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画室里的猫咪白

纯情小天使们是怎么谈恋爱的——

美术生师哥周×美术生师弟叶

之《画室里的猫咪白》






叶修是个学画画的。

好巧,周泽楷也是个学画画的。


叶修小周泽楷半岁,正读高一。

周泽楷高二那年,报了美术班。

去见老师那天,阳光正好,周泽楷站在画室所在楼房面前抬头看着青蔓爬墙虎盘踞的白墙,玻璃窗上还有记号笔留下的简笔画。

老师领着周泽楷上了楼。

木阶上去就是宽阔的台子,木地板踩起来咯吱咯吱作响,周泽楷从楼梯口探出头来一眼就看见了叶修。

叶修就坐在那,干净透亮的大面落地窗旁边。他咬着铅笔杆子,手下却是不停,手腕转动。对着阳光照耀过来周泽楷看不清画了个什么的画纸,眉头就那么微微一皱,就出了相逢何必曾相识的韵味来。

是后来周泽楷才知道,叶修之所以咬着笔杆子,是因为烟瘾上来了。

老师走在前面,察觉周泽楷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看了看这个新收的学生,再回头看了看坐在一堆美术用具里浸润着阳光作画的得意门生。

老师问:“诶哟,小周你哪个学校的啊?”

画室里从下来上来的地方四周是木墙板,而走过去一段迎着外面的两面都是玻璃,空气里还带着水果香味。光从玻璃外面穿了过来,撒了一地的。叶修身上也兜了一身阳光,发梢在阳光低下闪闪发亮,一闪一闪的啊就像眨眼的星星。

周泽楷被横出来的画架脚绊了一下,老师悄悄得把画架子挪了挪。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对老师笑了笑,老师正在往烟盒里拿烟,也不知怎么又把烟抵了回去,烟盒丢在了堆放画纸杂物的桌上,还顺带无奈地叹了口气。

周泽楷报了自己重点高中的名字,老师笑眯眯地说:“看见那边的人了吗”,老师指了指专心作画的人,“挺巧的——”

“他是你学弟。”


叶修听到说话声,抽空撩起眼皮子看了眼楼梯那边。结果这一瞥,恁是再没能收回目光来。

那里站着个模样清俊的少年,脸庞才将将显出些棱角来,很是好看。宽肩窄腰,身形修长,两条腿又长又直。看上去比叶修自己大上些,虽已看出极好的容貌,却脸上还带有少年人的青涩。

但,这人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啊。

正在人物速写进行时的叶修眼前一亮。

叶修抽了咬着的软铅,挪动了画板指着周泽楷说:“就你。站过来点,啊,再近些。没错,就这样,别动啊。”说着手下唰唰唰的迅速动作了起来,一枝铅笔在纸上虎虎生威:“等我一会儿。”

画着画着又好像不满足似的,捏着铅笔抬了抬自己的黑框眼镜又说道:“你倒是把衣领拉下来点啊!啊……对,对,就这样,露出锁骨来……”

结果周泽楷连画笔都没摸到,倒是先给人当了回写生对象。

后来,叶修的那张画被老师裱了起来挂在了画室最显眼的地方。

之后,每次周泽楷进画室都觉得特别的耻。


老师还带着个幼儿绘画班。

周泽楷每次提着东西来学习时都能看到一个个白团子团团坐着唧唧喳喳的说话,胖乎乎的手握着蜡笔在画纸上涂涂抹抹。叶修就坐在一群小孩子里,咬着他的铅笔,然后,周泽楷走了过去。同他一起,一同坐在了一群孩子中间。

老师就带了叶修和周泽楷两个高中生,其余的都是周泽楷的小妹妹小弟弟们。

一个个的眼睛还在是大大的,圆圆的,像两颗黝黑的圆宝石。每次看见周泽楷进画室,小女娃们就会扑过来抱住周泽楷的腿叫“哥哥”。

周泽楷笑着弯下腰去摸摸小孩子细软的头发。

这个时候,叶修会撩起眼皮看看他。

周泽楷讨小孩子喜欢,他坐下拿起画笔之后总有女孩子围在他身边,大多时候叶修都会慢悠悠地挪腾过来。周泽楷沉浸在绘画中,叶修会抽空静静地看着他作画。

然后,在合适的时候瞅瞅一群小女娃,一本正经地同周泽楷说:“小周,你这里不对啊……这里……应该……”

说着话叶修会抓住周泽楷的手,周泽楷从初时的略微惊讶到后来已经再是习惯不过。叶修的手很软,周泽楷面不改色的看着叶修的手腕灵活上下移动,他自己的手就那样被叶修拉了包在手里,也随着叶修的手带动铅笔画出线条。

叶修的手,手指虽长,但却比周泽楷的手小上一些,极其微小的差距,但学习画画的人大多对好看的事物有种特殊的爱好,周泽楷就是。

周泽楷喜欢好看的,形状姣好的手。 

就好如叶修的手。

周泽楷低下头,心里默念着三庭五眼,站七坐五盘三半。


“这样……”叶修松开周泽楷的手,拍了拍满是铅笔灰 的手,拍了几个印子。然后退后几步,满意地看着那画,“就对了啊。”

周泽楷搁下铅笔,转头对叶修说:“谢谢。”

叶修摆摆手说:“不客气。”

一旁搬着小板凳坐着的小孩子们默默捂上了脸。


时间快时说白驹过隙,慢时那得说如隔三秋。

学画画的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或许是日子过得太过平淡,命运就得给你投个手榴弹,平地一声响。

入了秋,周泽楷放下画笔时已是夕阳西落。周泽楷活动活动冰凉的手,转过头去望向叶修。叶修正支着下巴认真的靠着画架子上的画,周泽楷很少看到叶修很认真的模样,叶修画起画来总是闲适的。

叶修最终没有落笔。

搁下笔好像还沉浸自己的思绪里,叶修转过头对上周泽楷的一双眼睛才知道原来一直有个人在看着自己。

然后慢吞吞露出笑来:“小周啊,画好了吗?”

周泽楷点头。

叶修站起身来说:“那回家吧。”


两人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提着纸袋往外走时在木梯上遇见了把一群孩子送下去欢欢喜喜见父母的老师,老师说:“不早了,快回去吧。”

两人同老师告别。

出了门就看见个男人以极其悠闲的状态靠着墙站着,看着两人走了出来,把他们来回发亮了一番,突然抿着嘴有些调侃意味的笑着望两人。

周泽楷没懂那个目光,之时礼貌地回笑,同叶修下了楼。

大概是老师的朋友吧。

周泽楷这样想着偏头问叶修:“饿吗?”


过了几天,周泽楷提早来画室时,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只是说来场面有些不自在。

上楼要进画室,结果画室的门却是被人锁上了。老师通常来得很早,以往周泽楷不管提前多久来,画室的门都已经开了。

周泽楷想了想,抬手敲响了门。

门里“碰——”的一声,大概是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木地板咯吱咯吱的声音由远及近由轻至重的传了过来,到了近门前却是停顿了几秒,门才被打开。

周泽楷看着衣衫有些凌乱,衣领被随意扯得露出一小段锁骨的老师,神色显出些疑惑来。

倒是老师揽了把头发说:“小周,来得挺早的啊。”说着往旁边靠了靠让周泽楷进去。

周泽楷踏进去往楼上走,结果上了木梯就看见之前遇见的那个人站在 那里,看见他,歪着头想了想,好像想起来他是谁。礼貌地微笑着拿起了一旁的外衣搁在手臂上。

周泽楷点了点算是问好,看着对方往他身边走过往楼下去。老师这时候正好上楼来,那男人眼睛里飞扬出一些周泽楷看不懂的光彩来,男人走出去揽了揽老师的肩,说:“那我上班去了啊。”两人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周泽楷看着远去的背影,盯着男人后颈上的细小红痕,直至对方消失在视野里,才回过头。

周泽楷在楼梯口站了半晌,直到叶修来了。叶修在后头推了推周泽楷,说:“小周,你怎么不进去啊,站这干什么呢。”

周泽楷说:“没干什么。”


自那日后,周泽楷一直很疑惑。

随后几天一直陷进一种解不开的困惑中。

直到再一次见到那个男人,周泽楷终于知道了那一天的不对劲究竟是何种原因。

周泽楷家同叶修家从画室回去在同一个方向,两人自打在画室相遇后,一直是一起回家再然后在某个岔路口分道扬镳。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在路上,叶修看着自某天开始越发沉默的周泽楷,正想开口随意找个话题,结果一直心不在焉的周泽楷开口了。

“忘东西了。”周泽楷翻翻口袋,说道。

叶修欲出口的话被憋了回去,只得说:“那回画室去拿吧。”说着就要往回走,周泽楷一把拉住了他。

“不用,我去。”周泽楷向来是言简意赅,叶修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随着时间越来越向冬天靠近,夜色降临得越来越早了,此时夕阳已经没了踪影,天色已经泛黑。

叶修不在意地拍拍他:“走吧。看你这心神不宁的样子,要是被人给买了,我……会被你爸妈打死的。”

周泽楷知道他自然是玩笑话。

两人加快了速度往画室折了回去。


黑夜里的白墙绿爬墙虎又是不同的风景,周泽楷瞟了一眼,便上了楼。

踏上几阶还没拐弯就被叶修拉住了,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结果就看着叶修的神色有些不对。

周泽楷张了张口,还不及出声,上面传出来的声响就让周泽楷闭了嘴。

极其隐晦的水声,绵软的肉体与另一个肉体亲密接触的声音,带着点放纵却又压抑非常的呻吟,间或有衣料与衣料摩擦的声音。

“放开。”纠缠的间隙,有人开了口。声音被压得很低,但周泽楷和叶修都分明听出了那是老师的声音。

周泽楷觉得十分的尴尬,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手脚都有些不自然。

在这时候,叶修突然开口叫了一声:“小周。”叶修没压住声音,平常的语调传了出去。上面的两人明显听到了,细微的整理声从楼梯上跌了下来。

周泽楷茫然地转过头去看叶修,叶修神色自然地往上走了。

周泽楷走近了,黑暗里就看见老师和那个男人,周泽楷见过两次的那个男人同老师站在一起,两人的脸颊都带了红,老师的耳根已经红透了。

叶修看见老师打了招呼,神色有些惊讶地说:“老师,你还没走啊。”

老师说:“是啊。你两这回来是谁东西落着了吗?”

叶修说:“小周东西落这了。”

老师:“门还没锁,快进去取吧。”

叶修说着“谢谢老师”便拽着周泽楷进去了。

两人都很沉默,木地板踩上去还是会咯吱咯吱地响,在昏沉的夜色里有些吓人。

周泽楷弯腰俯身去收拾东西。木地板又在咯吱咯吱地响,大概是叶修走近了。

叶修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还是在叫他。

“小周。”

周泽楷抬起头来。一个东西贴上了他的嘴唇,柔软的,轻轻地。

周泽楷整个人愣住了,看着叶修拉开了点距离,微微侧过头去,舌尖探出一点儿在嘴唇上滑过。

叶修红了耳根说:“味道还不错啊。”

“谢谢款待。”


一句话BE——

(因为某种原因,此句屏蔽ing)

评论(14)
热度(55)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