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江城子

♥给小可爱写的不着调的东西




一把火熊熊燃烧了三天三夜,将连绵十里的叶家堡烧得干干净净。

而在灰烬之中烧出了一个叶修。


在被人护送离开的路上,分开前叶秋问叶修:“我们还能再见吗?”

叶修把常年揣在怀里的短笛塞进他手里,抱了抱他的傻弟弟。

“能。信我,别信天。”


这不是周泽楷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周泽楷总记得,他第一次见有着相同一张脸的那人是个什么场景。还在更小的时候,他经常会把那日的每一句对话,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动作细细地拆开,一分一毫地琢磨,又会将他们串起,一遍一遍地回想。

即便时隔多年,他仍旧记得小时的这张脸是什么样。

“你怎么到这来了啊?”

周泽楷:“……”

来人有双好看的眼,乌黑极了,月色轻柔地缠绵在每一寸土地,将一双眼洗如墨玉。

“来,跟着我走,我带你出去。”

周泽楷撑着比他还高的剑站起,摇摇晃晃地走向来人。

那人比他大不过五岁,也还是个孩子,都还未成算得上少年。

他俯身等着周泽楷一双小手放进他手中时,连人并剑一起抱起一同坐在树下。

男孩将周泽楷上下检查了一番,到底没什么致命伤,多是擦伤,只是脚上有一道口子,看着便疼极了。

这过程中,周泽楷始终没出任何声音。

男孩笑起来:“你这小家伙怪有意思的,不过……你这剑也怪重的。”

周泽楷不说话,只将剑抱得愈发紧了。

男孩蹲下身,拍了拍背对他说:“上来吧。”


到底也还不过是个孩子,男孩背着周泽楷借着从他手里接过的长剑一步步走得并不快。

周泽楷已经一天没睡觉了,感觉累极了,在男孩背上昏昏欲睡,几次险些磕在人背上。

男孩被他逗笑了。

回手揉了把他的头发,说道:“你想睡且睡着,等明天你醒来时候便是出去了!”

周泽楷摇头,也想开口说点什么,启唇半晌,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只觉得这几日来月色没那么和蔼过,像小时候母亲在耳边的摇篮曲。

撑不过去睡着前,周泽楷问男孩:“你……是……?”

男孩笑道:“我叫叶秋。”

男孩:“乖乖睡吧,明天醒来别忘了叫我一声叶哥哈哈。”

周泽楷终于睡了过去。


叶家堡被毁一事,三天之内传遍了整个武林。

举座皆惊。

而在第三天,周泽楷再次见到幼年时遇到的那个人。

或者说,那张脸。

他被父亲引着,跨进门槛来,身后大抵是送他来的人,身上犹带血迹,也不知是谁的。

周泽楷远远地便看到了那张脸,经年不见,那张脸开始有了少年人的棱角,隔得太远,他并不能看清他脸上神色。

收剑入鞘,周泽楷手握长剑快步走去,他叫了一声:“叶秋!”

那人看向他时愣了愣,父亲听闻此声,呵斥道:“泽楷,这是你未来兄长——叶修,我不是同你说过吗?”

周泽楷站在他面前:“叶……修?”

叶修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笑了起来,一双眼弯起,周泽楷晃神间好像窥见一抹月光:“是啊,我弟弟……他可不在这。”

周泽楷问:“叶秋呢?”

叶修看了看他,不再说话。


此后数年,周泽楷问过叶修很多次,叶秋去了何处。

可叶修从未回答过。

周泽楷也不知道他为何执着于与叶修有着相同一张脸的那个人。

只是……

周泽楷还是想有一天能再遇上叶秋,问一问他……

那天……我送你的那一支笛可还喜欢?


只是叶修不知道罢了。


“今日收到母亲来信,让我回去吃年夜饭,”叶修还没跨进酒楼便看见了坐在靠窗的周泽楷,手握长枪的男人走进酒楼后大喇喇地往楼上走去坐在对面,“既然今日在这遇到,你也应该要回去的吧,不如一起?”

周泽楷呷了口茶,无可无不可地看了看他。

叶修要小厮加了副碗筷,对桌上的饭菜毫不留情,一边吃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起话来。

“听说你最近花了重金在找我弟弟,”叶修夹了筷子红烧肉丢进周泽楷没怎么动的碗里,“你这样比我一个亲哥哥还在意,我怪不好意思的……”

周泽楷挑眉:“与你……无关。”

叶修顿了顿,最终什么也没说。


冬日天寒地冻,又加上前几日下了场雪,道上并未见的几个赶路人。这日清晨,便见两匹骏马一前一后踩着未化白雪行来。

两人赶了一路,算了约莫能在天黑前到达城镇,便不再将马儿催赶得那么急。

周泽楷一骑在先,叶修稍坠其后。

自叶修到了周家,叶修同周泽楷表面也算是兄友弟恭,可不知为何,都不是难相处的两个人就是算不得亲密。

周泽楷缓缓走在前面,叶修任由马儿信步而行,坐在马上看前面那人清俊的背影。

好像又瘦了些,叶修漫无边际地想着。

周泽楷正想着关于派出去寻找叶秋的下属传回的消息之事,耳边幽幽传来折柳笛曲,笛声呜咽,低沉而绵长,自身后缱绻而来。

他一回头,便见叶修手握竹笛,一双眼半阖半睁,好像沉醉在曲意里。

周泽楷只觉这一眼回头。

那些摸不透的过往好像眨眼已在千山之外。


紧赶慢赶,两人终于在除夕前赶回了周家。

叶修的手被周母抓在手心里,心疼地不得了,一个劲地说,怎么又瘦了,一边又吩咐着旁边的小丫鬟快去厨房让人多烧几个菜。周父忍不住在旁边咳嗽,叶修侧头去看周泽楷,却见周泽楷偏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叶修被周母拉着要去看新裁剪的衣裳时想。自那日雪道上他吹笛之后,周泽楷就总是会避开他。也不知是怎么又招惹了这少爷了,叶修暗叹了一口气。


周家除夕守夜人里往往是不包含周泽楷在内的,今年如是。不同的是,这年叶修也没再坐在大堂里听周父周母聊天,而是在周泽楷走后也说困倦了提前离开。

然后,叶修提着两坛没开封的好酒出现在了周泽楷院里的墙头。

叶修一笑:“我的好周弟,喝酒吗?”

初一夜里后半夜里下起了雪,细细霏霏地飘落下来,在地上堆起了一片雪地,却在飘落上窗棂时候,如遇上火焰般化了个无影无踪。

叶修被周泽楷抱在怀里,周泽楷狂乱又肆意地啃咬着他的肩头,紧贴着他的下身一下一下实打实地顶撞进他里面,又火又辣。

没人有知道这焚身的火自何处烧起,等到燎原之火稍有平歇时,天已近亮。借着木窗外折射的雪光,周泽楷看见自己身下的人身上遍布着他留下的痕迹,满身红潮未退。更莫提他亲手绑住叶修双手的红绸上的斑斑白点,昭示着两个人在长辈在一院之隔的厅堂守夜之时,两人却在这里做了何等违背伦常不可言说之事。

周泽楷俯下身亲吻叶修的眼角,发红的眼角好像一瓣瓣朱英落下。叶修闭着眼还在喘,鏖战一宿,玩的太狠了,浑身是汗,活脱脱是一只从水中捞起的气息奄奄的小鸡仔。

叶修眨了眨眼想看一看周泽楷,却被周泽楷伸手覆住了双眼,叶修哑声喊道:“小周……?”

周泽楷咬了一口他的锁骨,神使鬼差地叫了一声:“……叶哥。”

天快亮了。

叶修靠在周泽楷怀里睡着,周泽楷扯过床褥将两人一起掩盖在了黑暗之中。


评论(18)
热度(60)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