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撩拨

★本文又名《关于一见钟情的故事》

★有少量小周交女友描写,极其少量,慎

★基本上是个小甜饼www祝食用愉快


《撩拨》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叶修走过街巷的时候,偶然听到了一处幽暗隐蔽的楼梯上传来吉他声。

在挂着“正在营业”的牌子前站了半刻,叶修走了进去,顺着楼梯而上时,吉他声逐渐放大。那乐声并不激烈,反而轻缓如低低絮语,却像是一双顽皮的小手在轻抚过人心脏。

叶修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吉他琴弦在手下拨弄的场景,那大概是一双很好看的手,修长而指节分明,指尖却圆润。

盘桓而上,有布帘垂下遮了门,叶修挑起门帘,才发现这里应该是家清吧,环境颇为幽静,有人低声说着话,却没人去惊扰那个弹奏的人。

坐在吧台旁高脚凳上抱着一把吉他拨弄的男人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低垂着头,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好看的嘴唇以及如刀刻的下巴,看不大清楚脸。

叶修看见了他自弦上滑过的手,的确是一双顶好看的手,是他想象中的修长,指节分明,指尖圆润,且白皙非常,是一双保养得非常好的手。他习惯性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职业选手都对自己的手会进行很好的保养,叶修也不例外。

吉他声悠扬轻缓,让人想起那些缓缓叙事的民谣,好像藏了一个不可与人说的故事。

叶修坐在或是小声交流或是安静聆听的人群,听着高脚凳上的人弹奏吉他,那人并不开口,只抱着吉他一首一首的弹响。

像是一个不善表达,在试图用音乐,用音符去向人叙说他心里徐徐流淌的话语。

在最后一个音落下时。

正是二十二岁,与队伍矛盾隐隐有爆发之患的叶修突然在这一刻想——

我可能喜欢这个人。

叶修忍不住站起身,快步走上前,试图在那个压低了鸭舌帽的男人转身走远的时候拉住他,但在他走近前,男人走过拐角已经消失不见。

他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转身回到了吧台笑着同吧台的调酒师问道:“你们这刚才在这弹吉他的人是谁?”

调酒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摇头:“抱歉先生,那位先生不是我们这里的员工,他不过偶尔有空来我们这弹几首,我们答应了他对他的消息保密。”

男人笑着推过一杯酒笑说:“先生若是喜欢他的曲子,有空可以偶尔过来坐坐。”


男人有着一张很好看的脸,尤其是一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叶修手里夹着一支烟,靠着墙壁,慢慢吞吐着烟雾,男人自拐角走了出来,看见他似乎愣了愣。叶修咬着烟觉得有趣,等到男人走近了,叶修才发现,其实这是一个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的一个大男孩。

看起来挺帅的,可当他笑起来,叶修也不由得愣了愣,觉得这个笑竟可以用美来形容。这个好看的大男孩,笑起来有那么一点不知世事的天然。

抖了抖烟灰的叶修想,还是个孩子啊,也不知道是轮回俱乐部训练营里的哪个小家伙。

好看的大男孩走近了,看着他礼貌地低头垂首叫了一声:“叶秋……前辈。”语气里是对前辈十足的尊敬。

叶修挑眉,看着他低头垂首间勾画处的下半张脸觉得熟悉,他这话语里的停顿让他一笑,大概猜出了这人是谁。

他熄灭了烟头,轻笑道:“是小周啊。”

叶修看着他愣了愣,然后耳尖都带了点红地说:“前辈……见过?”

很久没看见这么容易害羞的人了,叶修摸着下一根烟想。他和一群每日垃圾话不少的人相处太久,的确很久没遇见这么有趣的人,没说几句话就羞红了耳尖。好像有点可爱,夹着烟擦过自己下巴的叶修想。

叶修难得的不想点烟,只把玩着火机说:“听老冯说轮回新的队长长的可俊儿,他这几十年里没见过那么俊的……就是不爱说话。”说到这,叶修看了看他发红的耳,忍不住笑了:“看你的脸,再你开口,我就知道是你了。”

周泽楷耳垂的红快染上脸了,叶修收了火机,觉得逗这人怪有意思,于是继续说道:“小周真的不爱说话啊。”

红了脸的周泽楷摇摇头,小声说:“不是……”

叶修:“那是什么?”

周泽楷看着叶修带笑的脸,也带上好看的微笑说:“前辈……很厉害。”

“很……敬佩前辈,”周泽楷深色认真,“希望可以更加加油。”

周泽楷说:“可以成为前辈的,对手。”

叶修看着这个大男孩好看的眼睛,咂摸了一下发现,不得了,这人的眼睛生的是真的好,好像会说话一样。

叶修失笑:“小周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别人敬佩前辈不应该都是当前辈的接班人之类吗?”

周泽楷看着他坚定地说:“不,前辈现在需要的……是对手。”

叶修顿时觉得,周泽楷这人真的有意思。


叶修在离开S市前,又去了那家清吧。

弹吉他的那个人并没有来,连带着店里的人也少了些。叶修不能喝酒,只在店里坐了坐便离开了。

与轮回的对战嘉世谈不上大胜,客场作战只比轮回队多了一分,叶修靠着酒店窗台抽了半宿的烟。

与周泽楷交手后,叶修就知道这是一个极优秀的对手,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在未来几年他将成为他的对手。

叶修倒不觉得棘手,反而反复地想起那天周泽楷耳尖浮起的红,心里觉得像只小猫正挠人,觉得周泽楷怪可爱的。


叶修再去S市已经是第二年,夏休期里一件薄T恤衫的他攀着楼梯而上,在窄小逼仄的楼梯间还碰见了一个喝醉的人摇摇晃晃下楼去。

他挑起门帘时正好是吉他声响起第一个音,叶修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戴着鸭舌帽弹吉他的人,他还是坐在那个高脚凳上。

他换了身衣裳,也换了一把吉他,白色的鸭舌帽压下来,叶修发现他露出的下半脸也很白,在灯光里有种白皙如玉的感觉。

这次的曲调不再是轻缓的,而是缠绵的,好像曲里有一个不可言说的人,那曲子里盛满了满满的心意,是无限的缱绻。

叶修听了听,撑着腮觉得,他大概开始失恋了。

可惜这一场没见到脸的一见钟情好像的确只是他一个人的故事。

叶修坐到了曲目结束,看着背着吉他离开的身影觉得有些眼熟。


从江波涛偶尔的言辞里,叶修觉得,周泽楷可能最近在谈恋爱。

在黄少天的疯狂八卦下,周泽楷自己爬上来承认了,最近在谈恋爱。而据杜明爆料,还正是热恋期,那女孩子喜欢周泽楷好像喜欢得不得了,每天爱心便当不少。

苏沐橙看着他们在群里聊天,探过身来对叶修说:“周泽楷最近在谈恋爱啊。”

也在看群消息的叶修“嗯”了一句,苏沐橙继续说:“不过也是,小周长的那么好看,喜欢他的人肯定不少,不可能没谈过恋爱呀。”

叶修关了消息,捏了捏手又打开了训练软件。


周泽楷的恋情好像来得如龙卷风,去得也迅捷如闪电。

没出几个月,再去S市的时候,叶修就听说,周泽楷分手了。

当时叶修找地方抽烟,结果他过了拐角就看见周泽楷站在窗边,手里捏着烟,叶修看着他背影顿了顿,然后边走向他边抽出了支烟。

叶修夹着烟,对周泽楷示意了一下:“借个火?”

周泽楷看见他显然感觉出乎意料,听他这样说,只腼腆地笑了笑,将烟倾向了他。叶修将烟凑过去,烟对着烟点燃了,咬在嘴里道:“谢了。”

叶修呼出口烟,陪周泽楷站了会儿,两个人都不说话,安静的站着。

周泽楷那支烟燃尽前他都没把那烟吸一口,叶修看了看也没说话。等到叶修的烟燃尽时,周泽楷突然开口:“晚上……前辈一起出去吗?”

叶修想了想,也没问去干什么,点了点头说好。


晚上叶修与周泽楷碰头时候,周泽楷换了一身衣裳,不是平时看起来有些乖巧的行头,而是看起来颇有些乖张的风格。

叶修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周泽楷带着他慢慢走着,先是去一个地方吃了晚饭,那家味道不错,叶修还挺喜欢,多吃了一些,感觉有些撑。结果周泽楷随后带着他走向的地方,叶修却是再竖着不过。

他站在楼梯下,看着已经走上楼梯的周泽楷,又看了看那块“正在营业”的牌子。在周泽楷疑惑地回头时,叶修只恍然大悟似的舒展眉头露出个笑来,大步上前走了上去。

两个人进去时,好像店家才开始营业,那吧台的调酒师看见周泽楷时笑了笑说“来了”,可看见叶修却愣了愣,叶修在周泽楷身后对他微笑竖起手指。

周泽楷回头对叶修说了一句“稍等”就转身进了准备的地方,叶修坐在吧台旁要了一杯酒,但并不喝。

调酒师把酒推到他面前时笑说:“你怎么找到他的?我们店里可其实还很多人不知道他叫什么呢。”

叶修手指漫不经心地点了点玻璃面:“我和他其实早就认识了。”


人逐渐多了起来,叶修这才周泽楷从里间走了出来,还是熟悉的鸭舌帽,抱着吉他,他坐下时看向了叶修,勾了嘴轻轻地笑了笑。

曲调响起时,是难以掩饰的低沉,调酒师听了会儿,想了想说:“泽楷他这是失恋了?”

叶修弯起一双眼睛:“以前是,以后说不定。”

调酒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怎么,看上我们泽楷了?”

叶修的目光在周泽楷身上就没移开过,大大方方地说:“是啊。”

“你不知道吗,”叶修端起酒杯,轻轻沾了点酒,“早在一开始,我对他一见钟情。”


在周泽楷弹奏结束前,叶修已经站了起来,在他结束起身回准备间时,叶修跟了上去。

调酒师也不拦着,反而转头对服务生交代了两句。

在叶修走到他身边时,周泽楷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叶修看了看他怀里的吉他说:“小周还会弹吉他啊。”

周泽楷低头浅笑,思索了会儿轻声问道:“前辈觉得……好听?”

叶修极认真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露出些疑惑,却见叶修一笑,跨进他打开的门说道:“很好听……再好听不过了。”

周泽楷放下吉他正摘鸭舌帽,听到这话呆了一下,回头就看见叶修眼睛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正看着自己。

叶修向他走近了两步,站在了一个亲近却并不令人觉得冒犯的位置。

他说:“小周,我喜欢你。”

叶修一双乌黑如墨的眼睛带着笑地看着他说:“所以,我要追你。”


苏沐橙的眉笔掉了。

“什么,你要追谁,”苏沐橙花了一段拣眉笔的时间来冷静冷静,“周泽楷?”

叶修:“对啊。”


“又来看泽楷啊?”调酒师看着走进来的叶修忍不住笑了。

叶修看了看,不过没看见周泽楷的身影,点了点头。

调酒师摇头道:“这都几年了,你怎么还没把人追到手?啧,差评。”

叶修却不大在意,想起今天在场馆里遇见周泽楷时候,他的脸色不大好:“小周他怎么了?”

调酒师说:“他没说,只说今天不来了。不过我听他声音好像不太好……”说着顿了下:“我没记错的话他好像胃不太好,可能胃病犯了?”

说完看见叶修皱起的眉头,调酒师立刻噤声不再说话。

看着叶修匆匆离开的背影,调酒师笑眯眯地跟旁边的说:“给钱给钱,我就说这人没那么容易放弃吧。”

那人满不在乎地掏出几百大洋放他手里:“那我们赌一赌他们多久在一起?”


门被敲响时,周泽楷还没醒,头依旧疼得厉害。

从被窝里爬起来打开门时,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门外站着的是谁。

叶修看他发白的脸,眉头皱得更紧,把人往屋里带后关了门。

叶修:“这是怎么了,吃药了吗?”

头疼的周泽楷小声道:“没事,发烧……吃过药了。”

叶修伸过手放在他额头上试了试温度,结果低头就看见周泽楷正微微仰头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看着他。心里软了,发现温度还有些高,说:“去床上躺着吧,你还没睡醒吧,再去睡一会。我给你做东西。”

周泽楷是真的没睡醒,听这话就乖乖又钻回了被子里,在叶修看他盖好准备出去的时候,轻声说:“叶修……谢谢。”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周泽楷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大的一张脸遮了大半,就露出双好看的眼睛。

他笑了笑说:“好好睡觉,等下起来吃东西。”说完走出去给周泽楷带上了门。

站在厨房里的叶修靠着流理台站了一会儿,然后之前贴着周泽楷额头的那只手摩挲过了嘴唇。


周泽楷是因为闻到了食物香味醒过来的,醒来时头已不疼了,只是出了一身汗,黏腻得紧,不大舒坦。

叶修大概是听到了动静,推开了门看了看,看他醒了便推门走了进来,又试了试他的温度,觉得正常了,说:“那你去冲洗一下,等下出来吃东西吧。”看周泽楷点头,就转身走了出去。

周泽楷却坐在床上发了会呆,觉得被叶修碰过的额头又烫的厉害了。


周泽楷走出去就看见叶修正在看他家电视柜上的照片。

叶修问他:“这是你十八岁那年照的吧?”

周泽楷点头,自己去厨房把粥端了出来,回头就见叶修倚着厨房门,正在细细看他,半晌低笑:“我遇见你的那时候,你也是那个年纪。”

叶修的眼睛很黑,认真看人的时候,叫人动心。

周泽楷愣了愣,发现他的心第一次跳那么有力。


等两人相对吃完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兴欣的其他队员早已回去了,叶修因为有事才留了下来。周泽楷听他这么一说,就把他留了下来。

只是周泽楷家没有客房,两室一厅的房子,有一间被周泽楷专门用来做了书房。不过好在,周泽楷卧室里床足够大,睡两个大男人也没问题。

周泽楷大概是比赛结束后回来睡得有点多,不大睡得着,只是叶修睡在旁边,也不太好意思辗转反侧。

只是他侧躺着,一眼就看见了叶修闭眼阖目安静睡着的样子。

于是,周泽楷开始看叶修。

周泽楷早就知道,其实叶修长得也好看,和自己的好看也不大相同。

早在多年前踏入荣耀世界的少年第一个知道的名字就是叶秋,而在多年后的这一天,他与他曾经憧憬敬佩的人躺在同一张床上,而这个人也不再叫叶秋。

周泽楷看了也不知道多久,叶修突然转了个身,和他面对面的侧躺着。叶修也不睁眼,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指尖触碰了一下周泽楷的下颔。

叶修轻声说道:“睡吧,晚安。做个好梦。”

一个轻柔至极的吻落在周泽楷额头。


兴欣赢得冠军的那天,周泽楷约叶修在老地方见面。

叶修在楼下发现,楼梯旁并没有挂起“正在营业”的牌子。他走进去后,看见调酒师——也就是这家清吧的老板正在慢悠悠地擦拭着玻璃杯。

看见他进来,老板笑眯眯地说:“随便坐,泽楷等下就来了。”

叶修在门口站了会儿,想起第一次进这里的场景,也想起自己对周泽楷的一见钟情,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错觉。

这时候,周泽楷抱着吉他走了出来。

看见他的时候,周泽楷的眼睛整个亮了起来,像装满了满天星辰,亮亮的,好看得叶修心动。

周泽楷没有戴鸭舌帽,也没有换衣服,穿着轮回队服的周队长,抱着他从小弹到现今的吉他,看着他喜欢的人,弹响了第一个音。

这是叶修第一次听周泽楷唱歌,周泽楷唱歌很好看,低沉的嗓音和上温柔得弦音,让叶修想上前去抱住他。

那是一首情歌。

情歌里,有无尽的柔情,有周泽楷还不曾诉诸于口的漫长心意。

有叶修给周泽楷的一片璀璨星辰。

一曲终了,周泽楷弯起唇角,眼角有最长情的温柔,对叶修说:“叶修,我也喜欢你。”

叶修走上去,抱住了他今天才断了对方三连冠的对手:“可是,我爱你。”

周泽楷放开吉他,也回抱了他,亲吻他的唇。


叶修只花了一眼喜欢上周泽楷。

周泽楷却用了漫长的时光一点一点爱上叶修。

周泽楷相信一见钟情。

叶修也相信细水长流。

由此,周泽楷的琴弦拨动只为叶修。


调酒师旁边那人用手肘碰了碰他:“看吧,给钱。”

调酒师哼了一声,数了十几张大钞甩人手里:“输了输了。”



评论(23)
热度(137)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