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白杨礼赞

那时候的周泽楷像白杨礼赞里的白杨树。

挺拔,笔直,坚韧,岿然。

黄土高坡上的常青树。


“周泽楷。”

有人叫着周泽楷的名字。

“……”

“小周。”

狂风混着沙土刮过脸颊,那时火辣辣的痛感自记忆里蜂蛹而出。

“小周……”

带着蜜糖的毒药灌入了喉咙,舔舐伤口的小兽舌上带了倒刺,贴合亲吻的唇舌送进了罂粟。

那种美艳又欲罢不能的花,侵染了伤口,深入骨髓。

缓而低沉的嗓音,说出口的话一声比一声轻柔。

教有情人失魂的泥沼拉扯着人下坠。

枪声。

爆炸声。

人体倒地声。

还有叶修的声音。

“小周!”


周泽楷清醒了。

猛地睁眼坐起,身旁的人愣愣地看着他。周泽楷没说话,穿着白大褂的人只是转头向外面提高了音量:“醒了。”

军队里的张副官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小周!我的娘,你可算醒了!”

周泽楷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问副官:“他呢?”

副官看着他,没说话。

周泽楷心里其实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是只执着地重复问着:“他呢?”

“他呢?”

“叶修呢?”

当周泽楷说出这个名字时,他转头正视着副官的眼睛。

周泽楷的一双眼睛,可好看了。以前那双眼睛里啊,是亮亮的,眼角是微微上挑的,对着人时是露笑的。

可现在,副官看不清那双眼。

那双眼的亮光没有了,那点儿灵气没了。

也不再上挑了,眼睑下耷拉着遮了大半黑黝黝的眼珠子。

副官突然心里发酸。

周泽楷就用这么一双眼睛看着他,里面什么也没有,却也好像什么也没有。

副官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周泽楷张了张嘴,缺水起皮的嘴唇上下碰了碰。可没有出声,他低下头,弯曲了背脊,好像要把自己埋进白色的被褥里。

副官听到周泽楷小声的说。

“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

副官听到这,心里的酸涌上眼眶,伸手抹了把脸。


“我是一名军人!”

“我在此立誓,我将保卫我的国家,直至死亡!”


“记住,你是一名军人。”

周泽楷记得,这是叶修上战场前对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不是个带语气的句子,只是那样平淡的陈述的话语。

黄昏下的越野车上坐着个穿军装的男人,夕阳像个大荷包蛋,吃起来香酥脆那种。男人坐在前车盖上,军靴也踩在车盖上,手里还夹着枝烟。烟头冒出的白烟是对情绪的掩饰,对他是,对男人也是。

周泽楷对男人行了个军礼。


叶修看着那个青年。

不愧是白杨树,行军礼都再是端正不过。

腰杆笔直。

一个男人,作为军人的这个男人身上,有远胜于容貌的风骨之美。

风骨之美,傲雪欺霜。


“行了吧,收了你的礼。”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周泽楷垂下了手,黑曜石样的眼睛里熠熠发光。

光穿过了漂亮的琉璃珠子,折射到叶片上,融进了光影跳动里。

男人丢了烟蒂,吐出最后一口白烟。抬头认真的看着青年,眼睛里幽幽一潭湖水。

周泽楷微微一笑。

黄昏正好,黑夜将临。


“我明天就要到前线去了。”

叶修这样对周泽楷说。

周泽楷并不惊讶,他说:“我知道。”

叶修喜欢周泽楷笑,周泽楷一笑,那褪不去的青涩就跑了出来,干净得像白纸。

叶修想对周泽楷说,你笑起来好看,多笑给我看看。可想想却没说出口。

周泽楷手背在身后,叶修看不见。周泽楷问他:“有事?”

叶修说:“有事。”

风起了。


青年看着男人,眼眸干净得不像话。所有的话语都藏在了一双眼睛里,多有趣的一个人啊。

风穿过发丝,男人倾了身靠过去。

周泽楷没有回避。

男人对青年说:“你笑起来好看。”

月亮快升起来了吧。

像个月饼一样的月亮。


周泽楷走在回去的路上。

背对着叶修慢慢远去。

叶修攥着自己最后的一包烟,是老魏塞给他的。叶修收下了,即便他决定开始戒烟。

叶修还没有说出预先准备好的那番话。

啊,那番话是——

我喜欢你,小周。

你愿不愿意等我回来。

叶修松开了手,蹂躏许久的一包烟掉进了尘土里。

比什么都卑微的尘土里。

可尘土里偏偏生出了花。


男人追上了青年。

他抓着青年包裹在军装里的手臂,青年转过了头,望着他。

眼睛干净又漂亮。

男人对青年说:“我喜欢你。”

青年笑了起来。

那个笑容青涩又好看。


周泽楷低头碰了碰叶修的额头:“嗯。”

叶修知道,等他回来那句话是多余的了。

他抬起头亲了亲周泽楷的嘴唇。


男人说:“等我回来。”对青年。

温柔又坚定。


送叶修走的那天,周泽楷军装熨帖,站姿笔直。

周泽楷对叶修行了最后一个军礼。


圆圆的月饼,八月十五夜。

那日团圆。

评论(2)
热度(39)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