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趋光性 1

(不正经的)黑道周×(不正经的)叶

此处题材甚少了解,各种私设和胡编乱造出没。不符合广大人民逻辑处见谅。

*脑洞来源大概可算是《史密斯夫妇》

 @CRan君 你的点文!嘿嘿嘿。




《趋光性》

那只白皙的手打了个响指。

叶修吹了个口哨:“嘿,帅哥,有兴趣来一杯吗。”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没兴趣。”


“嘣——”

周泽楷从一片爆炸的火光里跑了出来,飞快地在地上翻滚几圈站起。

爆炸的回响敲击着脑仁,周泽楷一边跳起跃过障碍物一边调整了通讯器。

那边传来紧密的按键声,江波涛的声音穿过机械传了过来,不慌不乱地告诉周泽楷:“小周,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警察已经出动了,还有五分钟左右就到现场了。”

周泽楷持着枪从墙角闪了出来,然后定住。

江波涛听到里面遽然安静,只听见周泽楷呼吸的声音。

不,还有一个声音。

子弹上膛的声音。

“不……是现在。”


叶修的枪就指着周泽楷心脏的那个位置,而周泽楷的枪也已经对准了他的额头。

隔着一段距离,叶修笑着对那个看不清脸的人说:“嗨,好久不见啊。”

“——一枪穿云。”

然后蹲身在周泽楷的子弹擦过他的头皮之前一个滑铲,双方就此打破僵持。


叶修缩在警车的后座里,一身的伤,最终那个人逃脱了。

那场快而迅速的对决里,枪支脱手之后,便是肉体与肉体的比拼。只是很可惜,叶修和对方纠缠那么多年,在近身战里从来没有机会得手过。

叶修手上挨了一刀,他抬起头看着自己举高的手心里一手鲜血,滴滴答答落着。

对方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记得,子弹擦着肩头飞了过去,然后叶修手里的那把枪就被踢得远远的。

说起来真是孽缘啊。

叶修修长的手指捏在自己的领带上扯了扯,露出锁骨,皮肤透着激烈角逐后的红色。

叶修舔了舔嘴唇。

来日方长。


说来叶修同周泽楷的纠葛可以追溯到周泽楷第一次进这道上的时候了。

那时候周泽楷干净得很。

一张白净俊美的脸多具有迷惑性啊,这也是轮回组织拉他上道的原因,更何况周泽楷还有那么一个家族背景。

多好的苗子啊。

第一次的周泽楷就做的极其干净利落 ,下手善后一气呵成,结果时运不济遇上了叶修。

叶修当初虽没能给周泽楷逮进了监狱里,可也把周泽楷当时的据点给端了,算是添了不小的乱子。

两人斗智斗勇到了现在,周泽楷都已经是道上的前辈,叶修还在和周泽楷杠着。

对于两人三天两头就要动上手一回这种事,周泽楷的组织内部都已经习以为常。

周泽楷回去的时候,血流了半身,江波涛很冷静的看着他说:“又遇上了?”

“是。”手臂上的伤周泽楷在半路上扯了衣服草草包扎了,江波涛转了一圈找了药丢给他。周泽楷伸手接住,江波涛拿着纱布走了过来。

周泽楷给自己上药的时候,江波涛一手握着纱布一手还在搁在腿上的电脑敲击不停。等周泽楷自己上好了药江波涛给他裹纱布的时候,江波涛莫名来了一句:“如果不是知道,你两这看起来真像调情。”

周泽楷没说话,心里只想,你见过有谁调情是端着机关枪对干的?


周泽楷长不仅正,而且俊。

这是毋庸置疑的。

周泽楷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站在酒吧里那也是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即便他正给人送酒。

自从周泽楷来这个酒吧打工以来,那可是吸引了不少的顾客,不论男女,当然,来这里的自然男多于女。

这是个GAY吧,虽然它GAY得不太明显。

所以,叶修被人拉着进酒吧的时候也没太在意。毕竟叶大警官可是忙得不像话,或者说酒吧这地方,喝不了酒的人哪能想着来啊。

叶修一眼就看见了周泽楷。

那个俊小伙,显眼的不得了。白衬衫牛仔裤,一身干净的少年味。带着个眼镜可镜片下的一双眼睛可灵气得很,刘海扫着眼尾略遮住黑黝黝的细长眼眸,搔着人心头痒。

一开始,周泽楷背对着门口,叶修并没注意到他。可是等人转过头不经意的那么一眼,叶修就挪不开步子了。

清澈的眼睛,里面干净又明亮。而再往下,叶修看着那段柔软白嫩美好的脖颈,真想一口咬上去。

噬肉吮血,一点一点的把人吞食下肚。

叶修舔了舔嘴唇。


这间酒吧实际上是周家的眼睛,周泽楷最近没什么任务闲了下来,无事就来这打发时间充当个服务员,顺便意思意思带动下经济。

周家现如今是周泽楷的大哥掌实权,两兄弟关系不错,周泽楷底下也没有更小的弟弟妹妹了。当时被人放任到道上,周家长辈们大多都生了一顿气。

周家大哥倒是淡淡地笑了笑,他很清楚自家小弟是个什么样子的角色。周泽楷适合这条路,能比周家任何一个人都更出色。

周泽楷知道他大哥是个GAY。

所以当时知道自家情报点竟然是个GAY吧,倒也没惊讶。只是面无表情的问他大哥的男朋友:“不怕?”

他大哥的男朋友很和蔼地对着他笑了笑说:“不怕。”

然后慢悠悠地上了楼进了房间。周泽楷挥一挥衣袖,走了。

只是第二天去自家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结果被自家大哥秘书委婉地含蓄地告知她的BOSS还未能来上班,于是,周泽楷挥一挥衣袖又走了。

周泽楷上头还有个姐姐,在国外管理国外的家族事业。

周泽楷的皮相生得最好,就连自家姐姐也自愧不如。再加上又是家里小辈最小的,从小冷静不哭闹,除了不喜欢说话这点颇为遗憾,倒很是招人疼。


在GAY吧这种地方遇见叶警官,周泽楷说不惊讶是孙翔也不信的。

周泽楷带着礼貌性的笑容放下酒杯收获女孩子一个红透脸庞的笑容之后,拿着餐盘直起身来就这么一瞥。然后就看见了叶修,周泽楷愣了愣,身体却先一步反应往腰上一抹,结果苦恼的发现,并没有带着任何武器。

见对方没动静,周泽楷也觉得无趣,转身回去继续服务生的工作。还没走出两步,被人叫住了。

周泽楷回头望向叶修, 叶修没穿警服,穿了件熨帖的长袖衬衫明骚又禁欲,衬衫解了上面两个扣子,露出白得不像话的一片肌肤。袖子上的扣子也被解开捞了起来,手表把那手腕衬托得愈发纤细不堪。

周泽楷抬了抬眼镜,神色自然的把人打量了遍。

叶修的一个响指打响,全场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周泽楷一直觉得叶修是个直男。

在叶修一句话出口后,周泽楷觉得自己看错了。

你两这看起来真像调情。

周泽楷突然就想起了江波涛那天说的话。

“没兴趣。”

周泽楷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可真像调情。


周泽楷把调制好的鸡尾酒放在叶修面前。

一言不发转身就要走,然后被人抓住了手腕。转头看着叶修,叶修风轻云淡地松开了手。

又问:“怎么样,有兴趣吗?”

周泽楷还是回答:“没。”

叶修晃了晃杯子:“最后一次了哦,有没有兴趣啊,帅哥?”

周泽楷不想再说话,转身要走。

结果措不及防被人快速拉了一下甩在了沙发椅上,叶修撑着椅背俯下身来说:“怎么就想走了呢?”

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靠的越来越近呼吸全砸在周泽楷肌肤上要炸出朵朵红花来。叶修在周泽楷耳边吐息 :“我可还没玩够呢?”

说完,把周泽楷具有肉感的耳垂含进了嘴里,在嘴唇上舔弄了一圈。

周泽楷没推开,只坐着,不冷不淡地问叶修:“你知道,这哪?”

叶修含糊不清地笑了,咂摸着嘴咂摸出出水声来对他说:“你要和我说这是你的地盘?”

周泽楷说:“GAY吧。”

叶修顿了顿,眼角瞅了眼早就不知道跑哪鬼混去了的好友,学着他的语气不冷不淡地说:“那又怎样?”

“楼上有房间。”

叶修这下停了手,如此明了的暗示真是跟这人略有腼腆的外表相去甚远,调戏人反而被人调戏了,叶修只能扼腕叹息,万万是没想到。

叶修往后拿了那杯颜色艳丽的鸡尾酒再顺来了好友之前倒了半杯的啤酒,将鸡尾酒递给了周泽楷,自己端着啤酒说:“干了,喝了好干事不是。”

周泽楷一揽叶修的腰两人完全贴在意思之后,莞尔一笑接过了酒杯。


第二天早晨叶修醒来,头痛欲裂不说,只觉全身凉飕飕的,笔直的躺在床上往下面一看,得,全身不着一缕,被扒了个精光。哦,倒还剩条内裤聊以遮羞。

双手被手铐给绑一起,桎梏在身前。叶修抬起手臂仔细看了看,还是他自己的手铐。

叶修除了酒醉头疼以外,全身舒爽,他可以确定昨天晚上两个人之间有关肉体与肉体的欲望这种事完全没有发生。

叶修慢悠悠地双手伸长超过头顶,手指探进枕头底下找寻了半天,结果没找到自己想要的。只好侧身再一转,面朝下脸对着床褥,弯着腰又伸进枕头底下找了找,摩挲一会儿摸到了细铁丝握在手里。

靠着铁丝花了点时间撬开手铐,叶修活动活动勒出红痕的手腕,呵呵笑了两声。

“好小子。不过还嫩了点。”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121)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