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山有扶苏

♥小甜饼,巨大的糖,信我w

♥点文之一,男皇后设定,美貌的小周不是皇后还有谁能是!  @风吹三月 刚才的网页编辑竟然不可以艾特!生气qaq

♥12点了!祝我生日快乐哈哈哈哈!



《山有扶苏》


叶修在殿上提出要将镇国将军娶进宫当正宫的时候,朝堂上的一干老臣齐齐噤声。

他们在同一时间想的却不是成何体统之类,而是——皇帝陛下终于把将军拐到手了?

相比之下,镇国将军本人就镇定地多。


周泽楷站在一干武将的最前头,看起来没什么表情,神色还是淡淡的,站在他身后的副将下巴却都快掉地上了。

没忍住,轻声在他家周将军身后叫道:“小……周将军……”

周泽楷侧头看向他,眼睛里满是疑惑,副将忍不住问道:“将军,你听清陛下刚才说……什么了吗?”

副将就看着他们将军一脸茫然地蹙起眉,长睫颤了颤,缓缓地挑起一点眉尖,短促地说了一声:“……啊?”

跟在周泽楷身边的副将算是知道了,就在刚才,他家这位将军的三魂七魄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根本没把那位的话听进去。

于是副将压低了声音:“将军!陛下说让您……”

可同一时刻,坐在上面的那位低头对周泽楷说:“不知我镇国将军可愿同我共享这江山万里?”

顿时一殿目光齐齐停在了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似乎是想了想,片刻后这位名震四方的将军一步跪了下去。

周泽楷:“陛下,江山,臣打的。”

一众大臣:“……”

叶修:“……”

周泽楷的唇还有点疼,那里有个牙印子,是昨晚上跑出宫的叶修把他压在窗前咬的。

于是周泽楷只能双手抱拳说道:“臣,谨遵圣命。”


周泽楷还没进门,他家大哥最小的那个娃儿已经一溜烟的跑出来扑在他怀里,抱着他的腿仰头天真无邪地开口就叫:“皇后……叔叔!”

跟在后面的小将——杜明一个没忍住大笑出来被江副将锤了一下,差点内伤。

周泽楷的大嫂自门内走了出来,拍了一下自家孩子,斥责道:“这孩子乱说什么呢!”说完把孩子拉到一边训话。

随后周泽楷的大哥也走了出来,神色没什么异常,只对周泽楷说:“父亲在里面等你。”

周泽楷应了一声,同他一起走了进去。

路上神色淡然的周家大哥对一样神色淡然的周泽楷说道:“陛下今日怎么突然下旨了,是泽楷你昨晚同陛下松口了?”

江波涛,杜明:“……”

周泽楷好像对家中对他和叶修的态度习以为常,点点头慢慢说道:“昨晚太困,赶着睡觉,答应了。”

周家大哥:“哦,你其实应该早点答应的。不然天天晚上让皇帝陛下翻墙也不太好不是,府上这一干家将装没看见也不容易。”

江波涛,杜明:“……”

他们总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江波涛和杜明跟着人走进主堂时已经淡定自若了,看着周老将军余威犹在的模样,目光扫过来还以为周泽楷要被骂一通逆子。结果周老将军只是淡淡扫一眼自家小儿子,开口第一句就是:“终于答应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带江波涛杜明两人坐下。

“你早些答应不好吗,”周老将军抱着家中新添的小孙女,看起来一本正经地道,“非让皇帝天天翻墙,没看我墙底下那株花都要秃了吗?”

周泽楷不说话,只笑起来,还有若隐若现的梨涡。周泽楷的一双眼最像母亲,周老将军一看,顿时噤声。

于是周老将军气闷地想:“跟他老娘一样难弄到手。”

转头又想到麻烦的是那皇帝小子,心里也就开心了,又去逗弄小孙女了。


江波涛和杜明鲜少来周府。周家是个大家族,现今有三世同堂,出过多位大将。因近年来战事不断,朝中颇有重武轻文之风,而这朝内的武将又以周家为首,周家不可谓不显贵。

而此次前来两人却是为了应周泽楷的邀约。

正逢十五月满,三人在周泽楷院中斟酒赏月,多是杜明说一些趣事,江波涛不时插上两句,而周泽楷只是笑着听他们说话。

说着说着,杜明就不由着问到周家人好像都对周泽楷同……皇位上那位的事习以为常这件事上。

周泽楷酒量不算特别好,今日喝的略多,已有点醉意。揉了揉太阳穴说“我同叶……陛下,幼时已知。”

杜明自然知道这个,又说这显然不能成为皇上要娶将军的理由吧!

江波涛一笑:“若我知道的没错的话,陛下同小周八岁相识,至今已十多年了。”

周泽楷点头,耳朵有点红,也不知道是酒催的,还是因为什么。

江波涛轻声问:“那按周兄及老将军所说,陛下之前就同你有所往来,小周你之前为什么不同意那件事,如今又同意了呢?”

周泽楷笑了笑,喝了口酒什么也没说。


叶修来找周泽楷时,周泽楷已经歇下来。

推开周泽楷房门时,叶修就隐隐嗅到了酒香。他掀开周泽楷的床帐就看见周泽楷安然入睡的模样,叶修俯身亲了亲他,尝出一点酒味来。周泽楷睁眼就瞧见叶修在脱鞋袜,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湿漉漉的水汽,叶修瞧他半睁着眼的样子觉得有点可怜可爱,又转身亲了亲他,问他:“今晚和谁喝酒了,困成这副模样?”

周泽楷喝醉了很乖,就是特别困,没人催促可以睡个一天一夜。等到叶修褪了衣裳睡进被子里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轻声“唔”了一声,说:“小江……还有杜明。”

叶修没忍住笑了,这都是他们私下里的叫法,周泽楷还没在他面前这么叫过他副将和那个新提拔上来的小将。

大概是在外面吹多了风,周泽楷的手有点凉,叶修把手摸了摸就揣进了怀里,说道:“睡吧。”周泽楷含混不清地应了,叶修都以为他睡着了,结果等他也快睡着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抽出了手,把他一揽抱进了怀里。

周泽楷大概是真的有点醉了,靠在叶修耳边说道:“你……也这么抱过我。”

叶修这下睡意没了,看着近在眼前沉睡的周泽楷无奈地笑了笑。


那是好多年的事了,那时候还是皇子的叶修躲开了自家的笨蛋弟弟,跑过亭台楼阁,跑到他的周弟弟面前。

他抱着还比他矮上许多的周泽楷陪周泽楷看大道三千光怪陆离的书籍,然后在春日暖阳里两个人在树荫底下都睡着了。

那时候,叶修就是像如今这样抱着周泽楷的。

却不像如今这样在他好看的周弟弟睡着后可以肆无忌惮地亲一亲他的长睫。


周泽楷醒来时叶修还没醒,可却已经天光大亮了。这叶皇上好像自从宣布了圣旨要娶镇国将军做皇后开始,即便还没办封后大典就已经过上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日子。

等到叶修醒的时候,发现周泽楷正在看他。

和他昨晚一样。

叶修问他:“小周你为什么看我?”

周将军:“你好看。”

叶修笑了:“都说周将军美姿容是天下无双的第一,怎么,孤比的过?”

周泽楷想了想摇头,诚实地说:“比不过。”

“可是我眼里你最好看。”周泽楷说。


等到两人起床洗漱完毕,终于正大光明走出宫大臣再也不拦着,可以以休沐出宫看看他的未来皇后为由的——皇帝同他的未来皇后坐在桌前吃起了午膳。

用完膳后皇帝陛下就站在案旁看他家美人写字。

直到一只传信鸽飞了进来。

周泽楷也不避讳,直接让叶修将那信鸽上的纸条取了下来,他手中笔挥墨不停。

叶修看清写了什么,顿时眉头一皱,等周泽楷写完搁笔时,正好叶修递了纸条过来。

周泽楷看完神色如常,将那纸条收好。

叶修:“终于来了。”

周泽楷笑笑将自己的印拿了出来。

叶修:“他们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昨儿晚上钦天监才算好日子送来说三个月后的廿四是个好日子,被他们一耽搁也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

周泽楷在纸上印下印章,浅笑着交握住他的手,吻了吻他的唇,舌尖舔了舔叶修便分开唇探舌来同他纠缠。

两人一番胡闹花了好长时间,叶修不及他身体强健,到最后抵着额头喘了喘看向周泽楷写的字。

叶修才发现他那铁画银钩的一手好字题的是“海晏河清”。

周泽楷勾着他的一缕发在他耳边说:“为……吾皇战四方。”

“心甘情愿。”


边境塞外的草原游民今年闹了饥荒,叶修早就筹算着他们可能要南下攻城略地抢粮食。

也确实如此,草原人好战,每个都是最好的战士,只可惜是不受拘束的野狼。前些年,周老将军还没告老辞官,带着小儿子打的第一场仗便是同他们。

没想到如今周将军快同皇帝成亲来捣乱的,还是他们。

周老将军不禁埋怨儿子,早些年怎么不把这群人打怕了呢!你看,你要成亲的时候他们就来捣乱了吧!

周小将军正在吃饭,无辜地看着自家老父亲,周老将军又没辙了。


边疆战报来得及时,且从早些时候叶修便暗中调配了兵马加强了边疆防守。于是当晚一旨令下,才刚巡营回来的周将军再次披挂前往边疆。

走的那天叶修站在九五城外送他,说:“这是最后一战。”语气笃定。

叶修说完,双眼微弯,在三军面前抱住了他们的统帅,说了句:“等你回来婚典就差不多准备好了吧,到时候我们就成亲。”

在大臣成何体统的目光下,身披铁甲的周泽楷笑了,确然是艳惊天下扬名海外的美姿容,他轻轻应道:“好。”

说完周泽楷翻身上马,扬鞭远去。


江波涛在营地前头等了颇久才等到周泽楷回来。

那人坐于高头大马之上,丰神俊朗,容貌是一等一的好看。

江波涛快步走上前去,周泽楷翻身下马就看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

周泽楷挑眉江波涛便知他想这是有疑惑,低声同他说道:“皇帝陛下要亲自来了。”周泽楷皱眉。

这次草原上的各个部落集结而南下是做好了不打到京城不罢休的准备,委实是场硬仗。因此,这一仗打了大半年还未曾结束,双方仍旧在边境上对持着。

转眼已是又一年春了。

周泽楷摸着马鬃想起前几日叶修寄来的私信里看似不经意地一提院中花已开了,便知晓叶修此来为何。

他说:“来了也好。”


只是周泽楷没想到叶修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前些日子有过一场草原人挑起的战役

,不过却没讨到好处,反而是败了,退出几里让出了几块自己的土地来。

周泽楷带着人骑马行过草原,就听到身后有马蹄声由远及近。

只有一匹马。

周泽楷察觉不对遽然回头时,便瞧见叶修骑马远远赶来。周泽楷让其他人先走,自己驭马向叶修奔去。

叶修也瞧见了他,在两人靠近,周泽楷拉了缰绳,叶修已经站在了马上笑看着他。

叶修的眼睛是黑亮的,同周泽楷自母亲那里遗传的琉璃色不同,看人的时候总叫人觉得深邃。他看着他,突然伸手一把将周泽楷拽了下来,两个人抱着滚到了地上,那两匹马溜溜达达地凑在一起,吃起了草。

叶修什么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周泽楷堵住了嘴。

两个人亲得难舍难分,滚在草地里在不在意满身的青草汁味,满心满眼都是对方。

幕天席地里,自有一番好景色。


等皇帝仪仗到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皇帝陛下这才从床上爬起来开始了他的御驾亲征。

在最后一场仗时,皇帝陛下站在战辇上,他的将军半跪下来对他说:“当为我皇平定天下。”

叶修就想起小时候在他怀里听故事的小男孩说若他为皇,他便为他开疆扩土。

周将军原来从来不失信于人。


叶修被周泽楷牵着走了进去。

周老将军正好在里面,看着他俩手牵着手走进来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看他的儿子,然后擦拭干净妻子的牌位,转身边走了出去。

周泽楷领着叶修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拜了三下,好像在无数先辈都在默然看着两人,而神明在上,生死无悔。

两人起身后叶修没忍住在先人面前亲了一口周泽楷,然后说道:“我只有你一个皇后。”

周泽楷笑了,凑过去慢慢地缱绻地也亲了亲他:“好。”

叶修想了想又说:“等我弟弟再和我那弟妹再生两个,便同他领一个回来养怎么样?”

周泽楷又亲了亲他,还是说:“好。”


然后周泽楷又牵着他绕过祠堂进了间屋子,屋子桌上是一册册的东西,叶修走进了才发现上面写着的是周氏族谱。

于是,叶修看着周泽楷研墨提笔,在那上面郑重其事地写下了叶修的名讳。

周泽楷对叶修说:“你是我的。”

叶修笑着勾了勾他的手指:“你也是我的。”

“等过几日大典后,那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了。”


虽然叶修同周泽楷都为男子,但到底是封后仪式,却仍旧极为隆重。

在天下人面前,叶修以周泽楷为后,而在祭坛上,叶修同他祭拜过天地,在天地前立誓,不设后官,只以周泽楷一人为尊。

而同王妃站在一处的王爷叶秋翻了个白眼,想起混账哥哥前几天找自己说的话。

于是他转头对王妃骂道:“这混账哥哥!”

王妃捏着帕子没忍住笑了。

抬头便看见当今皇上握着新后的手在皇族族谱上一笔一划地写下新后的名字。

就想起小时候同母亲进宫时,碰巧遇见的大皇子殿下也是这么抱着周家小公子一笔一划地写字的。

在出宫的马车里,车轮骨碌碌地滚动着,母亲笑着同她说:“我朝陛下都是痴情种,若是我女嫁入皇家也不失是为美事。”

小女儿家哪懂这些,只想到在花园里遇见拿虫吓她的小皇子便觉得可恶。

可这天下世事果然还是有迹可循的。

王妃牵了王爷的手安抚自家不着调的王爷,说着说着便笑了。


在工工整整写下周泽楷的名字后,叶修说:“现在,你也是我的了,有天地为证。”

周泽楷一笑,手指轻轻摩挲过他的脸颊。


青天为证,我心如你心,你我共白头。


腊月时节,眼看着年关将近。

这日下午叶修处理完朝中事务,便同周泽楷坐在房里看书打发时间。外面委实是冷,屋里却生了地龙,叫这阁内温暖如春。

叶修枕在周泽楷腿上,手里的书翻了一半开始犯困,周泽楷却对手里的兵书十分感兴趣。

叶修突然想起了什么,懒洋洋地问周泽楷:“小周,早些年我同你说嫁我做皇后你为何不同意?”

周泽楷放了书,勾起他鬓角的发丝低头亲了亲他,叶修这次可不买账,等亲吻结束时又问了一次。

叶修:“真是因为杜明说的那样,因为你那天太困就答应了?”

周泽楷撑着头俯首看他,轻声说:“还记得,我说过为你开疆拓土吗?”

叶修:“记得。”

周泽楷说:“你知道的对吗?”

叶修不再说话,伸手摸着周泽楷的后颈,来回摩挲着,将他压下来亲吻。

唇齿交缠间,春又近了。

风雪中隐隐有梅香萦绕。





评论(54)
热度(188)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