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秘而不宣

我一本满足了。





呼吸,喘息,呻吟。

隐秘的,秘而不宣的。

一切在偷偷发酵,暗藏着如岩浆蒸腾的欲望。


叶修慢吞吞地挪进教室,撑着桌面扫视着正襟危坐迎接新老师的学生,然后他屈起手指弹在桌面上说:“都到齐了吧?那我点名了啊。”

看着讲台下面显露出无奈神色的学生们,叶修拿出了名册。名字叫了几乎一轮,叶修看了看最后那个名字,露出个笑来随后扬声道:“周泽楷。”

所有的目光落在了零落坐着几人的角落里,很显然所有人都知晓那里坐着位什么人。叶修看着那万众瞩目之处举起只手来,伸得笔直跟支小标杆样的。

然后叶修说:“周泽楷这个名字听说很久了,是个好名字只是这么久了一直没和人对上号。来,站起来给我看眼。”说道最后,叶修还是决定把剩下的那句“是不是真那么惊为天人”咽进肚子里去。

青年坐了近乎一分钟才站起来,高高瘦瘦的,骨架很是漂亮。只是隔了有些远,又是低着头,头埋在胸前目光藏在桌底下,叶修完全看不清青年的脸。

叶修将漂亮的骨架看了又看忍下了拿笔立刻以他作画的冲动说:“怎么还低着个头呢,抬头给我看看。 ”

学生们双目圆睁,不约而同的想到古时纨绔调戏良家姑娘的行径,大概和这个也是差不离了。青年人身躯僵了僵,抬起头时两颊泛红,眼神没习惯性落在老师身上,微微侧着头。

等到看清那张脸,反倒是叶修愣住了。

“惊为天人。”叶修不经意地说出一句,下面的学生皆是面露疑惑。叶修却没想着为他们解惑,转过身去唰唰地在黑板上写下几字,“今天我们讲解的是——那些惊为天人的古代建筑技艺。”

最后,好像被老师遗忘的周泽楷站着上了一堂课。


“嘿,小周啊。”

周泽楷停下晨跑看着站在晨光里同着自己招手的叶修,说:“老师早。”

叶修笑笑抛过来一瓶水,周泽楷抬手接下道了声谢。叶修问他:“还要继续吗?”周泽楷摇头。

叶修说:“那……小周你现在有空吗?”

周泽楷看着他,很认真的在琢磨他的想法,叶修也十分坦荡的双手揣兜任由周泽楷的目光将他看着。周泽楷看不懂叶修在想什么,说:“有空。”

叶修:“那就陪我一起走走吧。”

周泽楷垂下握着水瓶子的手用围在脖颈的白毛巾擦擦汗:“好。”


周泽楷,现年二十岁,建筑学院大三生。

学习优异,品行端正,三观正常,重要的是人长得特别好。

而此时,他正同自己学院“恶名在外”的叶修老师一同进行某项神秘的晨间运动——散步。

校区里有片树林,并不算小。在这里面散步无疑是令人心生愉悦的事,带着清晨露水潮湿的空气,刚刚开始进行的植物光合作用,穿林而过的长风,但是周泽楷却觉得气氛好像有那么点不对。

叶修说:“小周啊……”

周泽楷推了推黑框眼镜说:“……说。”

叶修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小周你有没有男朋友。”

周泽楷:“……”

“咳,说错了。小周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周泽楷沉默地摇头。

叶修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整个眼睛里十分像装满了星星的玻璃瓶,周泽楷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心里流淌过翻起的暖流。然后对于叶修随后而来的一句话,周泽楷实在是万万没想不到。

“我这有个特别好的姑娘,长的绝对漂亮,性格也不差,我就觉得你两特别合适。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见见?”

周泽楷手掌心硌在树纹上:“谁?”

“你应该知道的吧!就我们院的苏沐橙。”

周泽楷想,哦,苏沐橙啊。

哦,是个美人。

哦,是个大人物。

可他周泽楷不喜欢。


围绕周泽楷身边的女孩从来不少,美人也自然不会少,周泽楷自然不乏美人见识。只是,周泽楷都不喜欢而已,他就是这样的,沉默寡言,对于女孩子抛来的暧昧意味温和的交还回去。

周泽楷并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只是在叶修老师说出要帮他介绍对象的这个时候,周泽楷心口发闷,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自己心里隐隐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太过陌生的东西,周泽楷并不能知道能用什么词来形容那种感觉。

如果是多年后的周泽楷会默默告诉自己——那叫做失落。


周泽楷突然有些烦躁,天知道他是多难得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即便是百愁缠身的青春期周泽楷竟也未曾产生这样的情绪。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思索无果后便同叶修告别,匆匆离去。

叶修看着周泽楷远去的背影,嘴唇几乎弯成了半圆。


周泽楷走近教室时看见叶修就站在门口,他看见叶修背对着他,两指夹着东西凑近嘴角。第一节课还未开始,周泽楷素来起的早,今日早早来到教室却发现除了叶修,他再没看见其他人。

周泽楷远远看着那人顿了顿脚步,在白色的日光里乳白的烟子像炊烟袅袅,被照耀得像透明的手指捏在白色的烟蒂上。周泽楷大跨步走了过去。

他站在门口,就那样倚着门框。黑色的衬衫有些褶皱,袖子被挽起一点,衬衫的领口也被解开了一个扣子,露出的肌肤都是白皙的。他在抽烟,烟味顺着风吹了过来,呛得人喉咙难受。他的眼神有些深邃,看不透的无妄海穿过了玻璃是一片广阔的天地。

然后,他说:“啊,是小周啊。”

周泽楷抱着书说:“叶老师好。”

叶修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

周泽楷看着他发尾扫过的脖颈,只觉阳光太过炽热,快灼烧了他左肋骨下的某个地方。


周泽楷同叶修相识一年,一年中分明本应是本无什么过多交集的师生却不知是谁有意,让他们多了很多的机会去了解。

周泽楷想起那次应邀散步早晨后的某个日子,他领到了一只醉鬼。

将叶修从自己肩头放下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周泽楷发愁的看着一身狼藉的叶修。叶修应该是知道自己酒量不好的,作为老师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应酬,却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还要周泽楷作为学生去为他收拾烂摊子也是难得。

周泽楷站着想了想转身要去洗块毛巾给叶修擦擦,结果还没走开就被人一把拉住了手臂。周泽楷惊讶的看着那只手,再看看那只手的主人并没有清醒的预兆也没有松手的欲望。

没办法,周泽楷只能坐在床边被那只醉鬼拉着手坐了一夜。

第二天周泽楷摇摇欲坠的要撞向床柱子却被柔软的物什挡住,暖暖的贴着额头,周泽楷陡然惊醒,对上了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叶修笑眯眯的说:“小周早安。”

周泽楷盯着那双眼睛里的自己讷讷的说:“早……安。”

心里悄悄的开出了朵花。


那些隐秘的,无法要说的在角落偷偷的开出了璀璨的花朵。

叶修倾身过来的时候周泽楷整个身体都是紧绷,鼻尖大概贴在了他的耳垂上,呼吸让那里的肌肤羞赧起来,温得又暖又热煨得像一碗热汤全淋在了周泽楷身上。叶修的呼吸近在咫尺,夹杂着未曾散去的烟味,周泽楷却屏住了呼吸,两个人的姿势十分贴近几乎靠在了一起。然后叶修站直了身子。

周泽楷看着叶修收回了手,两指之间捏着什么还不及看清叶修吹了吹挥挥手,那东西便想不曾存在的那么消失了。叶修漫不经心地说:“有点脏东西。”

周泽楷没有说话,沉默的深深的看着叶修,两双眼睛就这样对视着,直到上楼来的人在转角露出了半边身子两人才不着痕迹的移开。

周泽楷觉得他大概喜欢上叶修了。

他默默地选择将那句“老师你脸红了”收藏进了心里。


收到叶修的“告白”是在大四开学的第一天,周泽楷从匆匆跑来询问自己是否是周泽楷的红着脸学弟手里接过那卷纸。周泽楷并没有询问是谁让他交给自己的,只是摩挲着画纸,却也并不展开。倒是那学弟开口说道:“叶老师正忙着新生入学抽不开空,所以让我把这个交给学长,还让我给学长带句话……”

说到这那学弟的脸不知因为什么愈发红了,艰难的说出了那句话:“希望……小周喜欢。”

周泽楷笑着道:“谢谢。”


回到宿舍的周泽楷收拾好了东西已是夜,周泽楷终于拿起了那幅画,画纸展开来线条一笔一笔暴露出来,画面一点点展现的感觉是十分奇妙的,像一个世界小心翼翼地露出他庞大身躯的一角。

等到周泽楷完全展开了那副画,静静的看着才发现,那里面的确是一个世界。

那张画,画的是他。

画的是叶修眼里的周泽楷。


捉摸不定的天到了夜开始下起了雨。

雨珠在地面溅起,碎成小颗小颗的透明珠子。脚步重重踩在地上,雨水飞溅起,打湿了裤脚。

叶修正坐在灯下看书,雨水打在窗上发出脆响。老旧的楼里隔音不好,楼道里急促的脚步声穿过门板传了进来,由远及近。

大概是哪位不靠谱的老师跑来了吧,叶修想着翻了页书。

结果,脚步停下了,就在到达他这一楼的时候。

魏琛不是回老家“探亲”了吗,正疑惑着,他家的门被敲响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半夜鬼敲门。




后来,据从图书馆窗前路过的人说,他们听到过图书馆里传出过很不一般的声音。

还有,据建筑系的学生所说,他们从来坦荡荡坚决不坐在椅子上给他们上课的叶修老师这一天是坐着给他们上课的。

而在这一天,四年来一直站在人生赢家位置的周泽楷学霸,因为答不出某老师提出的问题被罚抄了这堂课上满满四页的笔记。

所有旁观的建筑系女生们对于这事,当然都只是笑而不语。

站在讲台上腿肚发颤的叶修老师只是很和蔼的,十分和蔼的,看着站起来回答问题,满面春风的周泽楷同学。


那些隐秘的,秘而不宣的。

悄悄藏在了他们心里开出了美丽的花。

评论(34)
热度(173)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