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别喜欢一个太迟钝的人

“喜欢一个太迟钝的人是什么感觉?”

“这个小朋友问的这个问题我倒可以回答一下,其他比如说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什么的问题就算了啊。”

“我这里算是有个故事吧,也不知道你们爱不爱听。

“我以前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和我同校,是我同系的学弟。

“我也不介意你们知道,我喜欢的人就是个男人。这也没什么,我再过个几年就是四十的老男人了,自己喜欢什么自己心里也该清楚。喜欢男人也不是什么不能说出口的事,而且他长得是真的好性格也好对人也没话说,不喜欢上他实在有点难。”

“叶神你今年才三十好吗!什么叫做过几年就是四十的老男人了?不是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

“男人三十而立,过了而立不就是离老男人不远了吗?

“其实这也就是个说法,你这主持人还听不听故事了?”

“当然听!”

“那我接着说了。他们那一届新生是被他们几个联手撵出去的我接待的,在一群祖国的蒜苗里我一眼就看到了他,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一见钟情,但我好像的确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他。

“他们那一届中音作曲系就只有八个男生,刚好凑够两间宿舍,他是第一个来的,来得挺早。那时候阳光挺烈,他没打伞也没戴帽子,一张脸白白净净,出了点汗,可还是很帅的一小伙。

“他开口还带了点南方的软糯音,挺好听的,可惜的是他这人不太爱说话。”

“怎么已经有人扒出来了?低调点,别把我给卖了,这时候已经猜出来的人也别说出来啊。知道他最近不在国内、去国外旅游,肯定也没心思关心国内我才说的,不过等人回来你们也别说出去。这都过去多久的事了。”

“他人长得帅不说成绩也好,当时新生登记后我知道名字了才想起来他是那一届我们系里所有教授统一钦点的第一名,怪厉害的。当年我进校的时候还有我老板不喜欢我呢,吹胡子瞪眼的当面张嘴就骂我,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又看我顺眼收了做研究生的。但是那一年连,我老板也对他赞不绝口,虽没作什么表现,可那老家伙对他的作品简直喜欢得不得了。

“简而言之,他挺厉害了,大概也就差我那么一点吧。

“他进学校当天,学校论坛险些被刷爆,校草头衔立刻换了人。没错,就是他。我记得他差不多蝉联校草三年,最后一年是因为他出国进修去了,没在国内。

“虽然他不爱说话,但其实人缘挺好的,很混得开,只是还有点不好。”

“对,他人挺迟钝的,不是说行动迟钝,只是……”

“他对感情挺迟钝的。”

“当年我们系他的一个学姐,追了他快一年,每天给他送爱心便当,她有课都愿意翘了回来听早就过了的科目,还特意次次做他旁边。只是比较可惜,他喜欢坐最前面,每次学姐都不好意思找他搭话。他最后考试前问人家,补考?”

“没想到啊哈哈哈哈哈,周……嗯,怎么这么迟钝啊哈哈哈哈哈哈!”

“哦,还有,事实上那一年他肠胃不好,忌荤腥,只是没几个人知道。所以最后那些便当差不多都进了他舍友或者是我肚子里。”

“我们学校追他的人挺多的,也不仅是我们学校。还有些外校的姑娘为了追他,特意跑我们学校修了第二学位。当然,追他的也不止是姑娘。我和他关系挺好的,经常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他吃完饭习惯走在学校小路上散散步,我也会和他一起散步聊聊天。就有过个男生为了和他告白有次特意提前在路上等他,那天我也在。

“我也不是什么圣人,也有说不出口的负面情绪。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现在来看还有可能是最后一个。虽然说出来你们还有可能不信,但我当年是因为这件事吃过醋。尽管,他当时只是很认真的拒绝了那个男孩子。”

“嗯,对,他是个直男。”

“他有时候真的很迟钝,其实我站在朋友这个位置,没有什么理由吃醋,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他,就会为他生出不应该的占有欲。那天后我觉得我那样不太对,就没再找他想一个人思考一下,结果他直接跑到我出租屋来问我怎么了……虽然他挺迟钝的,但其实迟钝得有点可爱。

“他并不能很直观地感觉到对方的喜欢,即便那个人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全是喜悦的星星。他是一个太迟钝的人,迟钝得感觉不到对方对他的喜欢,又加上不爱说话,喜欢他其实挺累的。因为你只能和他很清楚地和他说清楚,我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他才会想——原来这个人喜欢我。”

“所以叶神才写了这首《别喜欢一个太迟钝的人》?”

“哦,这首词不是我写的,是沐橙。不过曲是我写的。”

“叶神当年说过……你喜欢他吗?”

“说过,只是大概时间不太对,他没当真好像。”

“你是什么时候和他说的呢?”

“他出国前的朋友聚会,我被他们拉着玩真心话大冒险,我选了大冒险,题目是对在场的一个人说脑海中浮起的第一句话。”

“我对他说,我喜欢你。”

“说完他愣了下,房间里气氛整个冷了,后来被他们一暖场打趣,那话大概被他抛到脑后了,毕竟那段时间他挺忙的,正准备着出国进修。

“那段时间我也挺忙的。那时候我正准备着研究生时候的最后一篇论文,还有一些其他事情,他出国那天也没能去送一送他。”

“这个故事其实挺无聊的,没你们平时看的各种小说好看。对了,你们沐橙姐也挺喜欢看小说,你们有空可以去她微博下给她推一推好看的新文——这是她要求我说的。

“说这么多好像都是在说他?其实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没什么好说的,我喜欢了他就是喜欢他,总强调好像我的喜欢多了不得一样。

“不过我是真的挺喜欢他的,不是什么开玩笑。你们问是不是很爱他,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喜欢和爱的界限有时候不那么清楚。如果你们这样问的话,好吧……”

“是的,我爱他。”

“我认识他的那几年其实挺不太平的,大环境下对同性恋的不认同,甚至把这看成一种病态,出台各种条例,把这看成一种非正常关系。

“也有的人会把这看得多了不起,放在神龛上叩拜信仰。但其实这只是一段没什么不一样的爱情故事,相关的两个人也是没什么了不起的平凡人,每天想着怎么过得更好,最后结局可能还不太好。等等,怎么还有人哭了?”

“那几年各行各业的创作人创作都举步维艰,我也为他写过曲作过词,只是没人知道。我喜欢上他是因为他真的足够好,或许有多巴胺,苯基乙胺或者其他什么的影响,但最后还是我喜欢他这个事实。

“可这件事记在我心里就够了,也没必要让他知道。他现在挺好的,还可以去南极看看他喜欢的企鹅,也会为只能喝粥生闷气,我当年看他吃了一年的白粥青菜,还挺心疼的。只是他抱着白粥愁眉苦脸看我的样子,我还记得,怪可爱的,在遇见他前我还没发现糙汉子也和可爱搭得上边,难怪你们一天对着屏幕说自己男神可爱。

“差不多就这些吧,故事说得挺多的。时间过去得太久,很多我都记不住了。”

“叶神听过去年很火的一首歌——《骰子骨》吗?那首歌歌词以晦涩难懂出名,但却广受群众喜爱,有朋友想请叶神给我们分析一下这首歌的歌词可以吗?”

“那首歌啊,听过。有句诗挺适合解释的。”

“不知道是哪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叶神知不知道歌的匿名作词人是谁呢?”

“你都说是匿名了我怎么知道?”

“叶神,《骰子骨》的作词人是——”

“周泽楷。”


评论(21)
热度(148)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