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不惘生

★修仙文,假的,不正经的吃饭睡觉谈恋爱

★重度OOC,真个是真的,慎入

★小可爱生贺  @Dear温琼 祝小可爱永远的十八岁快乐23333





《不惘生》

“大师兄!师父被外面的小妖精拐跑了!”

一个冬日的清晨,叶修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就被门外的大叫声吵醒了。

杜明站在大师兄的房门外,自己话音刚落,就见有人破门而出,可怜那门被人猛地甩开,吱呀吱呀地呻吟着。

叶修:“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再说一遍小周跟谁走了?”

知道大师兄某些全门派都知道的心思的杜明梗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不……不就是最近隔壁山头的那个妖精……”

叶修回身进了房间,杜明向里刚探头便见叶修抓了外衫从里面飞身而出。二话不说御剑上空,杜明只听到大师兄留下一句“你们自己做饭吧”便不见了踪影。

全门派上下都知道大师兄喜欢师父——除了师父本人,这让杜明一直觉得这个门派迟早玩完。


而同一时辰,周泽楷正跟隔壁山头新搬来的狐狸妖一起蹲着等三千年一生的黓雪花精冒头。

周泽楷低头看看两人围着的一块地,又抬头看了看那狐狸,忍不住说:“确定……在这?”

那狐狸一身白衣,但周泽楷他们都知道这其实就是一只普通的红毛狐狸,狐狸自称姓第五,却从来不向人透露自己名何。第五撸了把袖子,抬头看看时辰,大咧咧地说:“确定确定,不是这给你找一只花精亲自送到你们那破门派里成了吗?就快了就快了!”

周泽楷就不再吭声。等了一会儿好像才讷讷开口:“我门派……才不破。”

第五狐狸哼了哼:“有你这么个长不大的师父,你们门派能好到哪去……欸!土动了动了,快准备好!”

只见那逐渐松动,好像有东西正往里面刨土,第五兴奋地错了搓手。周泽楷张了张嘴想反驳,却又觉得这时候好像不是反驳的时候,开始专心致志地看着那块地方。

只见那一下块地动得越来越频繁,突然一块黑色的花显出影子,自土里悄悄钻了出来,那花说不清像什么,似莲非莲,只一捧,摇摇欲坠的。花朵悄悄钻出后便安静了一会不再动作,周泽楷想问,却被第五狐狸察觉,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等了一会儿,约莫是那小玩意儿以为没人,突然有个小脑袋顶破了土露出来,一只黑爪子伸出来攀着土想爬上来。第五立马做了个下切的动作,周泽楷一把抓住了那小东西将它拔了起来。

被人拔出来的黓雪花精颇受惊吓,立刻吱哇乱叫起来,哭声三里外估计都听得见。第五狐狸真是怕了,大声吼道:“快快快!让它闭嘴!”

周泽楷立刻念了个诀,那花精便噤声变成了一朵硕硕大花的模样。

第五看着周泽楷小心翼翼将那花收进乾坤袋里的模样冷哼一声,说道:“你待你那大徒弟倒好,这三千年一成的花精也不吝加进药里。”

周泽楷看着他眨眨眼,只笑了笑不说话。

第五踹了踹土,将那块地铺平:“喂,死修士,你为什么一直长不大啊?”

永远十多岁那时模样的周泽楷也很想和狐狸说一说为什么,奈何嘴拙,只说道:“机缘。”

狐狸第五:“狗屁机缘。”


叶修御剑立于空中,在冬日冷风中抖了抖然后发现,他不知道该去哪找他家傻师父。

他倒不是相信杜明说的周泽楷跟着隔壁山头的狐狸跑了,只是他也发现他师父好像有什么瞒着他。

叶修遇见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顶着少年的模样在世上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叶修作为周泽楷第一个徒弟,跟他呆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早年时候还不存在什么门派,只是两个人相互依偎着行走在这世上。

那时候,叶修问过周泽楷,他顶着这副容貌多少年了。周泽楷茫然地想了想说不知。

那时候已经二十几岁的叶修就觉得他家师父怪……可爱的。

叶修并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会维持少年模样,虽说修士到达某境界后大多能驻颜,衰老极慢,却并非不老。但周泽楷却并不是,可其中缘由,就连周泽楷也说不清。

在少年时周泽楷却有一段机缘,曾误入过某方大能秘境,只可惜在踏出那块之后,周泽楷忘了个干干净净,只是自那以后,周泽楷的容貌再未改过。

这段过去也是第五从周泽楷磕磕绊绊知道的大概事实。

只可惜这事实一点屁用也没有。

第五:“……你真不是在驴我?”

周泽楷:“……不是。”


站在半空中的叶修觉得实在是太冷了,回过神退了冲头的着急发现自己出来的实在不应该,又御剑飞回了门派。

不过这次叶修却没回自己房间,而是直接去了周泽楷房间。

正在嗑瓜子和二师姐偷偷琢磨师父大师兄的小师妹只觉面前一阵风吹过,抬眼就只见大师兄衣袖飘然地走远了,险些磕到舌头。

小师弟走过见大师兄衣衫单薄,拿着一件大氅追了出来:“大师兄你可穿厚点啊!别叫师父担心!”

叶修顿了顿步子,回首捏了把小师弟还没长开的团子脸,接过他递过来的衣裳:“多谢。”说完转身向周泽楷房间走去。


逮住了花精,周泽楷便同第五一起回去,御剑在空中分道扬镳,各回了各的山头。

周泽楷揣着今天的战果,偷偷摸摸地钻进自己房间,没看到自己房间亮着,正松口气,却没想到被叶修逮个正着。

叶修坐在他床床头,眼睛笑成一弧,问他:“师父你这是去哪回来啊?”

周泽楷顿时懵了。

叶修四下看了看,漫不经心地说:“那第五狐狸呢?没跟着师父你吗?”

周泽楷张了张口,原本想辩驳一下,却想了想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上前去,给叶修裹紧了大氅,看他手指发红将手圈进怀里,那手凉透了,好像怎么也暖不了。

周泽楷问他:“怎么……不生地龙?”

叶修想抽手却被周泽楷攥紧了,他也不再在意:“也不是很冷。”

瞥见周泽楷皱眉,叶修立刻改口:“只是有那么点冷而已,还不必那么麻烦。”周泽楷一弹指点亮了桌上烛火,把自己房里万年用不着的炭火找出来。

等到房间里不再像之前那么冷,周泽楷才再站到叶修面前:“一起……睡?”

在叶修才认识周泽楷那时候,叶修比周泽楷看起来还小,那时候叶修同周泽楷便是睡在一处。

只可惜后来门派建成,叶修对师父生出诸多周泽楷不懂的心思,便再未曾一起睡过。

叶修很认真地看着周泽楷,那眼神是十分的专注,看的周泽楷很是不解。却很是突然地,叶修伸出了一双手,抱住了周泽楷,少年模样的周泽楷跟坐在床上的叶修差不多高,被这样子一抱整个人都像是被圈在叶修身前。

周泽楷又懵了。

叶修在他耳边说了一声:“小周。”

叶修小时候不说,只是后来大了,就很少再直接叫十几岁模样的周泽楷“师父”,喜欢叫人“小周”,周泽楷也不大在意这称呼,便随他去。

只是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这个称呼里面怪有些他不懂的感觉。

那是后来的周泽楷才懂的。

两个字足以概括的。

——缠绵。


可叶修也不再说什么,只叫了一声便松开,铺好床褥洗漱一番和周泽楷一起躺在了床上。

听着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叶修其实是不大睡得着的。

在知道周泽楷外貌不变之后,叶修本来觉得这无甚在意的,可与周泽楷相处太久之后,叶修才发现那不知什么原因的限制,限制的不仅是周泽楷的容貌,最重要的是对感情的认知。

他的傻师父,根本不懂别人的爱意,不论这个别人是谁,是青春年华的漂亮姑娘,还是长久相伴的大徒弟。

方锐以前跟他勾肩搭背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说过一句:“要不你还是放弃吧?”

捂一块不会开窍的石头有意思吗?


如果是后来的叶修一定会说,有意思,很有意思!

但当时的叶修只是握着烟杆将人挑开:“一边儿去。”


第二天周泽楷自正厅门口进来时候,惊掉了一众徒弟的碗筷。小师妹高兴地抓着师姐的袖子说:“师姐!师父是不是长高了点?!”

最高的三徒弟直接跳起来站在周泽楷比了比:“昨天怎么了?!师父你到底和那狐狸去干……”

话没说完,三师弟就看见了他们跟在师父身后的大师兄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众人一起睁大了眼睛,集体噤声。


早饭后,等大师兄和师父走后,其他人凑到一起。

小师妹:“昨晚上……大师兄是睡在师父……房里的?!”

二师姐:“不……不知道……”

杜明正襟危坐:“我敢发誓昨儿晚上大师兄每回房!”

三师兄:“师父开窍了?”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齐声道:“不可能!”


周泽楷对于自己长高了这件事倒不甚在意。

他现在有着更要紧的事。

周泽楷终于想起将那株黓雪花栽进土里,这天生地养的花精缺了土差点死了,奄奄地蹲在陶瓷盆里也不再叫唤。将花埋好,周泽楷拿出张纸看了看又准备离开,却在门外遇上了叶修。

叶修直接问道:“师父去哪?”

周泽楷:“皇宫。”

叶修:“我可同去吗?”

周泽楷进屋里拿了件大氅递给他,也不说什么,便是默认了,看着他将大氅披好说:“走。”


一阵寒风好像要将云卷得涌动,冬渐深了,天上开始簌簌地落雪。

叶修在下面等着有点无聊,干脆上了宫殿顶。

真不愧是皇帝住的地方,屋顶也是雕梁画栋的,极漂亮。

坐在屋顶的叶修抬头看了眼飘落的雪,再低头就看见周泽楷站在下面抬头看他见他低头,嘴角便露出个笑,叫道:“叶修!”

叶修跳下房梁,周泽楷说:“走吧。”

路上,叶修问他:“是找到解决你容貌问题的法子了吗?”

周泽楷只看着他温柔地笑。

什么也没说。


自皇宫回去后,周泽楷便宣布自己需要闭关炼药。

小师妹悄悄对师姐说:“我还不知道我们师父还会炼药呢……说实话,我们师父碰得到炉盖吗?”看着少年模样(还没有师妹高)的师父,师姐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叶修看了看自己师妹,先走上前半跪下道:“自当待师父闭关而出。”

其他师兄妹也立马一齐跪下。

“我等自当待师父闭关而出。”

周泽楷:“……”

“闭关而已,”周泽楷抱着种了黓雪花的花盆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拼命。”

话音落,小徒弟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哄堂大笑中,叶修发现周泽楷正在看他,看着他微微一笑。

叶修伸手轻压在心口,觉得那里跳跃得厉害。


周泽楷闭关的那段日子,正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

叶修幼年时期曾掉入极北之地的极寒之渊,那里常年冰雪,不是活人所在之地,那里是块天然墓地。若是活人陷于其中,犹如活死人般永生在那,却不知岁月几何,等到寿命尽时便是真的葬身在那。当周泽楷将他救起时,他甚至早忘了自己前尘旧事,犹如初生。

虽被救醒但到底落下了病根,叶修体寒至极,即便是一年里最热的天气里也大多裹得厚极。

可周泽楷闭关的时日里,叶修还是时常去帮他收拾院落。师弟师妹们都知道叶修的习惯,也不拦着,只踩着点为他倒上一杯热茶。

周泽楷闭关时日不定,原本众人还指望着他能赶上除夕出关,只可惜没能赶上。

除夕那日是不禁酒的,闹得极欢,被灌了一杯的叶修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周泽楷房里。

爬起来倒茶去去口中酒味的叶修这才发现下了一日的雪停了,开窗探头看了看,却嗅到一股子暗香。

叶修喃喃道:“梅花开了?”


初一的早晨,有人叩响了山间门扉。

昨夜通宵的师弟师妹一个个不知道又跑去哪了,叶修去开了门。

开门便见一个青年人对着他莞尔一笑,几个禁卫军站在他身后。却不知为何,那几个禁卫军看到他一愣,倒是那青年人没什么意外,向他行了一礼。

叶修靠着门说:“丞相大人来我们这小门小派为何事?”

那青年人被他戳穿身份也只是一笑,退来些让人看了看禁卫军们抬着的东西。

青年说:“这是陛下让在下送来的,是为多谢阁下尊师为陛下算的那一卦。”

叶修看了看那些东西,说,进来吧。

青年人看着禁卫军们将东西搬进去,知趣地便要告辞。

只是临走前又对叶修说了几句。

“陛下托臣给阁下带几句话,”临别前青年人对着叶修施礼道,“若是尊师还需要什么东西大可以直接同他讨要。”

“还有……希望如果可以,他想见一见您。”

叶修想了想说:“待我师父出关,若无事我自可以去见见。”

青年一笑,又行了个大礼,便同一干禁卫军离去了。


新年翻过,便近春日。

周泽楷闭关已九九八十一日,这日正是三月里,草长莺飞,叶修发现院子里桃花初开,闲来无事寻了把扫帚将周泽楷的院子扫了一遭。

叶修一回头便看见穿白衣的红狐狸坐在墙头。

狐狸第五有着一双正宗的狐狸眼,看着人的时候是勾人的,他大声对叶修说:“那个长不高的小矮子的大徒弟,问你个问题。”

叶修:“呵呵。”

第五:“你是不是喜欢你那个小师父啊?”

叶修说:“我全门派上下除了小周都知道,你现在才问我这个?”

“哈哈,你那小师父情识不开,根本感受不到他人的心意,”第五突然大笑起来,“你喜欢上他可真是不容易。”

第五笑弯了一双狐狸眼,盯着叶修腰间的烟杆:“那你想知道你师父这次闭关是为了什么吗?”狐狸第五的这语气委实讨打,几乎看得到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叶修:“不想,谢谢。”

没有趁机骗到烟杆的第五:“……”


叶修夜晚准备进入今日的静气凝神打坐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房门打开,叶修便看见他的小师父捧着一颗丹药,看见他便露出毫不掩饰的开心笑容来。

周泽楷:“这是……将深渊寒气驱除的药。”

“这么久……”周泽楷捏着那颗药放进叶修手里,“终于好了。”

叶修原本以为是找到解除周泽楷容貌不变的法子,却没想到周泽楷这么多日奔波其实只是想为了能改变多年前那极寒之渊带给他的一点不快。

周泽楷看着叶修将手收紧,一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自己。

叶修的眼是少有的黑色,乌黑得像两颗漂亮的黑曜石,专注看人的时候很勾人。

周泽楷想说什么,却突然被自家大徒弟抓住手腕,一下撞进了叶修怀里。

叶修抱着周泽楷,在他耳边一声一声地说。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小周。”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小周……”


吃下丹药的叶修昏睡了三天三夜。

梦里一遍一遍地反复坐着被周泽楷救起那时候的梦,还有这么多年与周泽楷相互陪伴的很多小事,明明未曾走过死亡,叶修却觉得已经看过了走马灯。

迷糊里他总觉得有人一直陪在他身边,他不太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周泽楷。

毕竟那天的话周泽楷并没有给他回答。


叶修醒的时候是春日阳光明媚的中午。

他一睁眼便看见周泽楷坐在旁边,正拿着一卷书,窗口是正盛的日光照进来。

叶修除了幼年时被周泽楷从冰渊里抱起,没再觉得这么温暖过。


又是一年去,新年过了,便是上元节。

正是盛世,经过叶家多年治理,天下太平,普通百姓安居乐业,尤其是是那天子脚下的九五城里盛世安平。

叶修自宫廷而出,便见周泽楷袖手而立于前,正在等他。

大概是因为听到宫门阖上的声音,周泽楷准备转身却已经被人一把抱起。叶修笑眯眯地说:“我们去城里逛逛怎么样,师父?”

周泽楷把他的烟杆子摸在手里。

叶修立马把人放下,道:“这可是我的命根子,您可别折了。”

周泽楷:“……”

总觉得哪里不对。


上元节出来逛夜市的人可不少,人挤着人,个个摩肩擦踵。

有美貌的姑娘自两人身边走过,隐隐有暗香盈袖,同旁人嬉笑着,笑闹着。若还有大胆的,便向着看上的萧郎投上自己的帕子,分明双颊沾红,眼睛却还是亮亮的。

好像为着喜欢勇往直前的战士。

叶修也有收到姑娘丢来的帕子,只是叶修没收下。周泽楷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叠好了,还给那姑娘。

叶修不着调地说:“在下乃修道之人,可收不了姑娘的帕子。”

叶修:“但姑娘这面相看着必然能遇见个相伴终老之人,且还等着。”

姑娘掩嘴笑:“先生算的可准?”

叶修:“若是不准,姑娘大可来找我,只是一生太长,姑娘大概没机会来找我了。”

说完那姑娘便道谢离开。叶修回头看了看周泽楷说:“走吧,听说河边可以放河灯,小周要去看看吗?”

周泽楷开口:“她……”

叶修侧头一笑:“怎么?师父吃醋了?”

“若是小周的容貌年纪再大一些,”叶修微俯身与他双目相对,“你可会收到不少香帕呢。”

叶修轻声道:“那样……我会吃醋的。”

周泽楷被他话音擦过耳边,莫名地脸一下红了。

“去看河灯。”周泽楷抓着叶修手腕转身就走。


不知道是不是河上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去看河灯的路上人突然多了起来,周泽楷一个不注意松了手,再回头竟然没瞧见叶修。

人流涌动,被人簇拥着的周泽楷突然停了下来。他站在人群里,轻声叫了声:“叶修。”

“叶……修!”

他说完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向四下看了看,想寻找到那个人,提高音量喊道:“叶修!”

可是没有人回应他。

周泽楷跨出了一步,快步逆着人流行去,在人群里越走越快,几乎跑了起来,他努力地想看清每一张脸。

可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是叶修。

周泽楷没有发现自己看人的视角高度早已改变,只是伸手按着的心口下跳动的地方第一次这么激烈地跳动着。

如果叶修忍受不了,离开了,怎么办?

周泽楷难免这样想着。

可是,一只手突然攥住了他。

周泽楷遽然回头。

叶修正拉着他,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他,好像不确定地叫他:“小……周?”

周泽楷这才发现,他的视野已经和叶修平齐,甚至还高了一些。

身边是形形色色的人走过,可唯有面前的这个人是万年不改的那个人,自长久以前他们相伴行过万古荒芜。

这样的一个人,他怎么可能不喜欢?

周泽楷一步上前,紧紧搂住了已经比他矮上一些的眼前人。

叶修手里还提着河灯,回头来找不见了踪影的周泽楷,乍然看见与人流相悖的背影,看着比自己还高些。却不想那人回头,的确是那张世间少有的好看的脸,却……再不是那个少年模样。

青年模样的周泽楷看着他的眼里,有灯火辉煌有川流人海有乍然升起的烟火,还有他。

叶修被搂的太紧,差点喘不过气。

周泽楷揉着他耳边的发丝,在他耳边说:“叶修,我也喜欢你。”

烟火升起,悠悠长河上盏盏河灯缓缓飘远。

手里的河灯掉落在地。


周泽楷轻轻吻在了叶修颈间。

叶修一笑,于烟花炸开时,亲吻在周泽楷唇上。


“大师兄!师父被外面的小妖精拐跑了!”


“放屁!师父明明是被大师兄拐跑的!”







放个肉番外吧。

两个人第一次的时候。

叶修:……

叶修:算了算了,你来你来。

周泽楷:?

叶修:总想起你以前的样子,我不太好意思下手。

周泽楷:……

叶修:嘶——唔……

周泽楷:(笑)

叶修:你别笑。

周泽楷:?

叶修(亲亲嘴):你再笑我魂都要丢了。





------------

讲一下文里没解释清楚的点,

关于为什么小周最后会“长大”了,是因为就是他的机缘对他的限制不仅是容貌,还有就是狐狸说的情识。

而有两个点,小周“长大”了,一个是和老叶又睡了一张床(等等???一个是他意识到他对老叶的也是老叶口中的“喜欢”,他情识开了,就是他成人了

(顺带一提,结尾的烟花是其实是叶秋庆祝老哥终于找到对象了放的

叶秋:???)

评论(24)
热度(206)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