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美人,伸手

【青青子衿】

混杂各种各样个人所知背景,觉得熟悉吗?

没错。就是你想那样。



叶修与周泽楷师出同门。

周泽楷自小习武,练得一手好剑法。而叶修自幼同师父,即周泽楷的师叔,尝百草治百病。

两人各居于门派中一峰,说来并算不得亲密,可奈何命运弄人。


夜凉如水。

月色滚着银边儿,月华流淌在地上。房门掩阖上,却盖不住里面泄露出来的缠人呻吟声。

一轮辗转,周泽楷撑着床贴着叶修耳旁喘息,两人裸裎相对的模样,真是羞煞人也。叶修生了一身湿汗,嗓子正是缺水时候,哑哑的叫人想入非非。叶修浑身酸软无力,伸手推了推周泽楷,两人的汗水融在了一起,肆意在肌肤上流塘。

“好些了吗?”叶修正是困意上涌,累得没了精力,迷蒙着眼睛问周泽楷。

周泽楷将叶修的耳垂慢慢地含进口中,舌尖挑逗舔弄着含糊不清地低声说:“不好。”

说完话,压着人便深深楔了进去,叶修小声呻吟着,脸色愈发红透。

“混……混小子。”


叶修同周泽楷也曾经是关系简单,交情一般的师兄弟。

究竟是如何成为行床笫之欢,一同翻云覆雨的,这说来话长,着实像美姝齐聚那一峰上的姑娘们看的话折子。

戏文自有戏文的美,人生自有人生的妙趣。

叶修同周泽楷鱼水之欢的初回,周泽楷站着低头看他,神色叶修竟看不真切,周泽楷问他:“不后悔?”

叶修想,医者怀仁心,救人的事哪能说后悔的啊。


叶修带着药物匆匆奔向周泽楷居所时候,周泽楷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见人半个多时辰了。

峰上弟子皆忧心忡忡的望着这行医救人的师叔,满脸希冀,叶修只笑笑,踹开了门。

屋里颇凌乱,地上散落着衣物,看到这物叶修就算不懂,可接下来的声音,他就不得不懂了。男人带着欢愉畅快的声音,细细的水声,粗厚的喘气声。叶修面无表情的转过了身,锁上门,走了进去。

周泽楷的剑横了过来,红了眼:“出去。”

叶修看着那双布满血丝泛红的眼睛,倒慢悠悠的想,嗯,像苏沐橙养的兔子。

“伸出手来,让师兄给你看看,”叶修手心向上伸到了周泽楷面前,“不要右手。”

周泽楷拢着衣服,雪白的中衣底下有着漂亮的骨骼。周泽楷看着他,有点发愣,叶修觉得这样的周泽楷呆呆的,更像那兔子了。

最后,左手送了衣襟,送到了叶修面前。衣襟散开,露出美好的锁骨,也袒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来。

叶修没去看周泽楷被情欲困扰却负隅顽抗的模样,专心致志的给其诊脉。

不一会儿,皱了眉,叶修正襟危坐问周泽楷:“走火入魔。”

叶修问:“上次下山去你碰到了什么?”

叶修又问:“怎么会曾中那媚人的药物,还不及时解决以致近日把残余的药性后了出来。”

叶修再问:“你看到了什么?”

周泽楷沉默不语。


周泽楷自小入了门派,鲜少下山。

年岁渐大,也时常受门派所托下山办事,但毕竟年纪尚算小,在叶修眼里周泽楷还不过是个半大不大的青年,介于少年与青年。

可这样的青年却已经是门派中的“第一剑”了。

叶修叹了口气,解了腰带。

周泽楷怔怔地望着他。

“想必你也不愿欺负一门子师妹们,师兄我替你解决了吧。”

叶修说着解了衣襟,又叹了口气。


说起上次下山,周泽楷真是不知如何说清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一堆事情。

上次承了掌门师兄的嘱托,周泽楷下山,去往濮阳城。而要寻的那件事物的主人却是在那花楼里寻花问柳。

周泽楷无奈往那花楼里投了进去。

结果被一群姑娘围在里面,这个摸摸胸膛,那个掐掐面容还念叨着“公子的皮肤可真嫩滑啊”的时候,周泽楷的耳朵全然红了。

为了躲避那群酥胸半露的姑娘们,周泽楷慌不择路撞进了间昏暗的屋室里。

年轻俊美的公子被潇洒清俊的青年抱在怀里,口齿纠缠,衣衫半解,将那交错的地方半遮不遮。

周泽楷已然是蒙了。

之前饮下的酒还在肚子里,火烧火燎的,酒香犹存盘着鼻尖。两人惊讶地望着他,等周泽楷回过神了,整个脸遽然红了,红得几能滴血。

周泽楷匆匆道别,退了出来,关上门就听见里面一声喝:“你个混蛋!”

听着“哎哟哟——美人儿可别气了”的声音周泽楷也顾不得,转头就跑。

等回了下榻的地方,火还在烧着,周泽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无奈解了衣裤。

周泽楷记得,那华贵公子有着一双漂亮修长而且骨节分明的手,就那样攥着青年的衣袖,随着衣袖晃动。

周泽楷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

周泽楷自个儿摩挲自己的阳物时,闭着眼,脑海里便想出一双白嫩修长的手指,细细的轻轻柔柔的为他纾解欲望。

释放过,周泽楷仰躺在床上,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身体并无大碍,再后来,回到门派里,这事,大概也就揭过了。

却不想,周泽楷每每练武之时,总不自禁回想起那日的一幕幕来,心神不定最后竟是走火入魔。

倒难为了他那叶师兄了。


周泽楷啃咬着叶修的脖颈,叶修仰着头任由着他,手里包裹着周泽楷的热物,摩挲着。

周泽楷看着那双手,也是修长白嫩,骨节分明得更加好看。不,不一样,叶修的这双手,更是好看。

严严实实的包裹着他的东西,就好像专门为这个事儿而生的。

周泽楷抬头咬了咬叶修的耳垂。

他眯着眼,像咬着猎物的狼首领。


等屋里静下来,自午时叶修提着药物来时,已是翌日。

门里外都静悄悄的。

叶修被弄得睡睡醒醒,像正在那经历大风雨的轻舟上,几乎要把他翻了。

叶修也红了一双眼睛,比周泽楷的更红。倒并非憋红了的。

两人都喘着气,气息不稳的叶修问周泽楷:“你知道你那日寻得东西的主人是谁吗?”

周泽楷:“……”

叶修解答:“是个不得宠的王爷。”

叶修接着问:“那你又知道你看到的那两人又是谁吗?”

叶修自己解答了:“山下无事不知的那位和他夫人。”


叶修身上几乎没一块好地,周泽楷环着叶修的腰看着他笔直的脊椎骨。

周泽楷走火入魔后落了毛病,自此每月到点叶修不得不带上换洗衣物到周泽楷峰上住上两日。

可以说,这两日可谓极尽靡奢。

叶修困得不行,已是睡了。周泽楷凑过去,在叶修颈上显眼地方留了个牙印。周泽楷握住了叶修的手,自己的五指嵌进叶修指缝里。

周泽楷低声在叶修耳边说:“青青子衿……”然后便是顿住。

叶修懒洋洋地接了下句:“悠悠我心。”

评论(7)
热度(99)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