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今天糖糖和我聊了些东西,意外地想矫情下。

 

聊完之后看了下我这个账号创建时间发现已经是三年多了。

 

我当初创建这个号就是为了周叶而创建的,而那时候写文堆文也不是用的这个号,而是一个早就被我注销的子博,所以我知道怎么看注册时间也是删博的时候知道的。

 

其实我不是一个长情的人。

 

但是我都很意外为什么我会喜欢周叶喜欢那么久。

 

认识糖糖以后我总被说懒,我也很感叹我三年写的东西还不如糖糖一年写的多。

所以可见我是真的懒。

 

但是怎么说,喜欢周叶是我坚持得最久的一件事,喜欢写文也比喜欢周叶长那么一点吧。

 

其实有点语无伦次,就想到什么说什么好了。

 

从初中毕业那年我进周叶,我至今记得,那时候乐子的《愿赌服输》还在连载的初期,白小福白哥的第一篇文《为人师表》好像还没连载,我也永远记得《为人师表》是我收的第一个本子,各种意义上的第一个本子。

 

喜欢周叶太久了,久到我觉得我已经把喜欢他们喜欢成了一种习惯,我忍不住地去回想因为他们我认识的一些人一些事,有好的也有坏的,有让我开心的有让我伤心难过的,可是无论怎样,我现在依旧喜欢着他们。

 

有时候我看着来来去去的评论区就很感慨,再看到一直坚持不懈写文的作者(特别是乐子),就觉得很敬佩,觉得大佬们竟然可以写那么久,十分不可思议。

对于新来的太太们也觉得真好,有更多的人喜欢他们了。

但是又有点怀念以前的人。

我有过一个朋友,她和我说要喜欢周叶十年,然后她在之前出坑了,就觉得有时候缘分尽了就是尽了。

白哥出坑的时候我应该是高三,那时候考完回来晕晕乎乎地先知道她退圈不写了,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又想起川如色太太,她也是好久不见了呢(笑

 

前段时间眠森突然上来发了一篇文,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快哭了。就会想,人走不一定不会再回来。

又看到之前写《倾城》的太太说已经写完了,只等修完发上来。可惜到现在也没有。

还等到了以前很喜欢的画手太太宝哥回坑。

有时候就会想、

人好像一辈子就是这样来来去去的过程。

你我相逢是缘,分别也是缘分,无需折柳相送,遥寄一碗酒刚好。

 

我很少唠叨周泽楷哪里哪里好,叶修哪里哪里好,我只会说我爱他们,我喜欢他们。

因为我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断断续续写了那么多年,也没什么人看的普通小透明。

丢在人群里一定找不到的平凡人。

我的喜欢平凡又廉价。

我的语言苍白而无力。

与他们并不相配。

 

但是我想这么多年反复试图写他们。

就是出于我对他们的喜欢吧。

 

糖糖说想不通为什么可以喜欢这么久,其实我也挺想不通的,但就是喜欢了。

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前两年也会想为什么没有人喜欢我写的东西呢。

现在淡泊看开许多,回头看自己写的那些东西,的确也不值当别人的喜欢。

这么多年我也在学着怎样写的更好更有意思。

但显然并没能做到。

 

但是至少心态是越来越好了。

我写这些东西是出于我想写的愿望,也是因为我喜欢他们。

并不需要以其他为生。

其他皆是锦上添花罢了。

 

想起之前的朋友,发现现在还在坑里的好像还不足一只手,哈哈哈

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反正矫情非常就对了。

 

算了,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了,今天份的矫情就到这了。

 

所以割肉寻欢太太什么时候回来啊,乐子下次更新什么时候啊,好方还会回来画图吗,她的周叶美哭我,我还在等这她的长庚换微博头像。

 

希望可以永远年轻,永远喜欢下去。

 

无论身边有多少来去。

 

原本以为我会写哭,结果发现,我心里很温柔。

 

感谢我与他们相遇,感谢我与认识的所有人相逢。

 

好如枯木逢春。

 

我不过一介凡人,做着自己高兴的事罢了。

 

 

 

我是真的很矫情了。

 

(顺带,希望我糖跑路前我可以把玫瑰写完给她看一眼,跪

 

 

评论(28)
热度(26)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