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且笑

感谢你的喜爱♥
所爱隔山海♡


♥墙头不多,数数就那么几个。
全职周叶周
如果不介意,请放心关注www

[周叶]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周泽楷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周泽楷》


“周泽楷要结婚了啊,”黄少天刷了刷朋友圈,啃着苹果问说道,“哎哟卧槽,老叶你怎么办?”

叶修理了理自己的西装领带:“小周都已经把请帖送到我手里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试西装?”

黄少天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第一张请帖就是送给你的?周泽楷多大仇,他不知道你当年喜欢他吗?”

对着镜子拉了拉衣襟的叶修笑:“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得。”

坐在一边打字的喻文州头也不抬地给刚啃完苹果的黄少天又递了一个。

喻文州:“好啦少天,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的……”周泽楷很认真地望着他,向他递出了一张婚宴请帖,“请前辈一定来!”

叶修将那张请帖前后随意看了下,望着新娘一栏陌生的名字笑了笑,说:“好。”

又是这个梦。叶修没有开灯,从梦中醒来盯着黢黑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爬起来坐在床上,抻手熟悉地拿到了烟盒。

叶修又去摸索着火机,“咔嚓”一声火机中亮起火焰,将房间里照亮了一小片地方。叶修咬着烟凑过去将烟点燃,抓了把头发,缓缓吐出口烟雾来。

他已经连续几天做这个梦了,也总是在他将心里那句疑问按下去答应周泽楷时醒来。叶修喜欢周泽楷很久了,久得连他自己都算不清时间有多长,又是因为喜欢上周泽楷。

有时候叶修太忙,忙得根本想不起周泽楷时候,近乎觉得自己大概已经不喜欢周泽楷了,可他却发现自己想起周泽楷三个字还是有着猫捞心口的感觉。

叶修半眯着眼,眼角微微下挑,显得有些漠然,不是他惯常的懒洋洋模样。叶修遇见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还很小,叶修也说不上有多大。可到底是成年人和未成年的区别。

周泽楷从很久以前就有人在追,叶修也亲眼看过两个红着脸和他告白的姑娘,小姑娘漂亮又勇敢,涨红了脸却也鼓起勇气述说情意。周泽楷还和叶修不好意思地说过,自己小时候有过被人堵着差一点强吻的往事。

喜欢周泽楷的人很多,周泽楷是一个值得人喜欢的人,不仅是因为他的脸,叶修觉得自己会喜欢上他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是总还是会遗憾,周泽楷不喜欢叶修,即便他两关系还不错,算是很好的朋友。

叶修当年也不是没人喜欢,也有过被人拦住告白的事。只是很多年前从教室逃课出来去图书馆的路上刚好遇见正在拍毕业照的周泽楷,只是一眼就瞧见了那个清俊的少年郎,不小心栽了个跟头。

喜欢周泽楷的人很多,有很多人追他,这让朋友间的一句“兄弟,你不知道叶修喜欢你吗”一直成一个周泽楷不知道真相的“笑话”。

“周泽楷,叶修喜欢你”很多人在对周泽楷这样说,包括那些喜欢周泽楷的女孩们。

可只有叶修什么也没说,会在周泽楷大学四年间考完试后默默翘一天班拉着他去网吧通宵打游戏,和那年周泽楷高考失利后一样。

“周泽楷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有个人很喜欢他了,”楚云秀对苏沐橙说,“怪可怜的。”

苏沐橙搅弄着咖啡淡笑。


“这身白色的好看,”叶修拿着本杂志,在周泽楷走出来时抬头看了一眼,“不过那件黑色的也好看,还有吗?”

周泽楷对着镜子看了看,旁边的小姑娘都已经看直了眼,不知道如何表达对美色的喜爱,只连连道:“这位先生长得好,不论哪件穿在他身上都会很好看的!”周泽楷回头看向叶修,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叶修放下旧杂志,对着站得笔直的周泽楷打量了一番。熨帖的白色西装穿在俊美的男人身上只是一个名贵的陪衬品罢了,完全没法抢去那人的分毫的光芒。也不知是谁偷偷在周泽楷胸前口袋故意放了一支红玫瑰,像是从小王子心上长出的他的玫瑰。他微微笑起来,好像是少年时候看向叶修的那一个笑容。

岁月扑面而来,浪头一涌而来给叶修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叶修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番,有些干涩地说:“就这件吧……已经很好看了,小周。”

旁边的小姑娘笑了笑说:“先生的确很适合白色,这件西装的款式是法国知名设计师设计的,这位先生很有眼光呢。”

“你的新娘呢,”叶修坐在供客人休息的沙发上看着站在衣架旁不知为何又开始翻看衣服的周泽楷,问,“她怎么没来?”

周泽楷提着一件西装走了过来,送到叶修面前:“前辈……也试试?”

叶修看了看那件衣服,款式和周泽楷敲定的那件有些相似,一笑道:“怎么小周要哥当伴郎啊?”

周泽楷笑笑不说话。


“啊,这件,”拿着那件白西装去约定修改一些细节的小姑娘走回来时叶修正恰从试衣间,“很适合这位先生呢,只是……”

小姑娘走过来时顺手摘下了一只犹带水珠的红玫瑰,与之前插在周泽楷西装口袋中的那支很像,剪下了长长的枝干插进了叶修胸前口袋里。

“这件西装与那位先生的那件出自同一位先生之手呢,”女孩子轻笑,“原本是那位设计师设计给自己同为设计师的伴侣的婚礼服,只是没想到对方也为两人设计了一套,只是最后两人并没有采用这套,才会被我们老板买下。”

女孩子看了看两人,嘻嘻一笑:“原设计里,两人在胸前各别一支红玫瑰,当时姐姐们说这可真是美丽浪漫,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站在来看,这真的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设计。”说完,向两人俏皮地眨了眨眼。

叶修还没捋清是怎么回事,就见周泽楷走了过来,低声说:“等等……”说完叶修就见周泽楷低下头神色认真地为他理了理衣领,一寸寸地理顺了褶皱。周泽楷的睫毛黑而浓密纤长,叶修低头就可以看见他低头整理时轻轻掀动的睫毛。

周泽楷为他整理完,抬头看着叶修侧头低垂着眼,直至离开店铺两人分开叶修都再未曾说过一句话。


“你喜欢周泽楷有七年了吗,”喻文州递给叶修一杯水,“还是八年?”

“九年吧,”叶修接过那杯水,“应该快十年了,我刚遇见他的时候十六岁才高二,小周上学上得早又跳了两级,那时候才十二岁吧正好是初三毕业。”

“现在我已经快二十六了啊。”叶修笑着喝了口水,“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杯酒。”

“酒不适合你,”喻文州晃了晃汽水,“还是水比较适合你。”

“太久了,我快记不起见他时候的样子了。”叶修说。

喻文州:“真的?”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一路。

下车前,黄少天看着叶修最终只问了一句:“老叶,你还会喜欢其他人吗……算了,我这句话你还是当作没听到好了!快忘掉快忘掉忘掉!”

叶修哈哈一笑 :“谁知道。”

红毯由里一路铺到了门外,叶修踩着红毯穿过花束一路走到了教堂门前。

想起那天一身白西装的周泽楷,叶修觉得能再看见这样的周泽楷也好像挺好的,周泽楷像颗出膛便不会再回头的子弹,他认定了的人,一定会对她很好。

这样就挺好的。叶修想着推开了门。


“什么?新娘逃婚了?”叶修说。

“嗯……”周泽楷点头。

叶修:“小周这么帅她都能逃婚,怎么想的?”

周泽楷:“大概……是因为没有礼服。”

叶修疑惑的看着他:“礼服这种东西不是早就应该准备的吗?就算没有,也没必要为这个逃婚吧?”

周泽楷剪了一支红玫瑰,俯身放进了叶修胸前口袋里,他胸前的那支玫瑰犹带水珠,倾落在叶修指尖:“因为……这支玫瑰只属于你。”


------------------------------
其实我真的不是喜欢玫瑰……

评论(18)
热度(181)

© 春山且笑 | Powered by LOFTER