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百日周叶-Day03】南山南

        二棒躺尸,三棒顶上……而我,没错我是三棒。

        全程请自带BGM南山南,没错我想打脸。

        虽然我想没人看,但是还是会好奇有多少人看懂了这玩意。

 

 

 

 

  《南山南》


  


  一、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外面的炮竹噼啪作响,响彻着冬日寒夜的低沉天空。


  叶修穿了件薄毛衣光着脚在木地板上进进出出的跑来跑去,暖洋洋的灯光驱散掉在透明窗上朦胧起雾气的寒意。


  终于折腾完年夜饭,叶修一个人早早随意解决了原本可以吃上一个晚上的晚饭,对于独身一人的叶修来说大年三十是个没什么特别的日子。


  电视屏幕上播放着年年不同但似乎再也翻不出什么新花样的春节联欢晚会,叶修将房间里的灯全关了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缩成一个团抱着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的光印在叶修的脸上。


  电脑上的荣耀字样无声彰显着操作者的胜利,叶修看着对手那个穿着风衣的神枪手抿着嘴笑了起来。最小化荣耀窗口,点开群消息的闪烁的QQ,叶修点开了周泽楷的聊天框。


  “小周你们那冷吗?”叶修给周泽楷发送了消息。


  那边没有立刻回复,直到叶修在竞技场里又是一场pk结束,QQ提示音这才响起。


  


  周泽楷正和父母在家里吃年夜饭,听到提示音响起匆匆看了一眼然后被母亲伸筷送来的菜肴打断接下来的动作,周泽楷将手机收回口袋顺手为母亲夹去了一筷子菜。


  周泽楷起身去阳台给叶修回复。


  “还好。”


  叶修的回复来得很快,这个时候想来是在玩荣耀。周泽楷记得前几天两人聊天的时候叶修提到留在B市自己的房子里并没能回父母家一起过春节。


  “在吃年夜饭?”


  “嗯。”周泽楷回头看了看正在为父亲夹菜的母亲,两人相视一笑后父亲指着电视上正在播出的节目说着什么。


  手机看不到正在输入的字样所以接下来叶修的话来得直接又突兀。


  “刚才我看到一个神枪手,和你挺像的,小周。”


  窗子留了条缝隙没有完全关严,这时寒风灌进来有些冷,周泽楷伸手去关窗户,再看手机屏幕时叶修那边传来了条语音消息。


  周泽楷没有打开回了条:“抱歉,父母在,等会听回。”


  等了很久周泽楷才收到叶修的消息。


  “好。”


  


  叶修窝在沙发里继续打游戏,整个人靠着的地方都是自己的温度。叶修花了三秒思考所谓家的温暖是不是就是这样,但很快又随着对方一个龙牙忘在了脑后。


  电视里传出的人声到了叶修统统都折了回去,完全没能入这位的耳,叶修的眼睛里是屏幕中的画面,随着人物的走动变化展现出不一样的色彩。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官方为了众多家庭的团圆着想并没有安排活动,网游里的人相对平时而言也少得有些可怜,但不代表系统就能放过众位公会高层的休息时间。


  兴欣公会发来野图BOSS刷新的消息,叶修毫不犹豫三下五除二解决掉对手走了。等到混迹在公会玩家里时咂咂嘴觉得口有些干,叶修离开自己创造的温柔乡里起身去给自己倒杯水,还没等滴水入口滋润心肺里的干燥,被丢在客厅里的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


  


  等到陪着父母吃完年夜饭一家子坐着看了会春节联欢晚会,周泽楷抽空到房间的时候已近凌晨。关上门,整个房间就与门外隔绝开,进门后周泽楷没有选择开灯。


  房间中或许有些冷,但一杯酒下肚的周泽楷并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时间如此的氛围好像什么都可以放纵,母亲为周泽楷斟上一杯酒,只面带微笑便让常年滴酒不沾的周泽楷缓慢饮下。


  适量的酒香暖了冬日发冷的身子,促进着血液循环,使得两颊带了点红。


  周泽楷靠着房间的阳台点开了叶修之前给自己发的语音消息。


  “小周,我喜欢你。”


  声音还是带着慵懒的熟悉,这样稀疏平常的语气让周泽楷甚至没能立刻理解叶修话语所想表达的意思,周泽楷只能再点开了那条语音。


  “小周,我喜欢你。”


  恩——小,周,我,喜,欢,你。


  周泽楷想着,哦,原来叶修喜欢我。


  


  叶修匆忙跑向了沙发,一只手里端着自己的水杯。拾起手机来看了眼发现是周泽楷的来电,叶修抿了两口水接通了电话。


  “小周?”


  叶修的声音透过还没完全下咽的水有些失真像是在哼哼,那边打来的电话半晌没开口,只能听到模糊而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叶修咽下水,又叫了一声:“小周?”


  那边传来低沉的一声“嗯”算作是还在的回应。


  叶修看了眼电脑界面,野图BOSS正威风凛凛地虐着玩家,叶修抬肩将手机夹在肩胛与耳朵之间操作着自己的小号上前没开语音所以“啪嗒啪嗒”地飞快打字,口中调侃着那位不吭声的主:“小周你该不会故意挑着野图BOSS来的这个时间给我来的电话吧,这样可不行啊。”


  “叶修。”


  叶修喜欢周泽楷的声音,像是初春里泡出的一盏茶,冒着热气的轻寒,尤其是这唤起人的名字来,一个一个字黏起来给里面投了颗糖。


  “恩。”叶修手上的动作不停。


  “你喜欢我。”


  “恩。”


  “喜欢你。”


  听到这话叶修细长的眼角上挑起来,加快了手下的速度,轻轻的声音穿行过长路到达了周泽楷的耳里:“挺好的。”


  叶修端着水杯又含了口水,望着黑漆漆的屋里那扇窗子,窗子外飞着细细的白色落物,玩心大起的叶修将口中的水含得咕咚咕咚响,像大仓鼠塞满食物鼓起的腮帮。


  叶修听到周泽楷那边有开窗的声音,窗外的落雪有愈大的趋势,衣料的摩擦声后传来周泽楷的声音:“下雪了,叶修。”


  


  叶修梦醒之后从床上爬坐起发现不过五点,天未亮。


  看着隔壁床睡得安稳背对着自己的俊秀青年,叶修闭上眼往后倒了回去。


  


  二、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穿越过大半个大陆,中国荣耀国家队带着属于国家的荣耀到达了苏黎世,又将带着争夺来的胜利翻山越岭的返回自己的故里,这就像一个美妙的圆,每一分的弧度恰好,首尾相接。


  胜利后的喜悦是不言而喻的,紧绷的神经,身体每一寸都在呐喊着荣耀,或许他们中间有的人不再年轻,但渴求的心终归是一样的。


  狂欢,胜利的狂欢,狂欢过后总是天南海北聚齐的宴会吹响散席歌谣。


  不可否认的是,苏黎世是一个很美丽的城市。


  作为瑞士经济中心的她是水中沉稳的端庄少女,有着足够的活力,也有着年代的刻痕,属于时间的独特雕琢,沉淀下的美是河面上飘过的河灯。


  


  叶修背靠着河边的护栏,手中握着矿泉水瓶,他眯起眼来看远处蹦蹦跳跳被母亲牵在手里的女孩。


  “嗯……可爱。”站在叶修身边的撑着栏杆眺望河里人开口。


  叶修偏头去看对方的侧脸:“什么?”


  周泽楷转过头来,两人中间隔着的距离并不远,在这一偏一转之下越发贴近,叶修看着周泽楷低垂眼睑以眼睫毛更加浓密纤长,想,大概再给他一些时间他有可能数清那究竟是由多少根睫毛才能构成这样的美感。


  周泽楷伸手指了指河面,叶修转身去看,一群鸭子从河面上游过,其中有不少的小鸭子,排成一个长队,在灯火倒影里是一串一串的白丸子。


  “没看出来小周还挺有童心的。”与叶修、周泽楷面容不相似的人群在河边来来往往,对于这样的场景不只是习以为常还是如何,并没有人驻足看这招摇过市的画面,或者这已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周泽楷低头微笑,叶修没能移开眼。


  感受到叶修停留的的目光,周泽楷抬起头满是疑惑。叶修的注视错过周泽楷看向河流的远方,上游顺流而下的河面上飘来几点光亮。


  叶修说:“是河灯啊。”周泽楷点头,想了想又出声道:“恩。”


  “像星子。”


  包裹在河灯芯里的烛火不停闪烁摇曳可不就像满目唾手可得的星子。


  “挺美的。”叶修抬头,“今晚的星星也很美。”


  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值得称赞的。


  苏黎世某条他们所不知名的河畔来来去去的居民开始停下脚步,观望着比生灵游戏更为罕见的漂流静物。


  叶修说:“眼睛很美。”


  “你的。”


  周泽楷说:“谢谢。”


  没有两人双目相对的尘嚣散去,只剩下来往喧嚣中近乎于尴尬的平静。


  远处传来曲调,叶修试图去想象舞女飞扬的白色裙边,踩着节奏踏出的舞步。最后甚至连叶修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成功,因为还未想到自己已溺在了苍穹中的海里。


  像一个人的眼里。


  


  翌日,荣耀国家队登上飞机返回自己的国土。


  


  三、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在戒烟?”


  甜味在味蕾里散开,看着跳出的这串文字叶修笑了笑,将口中咬着的棒棒糖由左边换到了右边。


  “烟没了,吃糖解解馋。”


  叶修看到周泽楷没有露出疑惑的神色,只是停顿了会回复到:


  “保重身体。”


  六年时间足以让两个战场对峙的敌人熟稔,脱离了当时争锋相对的气势,场下惺惺相惜的知己一两句关怀也不足为怪。


  叶修摩挲着口袋中的两三颗糖,周泽楷不爱说话都是知道的,即便是开了视频两人也依旧用着文字对话。


  “小周喜欢吃糖吗?”


  “还好。”


  叶修听到对面有人在叫周泽楷的名字,周泽楷脸上显露出一些歉意来。


  “抱歉,母亲有事。”


  “好了好了,小周去干自己的事吧,我也还有事就不和你聊了。”


  叶修看着周泽楷点头然后结束了视频通讯,看着那条“对方已结束视频”的消息沉静了会打开了网页。


  


  “请问你们的发货地是S市吗?”


  “抱歉,并不是。”


  “那请问可以当天送到S市吗?”


  “不可以。大概需要三至五天。”


  “谢谢,抱歉,我再问问好了。”


  “没事。”


  与客服交谈完毕后,叶修嘴里已经没了糖果的甜味只咬着个塑料小棒。将塑料小棒丢进桌旁原本常年承装烟灰的垃圾桶里,叶修剥开了另一根棒棒糖的包装。


  叶修打开了另一家店铺网页。


  窗外传来钢琴弹奏的曲子,邻居家的女儿又开始了每日的必修练曲,每一个跳动的音符成了跃动的乐曲的一部分,跌宕起伏或是激昂再或是低缓,猛烈地激荡幽缓的低吟,起承转合一曲终了。


  叶修终于敲定了店家,付了款靠着椅背望向了窗外。


  秋日的阳光啃噬着人的清醒催着人入眠,困乏无力,叶修却只觉得精神抖擞,有着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冲动。


  叶修咬着糖棍想,这一定将是自己这辈子做过最少女心的一件事。


  然后关闭了网页。


  秋风扫动落叶,路人行去匆匆。


  


  第二天,周泽楷收到了一盒棒棒糖,不仅包装精美还附送一张贺卡,只是贺卡上一片空白甚至连一个名字也没留。


  母亲开玩笑问是不是谁家小姑娘送来的礼物,周泽楷只是微笑着摇头打开了通讯软件。


  “谢谢。”


  “哦,小周收到了啊?”


  “恩,喜欢,谢谢。”


  “不用谢。”


  “为什么没字?”


  叶修愣了愣:“什么?”


  “贺卡。”


  叶修沉默半晌,只手指在鼠标上来回滑动。


  “忘了。”


  


  后来商品评价里多了一条“商品很好,很喜欢。只是店家忘了写贺卡以至于一些玩笑话对方没有看到有些可惜”的评论。


  


  四、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小周吃饭了吗?”


  等到周泽楷整装待发从酒店走出来就看到叶修站在马路对面向他招手,叶修看着周泽楷左右看了看四周穿行车辆,等到车辆稀少才穿过马路走了过来。


  叶修迎了上去,冬日黑夜降临得早,此时阳光尽收只剩下茫茫的夜色,在灯光的照亮里周泽楷的黑色风衣被寒风吹得呼呼作响。


  叶修看着周泽楷压低的帽檐下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来,周泽楷说:“前辈。”


  周泽楷比叶修高那么一点,叶修伸手拍在周泽楷肩上时,发现周泽楷的耳尖已经被冬寒冻得微微发红:“走,我请小周去吃火锅。”


  


  到了火锅店,叶修和周泽楷没有选择开单独的包厢毕竟才两个人太过奢侈,两人在角落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坐下,因为旁边就是窗子有些冷,叶修看着风撩拨着周泽楷后颈上的发尾想了想说:“小周,我们换下位子吧。”


  周泽楷摇头说不用,最后抵不过叶修连番轰炸无奈只能换了位子。


  “小周吃不了太辣的吧?”


  叶修看着菜单,一旁的服务员带着礼貌地笑容为两位客人推荐招牌,叶修说了几样便将菜单交给了周泽楷,一个人坐在那倒茶水涮了涮茶杯。


  等到火锅上来,配菜完全上齐周泽楷这才将身上的遮掩统统取下。


  那双原本被黑色墨镜遮盖住的眼睛也终于出现在叶修的眼前,叶修拿着汤勺给自己碗里添汤的动作慢了半拍。


  周泽楷与叶修吃东西的时候都是十分安静的人,周泽楷原本就是不爱说话寡言少语的人,叶修在吃饭时也不会挑话头,两人不时的交谈也是对方帮忙之后客气的道谢,与四周再热闹不过的气氛完全格格不入。


  隔着氤氲起的雾气,有着老式火锅沸腾时的沉闷声响,周围是食材烫下又捞起的滋啦脆响,人们推让谈笑的声音最是喧闹不过。叶修捞起片烫熟的牛肉,在铜管中烫上一烫,汤水碰上滚烫的铜壁发出欢腾的声音,叶修的声音穿过这无数嘈杂的声音来得突兀,搅乱了升腾的水雾,险些将周泽楷手中的食物惊落了回去。


  “小周,我喜欢你。”


  叶修想自己是不是做了很多个梦,一环接着一环的梦连接着最后又回到最初的开头,可当热气蒸腾咬上他的手心时疼痛却不是假的,肌肤上很快晕红一片。周泽楷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叶修的手腕,他们玩游戏的最重要的就是这双手,他们都不是女孩可他们这双手却是比女孩子们的第二张脸来得还金贵,叶修虽已退役,周泽楷可也知道叶修的这手也是重要得很,这双手捧起过四个荣耀奖杯,谱写了荣耀教科书的峥嵘,创造过荣耀常规赛37场连胜的记录。


  修长,骨节分明,形状姣好。


  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离开了沸腾的锅炉,然后放开了叶修的手腕。


  “没事?”


  叶修揉了揉发红的地方:“没事,我去冲一冲冷水就好。”说完起身离开。


  周泽楷盯着沸腾的汤水发呆,等到叶修回来坐下两人各自吃着东西,神色如常同开始吃这顿饭的时候没有任何不同。


  


  吃完饭出了店门,两人没有搭车叶修说送周泽楷回去,慢悠悠地走在B市街头权且当做消食。擦肩而过的行人神色各异,有神色凝重的回家人,有出来散步的一家三口,也有手牵着手走走停停的情侣,在大城市的灯火隐藏下车辆行过全化作静谧美好。


  叶修跟在周泽楷身后,看着周泽楷走在前方。


  走出一段路周泽楷停在了十字路口,转过头去看叶修脸上带着些疑惑。叶修走了过来站在周泽楷身旁,两人安静地等待着绿灯亮起通行。


  不长不短的一段路被周泽楷与叶修走了一个多小时,走到叶修站着等他的那个地方周泽楷停下了脚步,叶修信步走过来时听到周泽楷低低的声音:“抱歉。”


  嗓音低哑性感,至少在叶修耳里听来是这样的。


  叶修说:“没事。”


  看着周泽楷离开的身影叶修摸了摸衣袋,想念起了没戒烟的日子。


  


  夜深,叶修坐在房间里玩游戏,听着叶秋在门外念叨。


  “混蛋哥哥,玩这么晚才回来就不怕我们担心吗,你不知道昨天X路那边出了场车祸?”


  叶修模糊想着他有个地方应该会发痛却毫无感觉,只得不在意地回答:“哦。”


  


  五、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叶修遇见荣耀的第十五年,再一次以观众的身份旁观了全明星这个荣耀玩家的盛会。


  当然主办方没敢把这位大神丢在观众台上,就怕不小心引起人群骚动喊打喊杀,丢个矿泉水瓶都是件小事。所以在举办最初就询问了这位有没有来今年全明星看上一看的意图,等到确定下来立马将票邮递了过来还附送飞机票。


  叶修坐在贵宾室里往外看,场地里热闹得不行,各家的粉丝叫嚷个不停。


  特别是在周泽楷上来的时候。


  女孩子们“啊啊啊啊啊!是周泽楷的”叫声大得像是巴不得要将天花板给掀了,叶修往外面瞧上一眼,再看见台上的周泽楷时想难怪今天女粉丝们叫得那么欢快。


  青年隽美的容貌不变,但经过时间的沉淀却更显成熟,在这颜控丛生的时代确实吃香。


  有容貌没实力那是花瓶,有实力没容貌那就是努力我看好你,有实力有容貌那就是造物主的宠儿。周泽楷无疑就是宠儿中的幺儿,那是一定要宠的还得狠狠的宠,娇惯了的宠。


  实力有,继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不是说了笑的;容貌有,商业价值最高的荣耀选手也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今日盛况叶修难免想到当年,这个当年可得要追溯到周泽楷刚出道那时候。


  咬着颗糖靠着选手特殊通道墙壁的叶修想起第五赛季跟个青葱嫩苗一样的周泽楷。场下叶修初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站得笔直让人想以前课文配图里的小白杨树,腼腆的笑起来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着好看得紧,十八岁的少年郎有着一股子朝气又像迎着阳光的向日葵,有着已经足够强硬的实力虽还欠磨砺可看不出他的棱角。


  好看的人不论何时都是锋芒,只看是锋芒毕露,还是锋芒尽敛。


  周泽楷是哪种叶修说不清楚,但他喜欢,就喜欢周泽楷这样的。


  


  一群荣耀选手从场上下来看到叶修的时候无不纷纷送以“卧槽”两字,年纪小点近两年才进入荣耀职业圈的选手则是激动不已。等到群起而攻之一番后,叶修笑着回头发现周泽楷跟在人群的最后头低头和江波涛说话,两个人凑在一起将声音压得低,叶修听不清楚,谢绝了喻文州黄少天一同前行的邀请,等着周泽楷走近,周泽楷抬头看到了前面的叶修脚步慢了几分,江波涛自然也看到了,看了眼周泽楷笑着同两人道别。


  两人目送着其他人,叶修着才说:“走吧,哥带你去大排档吃烧烤。”说完走在了前面向外走去,周泽楷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来,两人并肩走着,两只手在空中晃悠,只要微微向对方那边移过去便可碰到。


  再一次不经意碰到,叶修本以为会像之前一样一碰即走,却没想到在周泽楷指尖碰到自己手背时,整只手下一刻就被周泽楷包裹在他的手心里,还故意一样拇指卡在了叶修拇指与食指的指缝间。


  听到周泽楷在叫自己的名字,叶修偏头微微挑眉看着他:“恩?”随即便被周泽楷拽着压在了通道的墙上,周泽楷又一遍叫了叶修的名字:“叶修。”


  “恩。”等到了回应的周泽楷浅笑着上前碰了碰叶修的嘴唇。


  


  叶修刚刚睁眼,那边的人便挪了过来问道:“还好?”叶修混沌的脑子想了想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一个疑问句含糊不清地表示了肯定。


  “头疼?”能这么简单的表达关怀叶修这辈子只见过两个人,一个是拿他没办法的莫凡,一个是他拿着没办法的周泽楷。


  “不疼。”叶修说完才想起这是怎么回事,全明星结束后黄少天他们从选手通道抓住了还没离开的叶修,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冲向了大排档吃烧烤。吃烧烤自然少不了最佳搭配啤酒,职业选手虽然鲜少喝酒,但叶修现在可不是职业选手,被黄少天领着一群人灌酒虽有周泽楷从旁拦着,却也有没拦住的时候,叶修成功的被灌了杯酒,简而言之就是醉了。


  看着刚才坐在旁边的周泽楷,职业选手们知道叶修和周泽楷关系好将叶修交给周泽楷照顾,叶修也没觉得有什么。醉酒时候,朋友与朋友之间的相互照应再是正常不过。


  叶修挥了挥手:“别守了,我好多了你也快去睡吧。”他喝酒向来是醉得快酒醒的也快,头疼那也是只疼一会儿,半夜醒来也就酒醒的差不多了。


  周泽楷也显然是困了,嗯了句算是答应。起身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就直直倒下了,叶修在漆黑一片里盯着背对着他的身影发呆。翻了个身,黑暗里传出叶修的声音:“晚安。”


  “晚安,叶修。”


  叶修僵直了身子,怔愣在床上。

评论(32)
热度(72)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