了……我母亲说……把他送人了,就是……昨天。”

周泽楷望着叶修,叶修脸上没什么表情,继续剥柚子皮,动作反常的慢。周泽楷转过头去问女孩:“你的?”

女孩子愣愣地看着他:“我……不知道。”

周泽楷沉默了,女孩子断断续续地说:

“我……我是……未婚生子,”说到这的时候女孩子艰难的停顿了一下,摸了摸孩子的脸继续,“他……出生的时候,我母亲就把他带走了,我……我不知道他送去了哪里。”

周泽楷懂了,不论这孩子是不是她的,这约莫都会成为女孩的一种慰藉吧。

女孩子说:“你们……毕竟是两个大男人,不太会照顾孩子吧……”

女孩子明显也知道这话说出来不大对,低下头却还是硬着头皮说:“对不起……我希望我能照顾他。”

周泽楷沉默了。

虽然他知道一个初为人母的女孩子或许并不能比他们好多少,在照顾一个孩子这方面。但,他无法反驳一个母亲。

叶修剥好了柚子,先递了一瓣给女孩问:“你能吃吗,”女孩愣了愣摇头说“不吃”,叶修又伸长了手递给了周泽楷,塞进他手里,“凉性的,降火。”

周泽楷问叶修:“你同意了?”

叶修看着那个被他取名叫“小云”的孩子,吞下了柚子说:“不知道,你决定吧。”

周泽楷没说话。


叶修是真心喜欢那个孩子的,周泽楷知道。

周泽楷其实挺喜欢那个孩子的,叶修知道。

两人肩擦着肩平摊在床上,叶修问周泽楷:“会不会后悔?”

周泽楷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周泽楷撑起身子压在他身上说:“怎么会。”

叶修摸摸他的耳垂,笑了。

然后,门铃又响了。


周泽楷和叶修站在门口低头看着那个孩子。

小孩子还没到叶修腰呢,只比周泽楷膝盖高出一截,小孩子仰着头奶声奶气地问:“阿云呢?”

评论(5)
热度(181)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